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 第一千八百三十章 抱着牌位入洞房
  第一千八百三十章 抱着牌位入洞房

  谁能想到昨天还求娶陛下的魏清流,顷刻间变成了陛下的徒女婿,不得不说,这陛下的手段高啊!

  用这种方式,彻底断了魏清流肖想的念头。

  可他们哪里知道事情的真相呢?

  还有就是,那些一心想要把家族中人送进后宫的大臣们,听说选秀变成了选官,多少还是有点失落的。

  于是,朝堂上一直在争论不休。

  洛清歌扫视了一眼,凌厉地说道:“朕心意已决,退朝吧。”

  她可不想听这些反对的声音。

  洛清歌烦躁地出了朝堂,正准备寻个地方清静清静呢,有人迎了上来。

  “师父!”

  林向男难得的亲昵,抱着洛清歌的胳膊,便蹭了蹭。

  “你等等!”

  洛清歌抖了一下身子,划拉划拉肩膀,仿佛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说吧,是有事相求?”

  不然她不会这么殷勤的。

  而这会儿,那辛蕊儿站在林向男身后,看着洛清歌的眼神有些复杂。

  “师父,我有件事很困惑,想跟师父请教。”

  “哦?”

  洛清歌轻笑,“你会向我请教?还真是不容易呢!”

  “师父……”

  林向男半撒娇地说着,“人家真的是有事请教。”

  “好啊,你说吧,为师一定知无不言。”

  林向男乐了,她附在洛清歌的耳边,悄然地红了脸,说起了私密话。

  “啊?哈哈哈!”

  洛清歌听着,忽然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丫头毕竟还是单纯啊。

  “师父,你……你别笑嘛!”

  林向男羞涩地跺着脚,好生尴尬。

  洛清歌止住了笑声,揽着林向男的肩膀,“看来,我要给你上一堂生理课了。”

  于是,她以医生的角度,跟林向男解释了男人和女人的区别。

  听过之后,林向男终于露出了笑脸。

  原来那个人真的没有骗她。

  “丫头,师父希望你幸福……“

  洛清歌搂紧了林向男。

  “师父……”

  林向男抱住了她,“以后我不在你的身边了,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啊!我会经常回来看你的。”

  在她眼里,没什么远近之分,都是江湖。

  洛清歌笑了,“你要听话,不可还像以前一样无拘无束,要识大体。”

  林向男懵懂地瞧了瞧,难道这成亲前后还不一样吗?

  “听到没有?”

  “哦……”

  林向男敷衍了一句,回头拉着辛蕊儿,“师父,让蕊儿同我一起嫁过去吧。”

  洛清歌轻笑着,第一回看到有人张嘴要陪嫁的。

  “这不合规矩。”

  洛清歌微眯着眼眸说道。

  辛蕊儿毕竟不是她可以做主的人。

  “可若是和蕊儿分开了,我和蕊儿都会寂寞的。”

  林向男有些失落。

  “丫头,你是去嫁人的,你有夫君了,可你让蕊儿如何自处?”

  洛清歌心里有顾虑,可又不方便直言,只能略微地提示了一下,希望林向男能明白。

  “她和我住在一起就好了呀!反正她不喜欢男人的。”

  林向男无所谓地笑着。

  洛清歌晃了晃头,想到了晏倾城。

  当初,他也说不会喜欢女人的,还不是喜欢上了?

  “丫头,蕊儿不是我们能做主的人,她毕竟有父母在。过些时日,我会让颜夏把她送回去的。”

  林向男眼里霎时闪过一抹失落,有些恋恋不舍。

  “洛姐姐,听说你要和颜夏成亲了……”

  辛蕊儿轻轻地问了一句。

  洛清歌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毕竟这后宫人多嘴杂,她不能泄密。

  辛蕊儿不知怎的,心里有些酸涩。

  “师父,你会幸福的。我看那颜夏对您是真的好,一点也不虚伪。”

  林向男很是兴奋,可她这些话,却让辛蕊儿更加的不舒服。

  “洛姐姐,我有些不舒服,回去了。”

  她急速地转头,心事重重地走了。

  感觉就像是自己的东西被抢走了一样,虽然那东西不是自己十分珍爱的,可这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不是滋味。

  “丫头,你也回去准备吧。”

  辛蕊儿的心事,并没有引起洛清歌的注意。

  跟林向男分开之后,她也进行了准备。

  而她并不是给自己准备,而是给林向男准备了嫁妆。

  三日之约很快到了,因为有洛清歌的命令,所以这次的封后大典并不隆重。

  毕竟墨子烨刚去世没多久,也不宜太过张扬。

  按部就班的繁文缛节过后,陛下和凤后被送进了洞房。

  皇宫里到处都洋溢着喜庆的气氛,唯有洛清歌的心,与这一切格格不入。

  洞房里,颜夏沉默良久,起身挑开了洛清歌的盖头。

  然而,当盖头被拿开之后,颜夏倏然后退了一步,脸色有些难堪。

  “陛下!”

  颜夏看着她手上的东西,紧张地唤了一声。

  洛清歌深吸了一口气,摆弄着手里的牌位,“你怕吗?出去吧。”

  颜夏皱着眉,完全没想到陛下会把这个东西带进洞房。

  “颜夏不是怕,只是没有想到。”

  颜夏收敛了一下心神,默默地坐在了洛清歌的身边。

  “纵然陛下想要赶我走,我现在也不能走。”

  戏没做足,他一旦出去,必定会被大家怀疑。

  洛清歌挑眉看了他一眼,“也罢,朕已经叫人准备了软塌,你睡那里吧。”

  她指了指外殿的软塌,说着。

  颜夏讪讪轻笑,看了眼洛清歌怀里的牌位,“陛下,您为何还不放下呢?让凤后走得安详一点不好吗?”

  “朕放不下。”

  洛清歌苦笑,这些天,她也想过极力让自己看起来若无其事,让娘少担心,可是静下来之后,她满脑子都会充斥着和墨子烨的点点滴滴,她怎能忘记?

  今天大婚,是她万不得已的权宜之策,她不想让墨子烨为此伤心。

  一生为妻,终生为妻,她愿意为所爱之人守节。

  “您这样,只会让他放心不下……”

  颜夏说着话,瞧了眼洛清歌,“把凤后请进宗庙吧。”

  洛清歌没有说话,空气变得极其静谧。

  颜夏伸手想要拿过墨子烨的牌位,却被洛清歌躲开了。

  “别动!”

  洛清歌瞪了他一眼,“你去休息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这么说着,颜夏突然僵直了脊背,两眼圆睁,顷刻瘫软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