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宠婚难离:总裁求放过! > 第六十章阿旬,元元丢了
  楚夭夭手心的伤口不算严重。

  可是于孟却是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毕竟纪旬则发飙可不是好惹的,他才闲下来准备跟朋友约个局,就被许琛一通电话叫到了盛天。

  这许琛也是能耐,硬是将楚夭夭与方靖如的对峙说成二楼生死之局,都见了血光了,吓得他飚着车就过来了。

  不过,看着楚夭夭还算完好的坐在办公室里,他就知道,不过又是虚惊一场。

  于孟小心翼翼地帮楚夭夭清理伤口,心中却是惆怅,自从楚夭夭回到纪旬则身边后,他这个内科专家就变成全能了。

  “可以了,记得头两天不用碰水。”于孟起身拍了拍纪旬则的肩膀,“阿旬,人家姑娘细皮嫩肉的,你可得温柔一点。”

  纪旬则见于孟同他开玩笑,心中焦虑的大石头落了下来,虽然依旧不吭声,但脸色却是缓和了不少。

  “于医生,我的手包成这样,怎么弄电脑?”楚夭夭却是不满意,她摔倒的时候可是很注意的,这点小伤口,几个创口贴也就完事了吧。

  “你没听说过四个字吗?”于孟笑着开口。

  “哪四个字?”楚夭夭好奇。

  “谨遵医嘱!”于孟没好气的回答。

  这边楚夭夭和于孟无趣的聊着天,而那一边,纪旬则的手机声,却又响了起来。

  纪旬则没有刻意躲避,楚夭夭将上面的文字尽收眼底。

  手机屏幕上,是方靖如的名字,楚夭夭浑身微微一颤,这方靖如不会要跳楼自杀威胁纪旬则吧?

  她不希望纪旬则接这个电话,可惜,她的不希望终究要落空,因为纪旬则已经快步走到门口,电话也已经放在耳边,和对面的人说着什么。

  “是不是很失望?”于孟收拾着医药箱,似是而非的询问。

  他见楚夭夭不回答,又抬头朝她看去,貌似一定要得到她一个答案。

  楚夭夭一双水眸不含温度地看着他,嘴角划过讽刺的笑容,手指轻点包着白色绷带的掌心,“我可没那么闲……不过于医生,这个真的不能用创口贴?”

  “可以啊,创口贴比较便宜,我怕纪旬则不给我结算。”于孟一副得逞的模样,“要不是你只伤了皮肉,我还能给你打个石膏,这样,我就又能坑他一笔了。”

  “切。”楚夭夭不屑的白了他一眼,却自己伸手去他的药箱,抓了一把的创可贴。“记账,我这是工伤。”

  “你洗完澡再换。”于孟也没有跟她计较,楚夭夭的性子就是比较豪爽,比起那些扭捏做作的女人来说,跟她相处可要轻松多了。

  楚夭夭一直盯着纪旬则的背影,她心里万般猜测,刚才纪旬则的话那么绝对,如果放在她身上,她一定恬不下那个脸再来招惹纪旬则。

  这方靖如的难缠,还真是不同凡响。

  “我走了。”见纪旬则已经挂断了电话,于孟起身,准备离开。

  纪旬则没有搭理他,视线落在他身后的楚夭夭的身上。

  “我说纪大总裁,虽然说我们是多年至交好友没错,但是你每次这么使唤我,给你还有你的小心肝鞍前马后的,是不是也得表示一下?”

  “许琛。”纪旬则眼皮都不抬,“给钱送客。”

  于孟被他这话噎得一口气卡在喉间,最终,他扯了扯嘴角,一脸的假笑。

  “OK,不愧是商人,爽快,下次还有这样来送个创可贴的好生意,您可一定要多多眷顾我。”说完,他回头看向了楚夭夭,笑容高深莫测。

  楚夭夭无奈的耸耸肩,扬起她木乃伊一般的手,象征性的挥了挥,算是道别。

  办公室的门再次被关上,纪旬则回到楚夭夭的身边。

  “我送你回家?”他蹲在楚夭夭面前,朝着她手上的创口贴看了一眼。

  楚夭夭却摇摇头,“我还有事情没有做完,下班一起回去吧。”

  纪旬则沉默了一下,他看着楚夭夭的眼睛,略带抱歉的开口,“我……我可能要出去一趟,也不知道下班能不能赶回来。”

  他的手掌悬在楚夭夭的头顶想要摸下去,最后却不知在纠结什么,手指动了动,却还是握成了拳,收在了他的口袋里。

  楚夭夭点点头,满脸乖巧。

  她明白,纪旬则的有事,还是方靖如的事,刚才看他面色凝重,想必她那边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心中的失望如毒曼一般蔓延,可是她却强忍着没有表现出来,将所有的落寞都藏得干干净净。

  “我先走了,你有伤,等会我会叫许琛送你回家。”说着,纪旬则就站起了身,不容得她答应还是拒绝,就已经迅速的走出了门,消失在楚夭夭的视线中。

  所以,她这是胜了,还是败了?

  楚夭夭长长的吸了口气,又长长的吐了出来。

  她揉着自己的胸口,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方靖如那一脚,竟然让她的心都跟着疼了起来。

  ……

  肯德基店内。

  穿着衬衫的经理正在办公室陪着披头散发的方靖如,见纪旬则在人的带领下进了门,她赶紧起了身。

  “阿旬,阿旬,元元丢了。”方靖如语无伦次,泪水早已哭花了她精致的妆容。

  纪旬则见方靖如扑过来,只是略显疏远地点了点头,又再次与她拉开了距离,然后转身朝着经理走去,“什么情况?”

  经理也是一头雾水,刚才大厅里一阵吵闹他才出来看看的,一出来就见这披头散发穿着还算华贵的女人坐在大堂里哭泣,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

  纪旬则气场强大,吓得经理顿时吞了吞口水,露出专业的笑容,“这位女士刚刚在大堂里哭,我把她接了进来,听她和您断断续续的通话,应该是孩子丢了。”

  “报警了么?”纪旬则低头看向重新坐回椅子的方靖如。

  方靖如摇摇头,“我急慌张了,我怕元元去找你就打电话给你了。”

  纪旬则抿了抿唇,一双如鹰的眸子朝着方靖如看了许久,心中却在考量她话中的真实性。

  这店面离公司车程大概有二十分钟,一个两岁多的孩童怎么可能独自去找他?

  方靖如被看得头皮发麻,最后再也坐不住起了身,“阿旬,你要相信我,孩子真的是在这里丢的。”

  此地无银三百两,纪旬则没有深究,毕竟孩子确实不在方靖如身边,离开了母亲的孩子能去哪?

  他取出手机,毫不迟疑地拨打简洁的号码,方靖如冰凉的手心却握在了纪旬则的手背上,“阿旬,你打电话做什么?”

  “报警!”

  “阿旬,孩子失踪要等24小时才能报警的。”方靖如摸了一把眼泪,可眼中的泪水依旧让她看起来楚楚可怜。

  “我认识所长!”纪旬则言简意赅。

  “阿旬,还是不要麻烦了吧。”方靖如的语气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先生,我们店内有监控,实在不行还是调取一下监控吧?”经理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先证明孩子是不是在店里弄丢的再说。

  肯德基毕竟是连锁店,要是真在这里出了事,估计他也没法全身而退。

  “好!”

  眼见纪旬则转身跟着餐厅经理离开,方靖如的眼中弥漫着绝望,她吸了吸鼻子,如同木偶一样瘫软在椅子上。

  “这位太太,请。”经理很有礼貌的催促着她。

  见纪旬则似乎没什么想跟她继续讲话的热情,方靖如泄了气,跟着经理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