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火影]一报还一报 > 87. 白鳞大蛇
  大蛇丸的基地永远都是那么阴暗,深藏于地下,无数长廊回环往复,重重监牢之后是或疯狂或麻木的实验体,昏暗的烛光在墙角闪烁,只照亮了一小片地方,湿冷的墙壁满是斑驳的痕迹,更多的火光被黑暗所吞噬,只有走廊的边角在黑暗中露出绰绰约约的轮廓。/>

  我沿着长长的走廊一路走过,就像之前的每一次,只有黑暗中传来一些窃窃私语。我听到基地里那些人又在哀叹今天的晚饭是番茄烤肉。

  番茄烤肉有什么不好吗?

  不过这次,我却没打算在基地里吃晚餐。

  轻微的脚步声从黑暗中传来,我看着兜端着一盏油灯从远至近,昏黄的灯光映衬下,兜那两个圆圆的眼镜片反射出朦胧的光。

  我看不清兜眼中的神色,一切都和以前一样,我依然冷着脸,兜依然习惯性带着一点虚假的笑意。我目不斜视地与他擦肩而过,任由兜在我身后走远。

  切,恶心的家伙。

  这个时间,应该是大蛇丸吃药的时间吧?兜这是去给大蛇丸拿药?明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他装模作样给谁看呢。

  我很快就来到了大蛇丸的门前,轻轻一推,虚掩的木门吱呀一声晃开,大蛇丸正靠在床头,低低咳嗽着。

  他竟然在床上?

  平时这个时间他不是在看书什么的吗?……我是不是来得有点不是时候?

  虽然平时大蛇丸偶尔还会换一下衣服,但我还真没见过他穿睡衣的样子……说起来这个世界的人是不是对标志都有一种莫名的执念?当年我就穿过一身乒乓球服,现在大蛇丸的睡衣上竟然画满了小蛇?

  还是q版?!

  我默然无语,既没有拔刀,也没有摆出进攻的姿势。

  大蛇丸抬起头来看见我,似乎一点都不惊奇我会出现在这里。

  “佐助……你来了。”大蛇丸低低笑了,他的肤色太过苍白,就像是地狱里的恶鬼,衬得眼角的淤青愈发明显,几乎呈现出妖异的紫色。他明明说了一句毫无意义的废话,但低哑的笑声却仿佛附加了别样的含义。

  那双金黄色的蛇瞳紧盯着我,透出一股贪婪的渴望。

  ……笑什么笑?

  我皱了皱眉,只觉得大蛇丸落在我身上的视线几乎要烧灼起来了,他看着我,就好像沙漠中跋涉的旅者看见了汪洋绿洲,不顾一切地扑上来痛饮。

  我不想再拖延,雷电在瞬间汇聚,伴随着千鸟鸣叫的声音,化为一道锋利的长|枪急|射而出。

  大蛇丸的身影猛地消失在原地,凌厉的风在空气中划动,我左手拔出腰间的长刀,刀刃与苦无相抵,发出“嗡——”的轻吟。

  苦无直直刺在太刀上,我抬眼看着近在咫尺的大蛇丸,他的身体显然不太好了,已经接近极限,面颊消瘦,宽大的睡衣显得身形更加瘦削。但他的速度却很快,手持苦无迅速在太刀上划过,锋利的刀刃被错开,转瞬之间,苦无已经贴在了我的颈侧。

  与苦无一同袭来的,还有迅猛的巨蛇。紫色的大蛇张着血盆大口,弯钩状的獠牙闪闪发亮,分叉的蛇信子一吞一吐,仿佛能将蛇口中的腥臭也喷到我的脸上。

  眼看着大蛇就要咬进脖颈,那个我忽然化为了无数条纠缠在一起的长蛇,花花绿绿的蛇群反扑向大蛇丸,须臾间,不断膨胀的蛇群便吞噬了紫色的巨蛇,把大蛇丸淹没其中。

  【风遁·大突破】

  嘶嘶作响的蛇群越来越多,但风却突然化为了无数利刃,从蛇群的包围中突破出来。翻涌的蛇群被冲开了,飞撞在房间的墙壁上,来不及逃开的长蛇被风刃撕成了碎片,星星点点的血迹溅在灰色的地面上,很快又被四散的蛇群所覆盖。

  “佐助……这点小把戏可伤不到我。”大蛇丸站在满地破碎成块的蛇的尸首之间,像是无奈地冲我摆了摆手指。

  【火遁·豪龙火之术】

  我已经结好了印,熊熊燃烧着的火龙咆哮着冲向大蛇丸,火焰迅速蔓延到每一个角落,墙壁震动着,被横冲直撞的火龙砸得粉碎,房顶坍塌下来,土块窸窸窣窣地掉落。

  几缕阳光从碎裂的房顶中倾泻下来。

  大蛇丸的基地建在地下,即使掀去了顶部,天空却依然离得很遥远。

  我转身避过大蛇丸的攻击,虽然他被火龙碰到了一点,但手臂上的烧伤却兹兹散发着白烟,以肉眼可见的方式愈合了。

  大蛇丸的身体可以随意变形,他的手臂忽而拉长,又或者是腰部以不可思议的方式弯折下去,躲开我的攻击,巨蛇仿佛能从任何他需要的地方飞窜出来,格挡我的进攻,缠绕我的手脚,或是企图抢夺我的太刀。

  这正是大蛇丸的恶心之处。

  交手间,白色的巨蛇缠绕住太刀,嘶嘶地顺着太刀攀援而上,蛇类细腻冰冷的鳞片阻隔了刀锋上的雷电,耀眼的雷光跳动着,却丝毫不能撼动这条巨蛇。大蛇丸从背后出现,在他的手触碰到我之前,我向后肘击,虽然不能打伤他,至少能阻碍他的动作。与此同时,雷光猛然变得更加耀眼,狂暴的查克拉向四周散射,白蛇炸裂开来,我旋身,以雷霆万钧之力一刀斩断缠绕我的巨蛇,也将站在我身后的大蛇丸拦腰斩断。

  断成两截的大蛇丸掉落在地上,血液喷涌着,很快形成一滩血泊。

  黏腻的血液沾了我一身,这些血液不像是人类的鲜血那样是温热的,而是透出一股莫名的寒意,散发出浓浓的腥臭味,仿佛腐烂的蛇尸。

  被腰斩的尸体本来是非常恶心的,血红的肠子从腹腔里流出来,散了一地。大蛇丸伏倒在血泊之中,黑色的长发泡在血液里,凌乱地黏在他的脸上。

  那张脸是空洞的,苍白得如同一个废弃的躯壳。

  我闭了闭眼,再睁开时,任由杂乱的数据挤满了我的脑海。

  强大的查克拉从大蛇丸断裂的尸体中爆发出来,那股邪恶阴冷的查克拉不断升腾,渐渐凝练成实体,变成一条条白色的小蛇,白蛇蠕动着,汇聚起来,互相缠绕,组成一条狰狞的巨蛇。

  只用了片刻,巨蛇就已经成型,庞大的身躯几乎占据了整间屋子,他的头已经探出了基地,从破碎的顶部伸向天空,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巨蛇遮挡了天空,也遮挡了倾泻下来的阳光。他的鳞片由细小的白蛇组成,每一条却又像是活得,不断扭动,吐着信子。他散发着黏腻阴郁的查克拉,那股力量有些狂暴,躁动不安,充满了向外扩张的欲|望,好像每一条扭动挣扎的小蛇都在叫嚣着要吞噬些什么。

  我与这条蛇对视着,也许蛇类的眼睛长在脑袋两侧,完成不了这个高难度任务,但面前的这条——却长着大蛇丸的脸。

  他就是大蛇丸。

  白鳞大蛇,就是大蛇丸的真身。他热衷于追求真理,当然不可能只把那些研究放在实验体的身上,他自己才是所有试验的集结体。而在无数的实验探索中,大蛇丸也渐渐蜕变成了真正的白鳞大蛇,以寄居在别人身体中的方式存在着。

  “撒……佐助。”大蛇丸吞吐着蛇类细长的信子,说话间也带着嘶嘶的声响,他渐渐压低了脑袋,摆出了蛇类即将进攻的姿态,“你毁了我的身体。”

  “……那就补偿给我吧!”

  白鳞大蛇呼啸而来,我高高跃起,一边在手中飞速结印。

  【火遁·豪火灭却】

  硕大的火球瞬间将白鳞大蛇笼罩其中,炽热的火焰如同盛开的花朵,重重叠叠,尽态极妍,白鳞大蛇挣扎起来,他身上的小蛇发出痛苦的嘶声,但每一层小蛇被火焰烧灼成焦黑色后,就会迅速脱落,生长出新的小蛇,他就这样一层一层地烧伤又愈合,褪下的焦皮融化成脓水,在火焰的烘烤中散发出恶臭。

  【风遁·千面风】

  无数风刃凭空闪现,助涨了火焰的态势,大火越烧越烈,看不见的风刃被火焰染上了火红的颜色,纷纷扬扬地落在白鳞大蛇的庞大的身躯上。

  然而平时可以摧毁一片树林的攻击,打在白鳞大蛇身上,也只是留下了浅浅的痕迹,很快就被涌动的小蛇替代。

  “佐助,你是我的身体,是我的容器!”

  大蛇丸扭动着庞大的身躯,破开还在燃烧的大火,向我猛扑过来。

  我急忙闪开,白鳞大蛇粗壮的尾巴横扫而过,基地顷刻间变成了废墟。破碎的土块散落在地上,摇曳的火光中,我四处躲闪着大蛇丸的攻击,一边肆意挥霍着我的查克拉。

  这并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体验,查克拉也是体力的一部分,大量使用查克拉就好像一下子将身体里的水抽干了一样,浑身上下都干涩无比,隐隐作痛。

  更何况,耗尽了查克拉的我,要怎么对抗一条白鳞大蛇呢?

  【佐助的忍术4】

  我释放出雷电,雷属性的查克拉被压缩到极致在半空中形成无数个耀眼的光球,就像是天上的繁星忽然之间落在了地上,我控制着那些隐藏着极大能量的光球互相碰撞,具有破坏力的查克拉碰在一起,在刹那间引发了可怕的大爆炸。

  爆炸声接二连三地响起,雷光四射,碗口粗的雷电不受控制地击打在地上,留下焦黑的痕迹。

  一时间,爆炸的光芒几乎掩盖了太阳,炸裂与雷电相互掩映,把整个埋藏在地下的基地都炸开了花,变成一个深深的大坑。

  而深坑的中央,白鳞大蛇浑身焦黑,瘫软在地,破破烂烂,奄奄一息。似乎与爆炸后的废墟融为了一体。

  我站在深坑边缘,微微喘息。查克拉已经到了极限,后颈处猛然烧灼了起来,咒印一阵剧烈的疼痛。

  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我的后颈钻出来,疯狂地想要突破我的皮肉。

  我只感到后颈处的皮肤一寸寸开裂,一阵尖锐的痛苦过后,无数查克拉从破损的伤口中蜂拥而出,就像是决堤的洪水,把我后颈的伤口撕扯地越来越大,而从中挤出的查克拉也就越来越多。

  我忍不住半跪下来,任由那些深深盘踞在我体内,吸附在骨骼中的查克拉在短短几秒内全部抽离,而这些查克拉一脱离我的身体,就变为了实体,重新凝聚成白鳞大蛇。

  新的白鳞大蛇出现在我面前,甚至比之前的那条还要庞大,盘踞在深坑中,如同一座小山。

  “佐助……”白鳞大蛇嘶哑地叫着我的名字。

  终于来了……

  我仰视着这条查克拉的高度集结体,深吸一口气,放开心底的那道牢笼,任由最深处的冰冷与黑暗迅速蔓延。

  世界迅速变化,在那一瞬间,褪去了所有的质感,仿佛只剩下单薄的线条。阳光,空气……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已经不复存在,唯一具有意义,只有线条,以及线条所延伸出的整个世界。

  更多讯息向我涌来。

  我看着大蛇丸,我甚至看不清他的脸了,只知道面前这一团查克拉的每一丝变化。

  但我知道,他一定是看到了什么,极度震惊的情绪变成某种线条挥洒在空气中。

  “万花筒……写轮眼。”

  恍惚中,我听到大蛇丸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