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 第1824章 大改革
  各县的县令,忙着改革的事情,王灿没去管,但王灿的内心,却是酝酿着更大的改革。反正他如今在辽西郡,就是最大的官员。

  尤其他的手中,有着杨广赐予的天子剑,等于是辽西郡的土皇帝一般,没有人能反抗王灿,也没有人能够抗衡王灿,所以王灿能大胆推进。

  把辽西作为一个试点。

  时间飞逝,转眼进入又一年,寒冬渐渐消失,万物复苏,大地上的一切,渐渐开始焕发出蓬勃生机,不再是一片萧瑟荒凉。

  进入二月,各地更是忙着农耕。

  王灿的内心,酝酿的改革已经渐渐成型。与此同时,辽西郡各县的官员,也来到了柳城县述职,所有人在过去几个月里,都是不断的利用手中钱财,快速的发展各自所下辖的县。

  一个个都做出了不菲的成绩,而且王灿也不曾苛待各县,不曾收取更多的苛捐杂税,所以各县的发展,都以极快的速度进行。

  王灿听完了众人的话,话锋一转,说道:“你们在各自下辖地区的动作,本官都看在眼中,都很不错,但是,都没有特别出众的地方。”

  众人闻言,都是黯然。

  他们如今,可都是眼巴巴想着要进入王灿视线,最终争取成为下一任的辽西郡太守。

  这是他们的野望。

  周炳是一开始就向王灿靠拢的,他一听到王灿的话,连忙道:“大人,卑职定会再接再厉,争取能早日完成任务,不负大人所托。”

  柳春望道:“请大人放心,我柳城县一定会进一步努力的。”

  其余人,纷纷开口。

  一个个开口说话,脸上都洋溢着知耻而后勇的神情。他们毕竟都是各自县的县令,都是执掌一县的人,如今为了争取到王灿的信任,也是彻底豁出去了。

  王灿道:“既然你们都愿意付出,都愿意努力,本官就给你们机会。接下来,本官要清查所有辽西郡的田地,不论是官田,亦或是私田,全部收归国有。”

  轰!!

  众人闻言,都是神色大变。

  一个个脸上更露出震惊神色,谁都没有想到,王灿竟是要把所有的田地收归国有。

  这等于是斩断了士绅的命根子。

  这是会滋生叛乱的。

  咕咚!

  周炳也是忍不住咽下一口唾沫,他有些吃吃的望向王灿,说道:“大人,这一命令传达出去,就算是还没有施行,恐怕整个辽西郡,就要反了。到时候,必定是辽西震荡,甚至于是天下震荡,请大人三思啊!”

  柳春望也附和道:“请大人三思!”

  “请大人三思!”

  “请大人三思!”

  ……

  一个个辽西郡的官员,全都是主动开口。

  抛开他们自身是县令的身份外,他们本身也是士绅,手中也有诸多的田土。一旦把所有的田土收归国有,全部成为了朝廷的田,那就等于是断了他们的根。

  这事儿,绝不能去做的。

  更何况消息传出,他们势必会沦为千夫所指,势必会遭到无数人的抨击。

  这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

  所以,所有人一致的反对。

  王灿把所有人的回答,全都是看在眼中。对于这些人的回答,他其实并不意外,因为这一政策,本就是从他们身上割肉。

  只要不是贫民百姓,都会抵触。

  王灿眼眸眯起,透着冷色,道:“怎么,是不愿意执行,还是无法执行?亦或者说,你们都没有这个胆量执行下去。”

  众人懦懦不言。

  王灿的强势,以及王灿的厉害,那是人所共知的。

  违背王灿的命令,也为难。

  王灿大袖一拂,说道:“把所有田地收归国有的政策,不容许更改,也不容许变更。事情到了这一步,不管如何,都必须进行下去。”

  “当然,这也讲究计策。”

  “并非一味的蛮干。”

  “并非一味的胡来。”

  “所有田地的收归国有,要有步骤有计划,这才能够保证一切顺利。”

  王灿侃侃而谈,继续说道:“第一,所有田地的收拢,按照市价进行这算。每一亩地的钱财,按照市价折算给持有的人。”

  “第二,所有收拢上来的田地,由官府按照每家每户的人头进行安排,交给百姓耕种,不收取租金。”

  “第三,分配百姓耕种的土地,可以是转租,既转租给其余人,但不得买卖。一旦涉及到买卖,便是违法乱纪,杀无赦。”

  王灿继续道:“总之,土地的收拢上来,最终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必须要用在百姓上。我们这是把少数人掌握的多数土地,释放出来,交给多数百姓耕种。”

  众人一听,心中了然。

  王灿的意图,他们彻底明白了,其实就是为了解决土地的问题。

  历朝历代,早期的时候,土地是足够耕种的,百姓日子也比较轻松。可随着时间的流逝,到了后期,百姓日子愈发艰难,其实质是耕种土地的减少,以及赋税的提升,使得越来越多的百姓难以生存。

  王灿的意图,便是效仿后世,彻底把地控制起来。

  唯有国家拥有。

  其余人不能拥有,只能是使用。

  这样做的目的,便是防止土地兼并,防止土地流逝。因为只要国家掌握了土地,百姓就不可能没有耕种的土地,这就是王灿的意图。

  王灿环顾众人,沉声道:“该说的,本官已经阐述清楚。现在,都清楚该怎么办了吗?”

  “清楚!”

  周炳点头回答。

  不过周炳脸上,依旧有苦涩神情。

  这事儿不好办。

  柳春望等人,也齐齐开口,但无一例外,所有人的脸上都有担忧。

  他们都担心不好操作。

  王灿道:“如果你们没有胆量实施,或者是你们不能推进,现在就提出来,本官安排另外的人来操作。料想,总会有人愿意的。”

  “我等愿意!”

  一个个齐齐开口。

  相比于交出权势,他们还是宁愿去做事情。

  王灿道:“你们也可以说明,这是本官制定的策略,是执行本官的命令。既然是本官安排的,这个压力,本官来抗住。你们,只管推进就是。”

  周炳、柳春望等人一听,全都是激动起来,这个时候才算是能松一口气。

  毕竟王灿愿意背锅。

  既然王灿愿意,那么他们施政时,大可以把事情推在王灿的身上。到时候,他们也不至于遭到指责,不至于太过于难办。

  王灿摆手道:“下去吧!”

  “喏!”

  众人齐齐应下。

  一个个起身就离开。

  在所有人离开后,出了郡守府,各县的县令却是把柳春望、周炳围了起来,因为这两人身份更特殊一些,是亲近王灿的人,和王灿的关系更亲近。

  便有人询问柳春望的态度,毕竟要事实把所有土地清查出来,然后收归国有,这件事情要推进下去,势必是要遭到人戳脊梁骨的。

  柳春望却是道:“王大人的决断,我无法反对,也不敢反对。诸位,还是老老实实推进吧。如果不愿意推进,恐怕后果更严重。”

  众人听得黯然。

  如今,只能是这么办。

  各县的县令要返回自己辖区,还有一定的时间,而柳春望本就是柳城县的县令。他执行命令是最快的,在最短的时间内,就已经是颁布了告示,要在整个柳城县境内清查土地,然后按照市价进行回收,把所有土地收归国有,再转给百姓耕种。

  这一消息传出,普通百姓,以及最贫穷的百姓,自是满心欢喜。

  一些家境稍稍富裕的,却是担忧起来。

  至于一些大族,则是恼怒。

  这算什么事儿?

  要知道,土地是祖祖辈辈传承下来的命根子,只要是土地在,不论是饥荒,不论是山呼海啸,亦或是洪水猛兽来袭,都不会造成任何的影响。

  可如今把土地收了回去,一切就变样了。

  他们就失去了命根子。

  一时间,整个柳城县风起云涌,无数的人奔赴县衙,找柳城县的县令柳春望说事儿,要抵制交出土地,更不愿意配合交出土地。

  柳春望面对各大家族的逼迫,面对重重压力,甚至还有来自县衙内部的无形抵制,内心也是颇为无奈,干脆就按照王灿所说的,直接说这是王灿的命令,是王灿安排的,他只是执行命令的人,无法劝说王灿。

  百姓要阻拦,只能到郡守府去找王灿。

  这是柳春望给出的建议。

  一个个百姓,以及一个个望族出身的大族主事人,在得了柳春望的话后,先是有一阵的沉默,毕竟王灿在辽西郡威名赫赫,不是谁都敢在王灿面前大放厥词的。可最终利益的驱使,使得他们还是离开了县衙,径直往郡守府去。

  要找王灿给一个说法。

  一个个百姓汇聚,尤其许多大族的主事人走在前面,人群浩荡,足足数百上千人。这样的一批人往前走,到了郡守府外,就直接要求见王灿。

  驻守在门口的门房,实际上,早就得了王灿的吩咐,知道可能有人来拜见,所以一见到无数的百姓来,没有耽搁,也没有阻拦,直接带着人就进入郡守府。

  偌大的大厅,容不下千余人。

  主要的人,云集在厅中。

  其余的一些人,都是站在院子的大厅外,全都翘首以待,等待着王灿来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