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蜜爱1v1:席少,轻点宠 > 第739章 路遥漫漫,步步行之10
  喝茶喝到一半的林文差点没喷出来,关总这招可真高,劝不了程路瑶回去,他就从程母身上下手?

  惊讶的不止是林文,还有程路瑶。

  她担心关行之的伤,才在母亲邀请他们进来时没有拒绝,但是……

  “我们不去s市”程茗严又出了声,态度很坚决,“多谢你的好意,不过我们不需要,如果你们没有其他什么事,就请回吧。”

  “茗严,你怎么跟人说话的?”程母训斥了一声,怕他还会说出什么,直接说,“你不是说在忙研究生的事吗?还不快去?”

  “妈,他们……”程茗严没说完,有些恼怒的站起身,去了自己房间,可能是为了发泄,他把门关的特别响。

  “他平时不这样的。”程母带着歉意,突然想起什么,起身说,“你们还没吃饭吧?我出去买点菜,你们坐着聊。”

  “不用了。”收到关行之视线的林文,也站起身,笑着说,“你身体不好,不要太劳累,我们简单吃点,煮碗面就行。”

  “这样啊,那你们稍等一会儿,我给你们做。”

  “我来帮您。”林文很识相的跟着程母去了厨房,把空间留给他他们。

  客厅里,只剩下关行之和程路瑶两个人。

  沉默了一阵,关行之指着她带进来的书先开口:“这些书……”

  桌上的书都是高中课程,程路瑶解释说:“我在临时当家教。”

  “家教?”关行之皱起眉,满脸写着他不愿意,“教男的还是女的?”

  他话里的醋意和介怀,让程路瑶有些无奈,不过她还是说了句:“是个明年要高考的女孩儿。”

  关行之紧皱的眉心并没有好转,“哦……”

  接着,两人又陷入小半会儿安静。

  程路瑶盯着他右手腕上的伤,挣扎了一分钟,把最关心的问题问出来,“你的伤要不要紧?我觉得去医院看看比较好。”

  关行之抬眸,盯着她,“你在关心我?”

  程路瑶慌乱地低下头,没吭声。

  关行之的视线在她毛茸茸的脑袋上停留了一阵,嘴角染了一丝笑意,没太为难她,说了句:“没事,不需要去医院,是林文说的夸张了。”

  没事就好。

  程路瑶的心稍稍放松一些,又说:“你们别怪我弟弟,他看到过那些新闻,所以……”

  她指的新闻,是当初曝光董郝敏怀了关行之孩子的事情,虽然后面澄清了,但程路瑶在街上被人欺负,网上又一片骂声,她的家人在意也很正常。

  “那件事本就是我的错,他生我气是应该的。”关行之望着她的眼神,有些温软,“不过,瑶瑶,你能不能给我一次弥补的机会,我是真的想对你好。”

  他对自己的好,程路瑶怎么会感受不到?

  只是,她已经没办法再接受他的好了。

  “行之……”程路瑶很平静的说了两个字,后边拒绝的话还没说出来,关行之就打断她,“你难道就不考虑一下吗?”

  他的话说的没头没尾,她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愣了愣,略带茫然的“嗯?”了一声。

  “陈诺的医术很厉害,你母亲的病在他那儿,我不能说百分之百,但是百分之九十九,他是绝对能治好的,为了你母亲,你不考虑一下回s市吗?”

  就算是曲线救国,关行之也得把她带回去。

  顿了顿,他接着说,“顺便,你也再考虑一下我,可以吗?”

  程母的病拖了很多年了,大部分时间都躺在医院里,特别是程旻卫的骚扰,加上长时间的昏睡,让她身体很不好,如果能治好她的病,那是再好不过的事。

  他前一句的话,让程路瑶的眼睛亮了亮,可是听到后面那句再考虑一下他,她的指尖蓦地抓紧毛衣,静如止水的心,一下子被他撩拨的乱了节奏。

  “瑶瑶……”关行之坐过去一些,声音染着真诚和一丝哀求,“这事翻篇了,我们回去好不好?”

  他的话音刚落,对面屋子里什么东西砸在门上,发出很重的声响。

  程路瑶看了一眼,那是程茗严的房间。

  话题被打断,她的思绪冷静很多,说了句“马上能吃饭了,我去看看”,就起身走了。

  帮忙着把面端出来,程路瑶给他们分别递了筷子。

  林文早就饿了,拿了筷子就开始吃,而关行之握着筷子,没有要吃的打算。

  他手抬起来的缘故,愈合到一半的伤口完完全全展露在空气当中。

  程路瑶注意到,那些伤痕一道一道的,在他白皙的手腕上极为刺眼。

  一些伤痕愈合的快,留下一道道疤,有些愈合慢的,还能看见裂开的皮肉,虽没有流血,但足以刺目惊心,甚至能想象得出,他受伤时候有多严重,多可怕。

  她没想太多,拿过他的筷子,将面条分装到小碗里夹碎,放了勺子上去,再递给他。

  关行之盯着细心处理好的面条,眼底的柔情更盛了,“你看,再不承认,你的反应是骗不了人的。”

  嘴里吃着面的林文,差点被这一口狗粮给噎的吐出来,他还奇怪关行之怎么不吃呢,他的手有伤,但不至于吃不了饭,原来是吃准程路瑶会心软,故意的。

  程母听得迷糊,“你们在说什么?”

  “没什么,”林文赶忙给自己老板做掩护,强行换了话题,“刚才在厨房,您不是说您住院住了很久?”

  “是啊,不过现在好多了,能下床走动,也能出去逛逛了,只要定时去医院检查就好,这些年都是路瑶找医生帮我治疗,家里的担子都在她身上……”程母说到女儿,眼里多了份愧欠。

  接着她又想到什么事,拉着程路瑶说,“路瑶,我们家能有今天,多亏了你在s市的老板啊,知道我们家有难处,想方设法的帮我们,那些钱都不是小数目,要是有机会,你把那位老板请过来,我们好好感谢他。”

  关行之听得不明所以,他怎么不知道有这事?

  他放下勺子,望向程母,“伯母,你说的什么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