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六零俏军媳 > 第1461章 难题
  “回来了。”丁海杏拍拍他的手,起身看向门口道。

  “外面好大的雪。”红缨摘下自己的帽子围巾、手套挂在衣架上说道。

  “你骑车回来的?”丁海杏看着她担心地问道。

  “爸,您在家呢!”红缨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战常胜说道。

  “嗯!刚回来一会儿。”战常胜笑着点点头道。

  “刚下,积雪还没那么厚,还能骑。”红缨看着他们说道,“明天估计就不行了。”

  “也正好,明儿星期天,不上班。”丁海杏看着她笑道,回头看向战常胜道,“去叫孩子们下来吃饭。”

  “嗯!”战常胜起身上了二楼。

  丁海杏扭过头来看着她道,“红缨洗手去,咱们马上开饭。”

  “人都回来了。”红缨看着她问道,目光看了下二楼,又落在丁海杏身上。

  “都回来了,就等你一个了。”丁海杏看着她说道,话落转身进了厨房。

  红缨也跟着进厨房洗洗手,摆饭。

  等战常胜他们从楼上下来,红缨和丁海杏已经摆好饭桌。

  “嗯!冬天喝羊杂汤,最暖和了。”丁国良砸吧着嘴道,“一口下去,这整个身子都暖了。”

  “这羊肉也没有膻味。”云露露抬眼看向丁海杏道,“姐的厨艺真是没得说。”

  “行了,别夸赞我了,赶紧趁热吃。”丁海杏看着他们笑着说道。

  &*&战常胜的离开孩子们并没有多大的不满,早就知道的事情,反而笑着将他家门。

  孩子们甚至不停地嘱咐他:照顾好自己,冬天冷,穿暖了,别冻着,也别饿着了。

  知道他是个工作狂,嘱咐他按时吃饭,别吃冷饭……

  七嘴八舌的絮叨着,将他送上了车。

  摆着手,目送车子消失在眼前,孩子们才转身回了家。

  战常胜走后不久就春节了,与往年一样丁海杏他们和沈易玲带着孩子,拎着大包小包的回了杏花坡。

  年三十晚上,吃过团圆饺子,大家围坐在炕上,唠嗑。

  丁爸总结了这一年的收获,从他脸上的笑容就看出来了,大丰收。

  割尾巴对杏花坡来说影响是可以忽略的。

  无论是庄稼,还是蔬菜,海上养殖,经过几年的摸索实验已经有一套经验丰富,这才是最宝贵的。

  无论何时何地,即便真的被铲平,到时候也能东山再起,何况现在平安无事嘛!

  丁爸总结现在畅想未来,这日子越过越好。

  “嫂子,你有心事?”丁海杏目光直视着沈易玲说道。

  “没有,没有。”沈易玲摇摇头道,大过年的不好说出来扫大家的兴。

  丁海杏笑眯眯地看着丁如鸿道,“如鸿,告诉姑姑家里的气氛怎么样?”

  丁如鸿小心翼翼地看了看沈易玲,又看向丁海杏道,“姑姑,不能说?”话落捂着自己嘴。

  “嫂子,还说家里没事吗?”丁海杏眼神凝视着她道。

  “如鸿她妈,家里发生什么事了?”丁妈担心地问道,看着眉头紧皱她道,“咋了,你跟国栋吵架了。”

  “这老婆子,吵架了,儿媳妇还能带着孩子回来吗?”丁爸立马反驳道,于是猜测道,“是亲家公和亲家母又出事了?早知道让他们来乡下了,有我们护着多好。”

  “老头子你怎么会往哪方面猜呢?”丁妈不满地说道,“怎么能咒人家不好呢!”

  “我这是有根据的,这铺天盖地的割尾巴,谁知道他们会不会翻旧账呢?”丁爸担心地说道。

  “如鸿告诉姑姑,姥姥、姥爷好吗?”丁海杏直接问小家伙道。

  “好!”丁如鸿乖巧地看着他们说道。

  “那到底什么事?”丁妈着急地看着她说道,“你就快说吧!非把我们急死不可。”

  “不是私事,那就是公事了。”丁海杏上下打量着沈易玲的神色,看着她瞳孔微缩,“看来还真是工作上出问题了。”

  “国栋工作上出错了,出了很大的错。”丁爸着急上火地问道,“我说儿媳妇你倒是说话啊!”

  “爸妈、小姑子,你们也别瞎猜了,国栋现在高升了。”沈易玲终于开口道。

  “又升了。”丁爸高兴地说道,“真是祖坟上冒青烟了。”乐的合不拢嘴。

  “那你咋不高兴呢?”丁妈拧着眉头担心地看着她说道。

  “虽然现在是市里的二号,可不是在熟悉的领域。”沈易玲非常郁闷地说道,“从进入体制内一来,如鸿她爸都是干着跟农业有关的工作。这些他很熟悉,所以上手很快。”

  “这样啊!”丁爸简单轻松地说道,“不熟悉就学呗!国栋刚进体制内不是什么也不会吗?多看多学就会了。”

  “不一样,这一次没有学习的机会,过完年就安排了一个大的任务。”沈易玲眉头皱成了川字。

  “亲家公也不能帮帮忙!”丁妈看着她小心地问道。

  “如果是军事方面,那我爸当仁不让,关键是这方面我爸也不懂啊!”沈易玲愁苦地说道,大过年的脸上没有一点儿喜色。

  “那我哥到底现在主管什么?”丁海杏看着她开口问道。

  “商业!”沈易玲看着他们忧心地问道。

  “嗨!我当什么呢?商业,那不就是卖东西吗?这才是最简单的,比种地还简单。”丁爸嘿嘿一笑道,“真是快被你给吓死了。”

  丁妈捂着胸口长出一口气道,“商业不就是城里的百货大楼,乡下的供销社。”

  沈易玲一脸错愕地看着二老,随即摇头道,“爸妈,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简单。”

  “不就是做买卖,这有啥难的。”丁爸不解地看着她问道。

  “就是啊!就像是种地一样,国家有计划的,这做买卖按着国家给的计划走不就行了。”丁妈满脸迷糊地看着她道,“这按照以往比葫芦画瓢不就行了,咋到你这里不成了吗?”

  “你妈说的对,现阶段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丁爸立马附和道。

  沈易玲重重地叹口气,真是跟他们说不清楚了。

  “哎哎!嫂子,别叹气啊!有什么说出来,就是帮不上忙,你倒倒苦水,心里也舒服点儿。”丁海杏温润的双眸看着她,语气柔和地说道。

  (www.kandashu.co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