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绝世龙帝 > 第1716章 必杀之人
  这一剑,虽然被龙辰手中的龙戟抵消掉的绝大部分的剑势,但是,剩下的那些鸿蒙剑意,全是在短兵相接的那一瞬,全数轰击到了龙辰身上,对于这种境况,河松岩双眸之中没有半分的喜悦,反而,是一种随着来的痛苦。

  龙辰的源生冰魄,差不多也就是在两者轰击的刹那,稳当当的击中了河松岩,这个时候,河松岩的周身猛然是迸发出近乎刺骨的冰冷寒意,而且,这种寒意由经脉进入心神,竟是接着将河松岩的整个身体锁了下来。

  下一刻,在河松岩的脚上,开始蔓延出些许的冰块,源生冰魄的寒意,已经是在河松岩的身体之中开始了激发。

  看到这里,龙辰的嘴角露出一个笑容,虽说在那一剑之后,龙辰也受到了不小的伤势,但此时,相较于河松岩,龙辰算是轻的了。

  “龙辰!你杀我伯父,夺我妖晶,又屡次重伤与我,意图置我于死地,到底是为何!”这个时候,就连手中的苍珉剑都有些握不紧的河松岩,竟是大喝一声,双眸之中掠过一丝悲壮的气氛。

  龙辰万万是没有想到,这个时候,河松岩不仅是不求饶,反而是仍旧要倒打一耙,将自己的全部责任推卸到龙辰身上。

  好在,即便是河松岩这般言语,在这大殿之上,也不会有敢于在这个时候为河松岩出头的人了,那些可能会的,早就是被龙辰赶出了大殿。

  “你这话说的倒是敞亮,反而责任全在我身上了,在石窟山,那头妖兽又没有印上你们大河部落的印记,凭什么那就算作是你的妖晶?与你伯父一战,不是他死就是我亡,一场本就不公平的生死决斗,就以为是我获胜,你就抓住这个不放?本来的也不想在追究此事,可你一经出现,便是给我带来了恐怖的杀意,你仗着你得到了苍珉部落的传承,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于我,之前大殿之中,若不是你开头挑动,那些人有怎么会将矛头对准于我?可笑的是,你把你自己所做的事情推得一干二净,当真不愧是大河部落,一条大河,将所有的事情冲刷的干干净净,但是,总是会留下你们几个不要命的沙石,会永远的钉在你们的河道!”

  龙辰义正言辞的说道,言语之中,充满着一股不可置疑的语气。

  就如这小灵界的规则一般,弱肉强食,你若是没有实力,即便是有天大的理站在你这边,那也没有丝毫的用处。

  而现在,龙辰已经是占据了绝对的上风,河松岩整个人被锁住,几乎是不可能对龙辰造成任何伤害。

  “哈哈,龙辰,你不知道,你是杀不死我的,我可是大河部落的天之骄子,手握苍珉部落的传承,苍珉剑和苍珉剑灵都在我这里,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你永远杀不死我!”河松岩大声叫嚣道。

  “那我就试试,苍珉部落的传承,到底是有着多大的本事!”龙辰对河松岩这种低劣的威胁手段丝毫不为所动,现在,能够早点解决河松岩这个威胁,也算作是龙辰能够早些时候松一口气。

  龙辰进入小灵界这么长时间,自然明白,只要是自己拥有了实力,也就不会那么容易被人针对,之前屡屡遭受这种境况,就是因为龙辰的实力仅为鸿蒙归一境,即便是那些敌人明明知道自己的实力不仅仅是鸿蒙归一境,却仍旧是要与自己战上一场,这种来自于境界上的轻视,龙辰当真是受够了。

  “再怎么说,你也是我进入小灵界最先认识的几个人之一,而且你也有这不小的天分,今日你就这样死了,不管怎么说,还都是有些可惜呢。”龙辰一边说着,另一边,冰灵鬼狼的身形已经是逼近了河松岩。

  在龙辰的心神操纵之下,冰灵鬼狼开始凝聚周身的鸿蒙气息,冰灵鬼狼看着此时此刻被禁锢在半空之中,丝毫动弹不得的河松岩,四方的鸿蒙接连暴起。

  “呼!”

  一抹冰寒的鸿蒙气劲,不带有任何阻拦的重击到了河松岩的身体之上,触碰的那一刹那,河松岩周身被源生冰魄锁死的鸿蒙直接暴起,同时的,一阵凄惨的嘶吼声,直接是在河松岩的口中传出。

  河松岩张着狰狞大嘴,如同一头发狂的野兽,周身鸿蒙炸裂,皮肤之中所流出的血液很快便是化作了一块冰冻。

  在这种剧烈鸿蒙的冲击之下,河松岩原本那虚弱的身体,竟是在这个时候分散出一阵浓烈的鸿蒙之力,其面孔的表情也是在这个时候变得与之前大相径庭,同时的,河松岩手中的苍珉剑,也是在这一刻发出一阵稍许黯淡的光芒。

  就好像是,此时的河松岩,已经完完全全的成为了另一个人。

  龙辰当即惊呼不妙,这一点,龙辰竟是遗漏了。

  在河松岩体内,有着一个剑灵!

  看到这一幕,龙辰明白,现在被这道鸿蒙之力击中的,应该是河松岩身体之中的剑灵!

  “轰!”

  一阵鸿蒙剑势再度凝聚而出,重重的轰击在冰灵鬼狼的周身,趁着这个时机,河松岩周身的冰块就好像是全部碎裂了一般,竟是无法再对河松岩造成任何的束缚。

  有了这个迹象,河松岩的身形骤然暴退,虽然其周身已经是鲜血淋漓,但此时此刻,河松岩却是散发着一股猛烈的狂笑。

  “我说过,你是杀不掉我的,我会成为你一生一世的噩梦!”

  河松岩大呼一声,其身形并没有向着大殿入口前去的迹象,反而是再度暴退,朝着那五道虚空之门,发了疯似的冲击而去。

  待得河松岩身形掠到虚空之门,当即是激发出一阵猛烈的鸿蒙气劲,让龙辰惊讶的是,此时的河松岩,并没有像最开始想要冲击虚空之门的那个人一样受到虚空之门的撞击,而是,径直进入了这一道虚空之门!

  待得过去了几个呼吸,龙辰那震惊的神色仍旧是没有消退,龙辰喃喃自语:“他到底是怎么,通过的虚空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