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上门女婿 > 第一千零十三章 静夜
  韩东开着车,无意听着夏梦跟古舟行聊天的内容。

  确实是因为律所职位变动的事,对方来意不善,可以称之为不客气的质问。

  但不管古舟行语气多不合适,夏梦全笑盈盈的应对,该道歉道歉,该解释解释。

  圆滑,应对自如。

  韩东很奇怪她这种表现,几个月前,她面对古舟行的时候还不乏拘谨,小心翼翼。如今俨然已经把尊重放在嘴上,行事完全不受任何影响。

  也对,律所如日中天,夏梦知名度一夜近乎传遍全国。

  她是律所的代表人物,是一体的。古舟行虽为大股东,她不想买账也完全可以说不,不需要顾忌对方再敢如何。

  利益共同体,真正的合作对象。甚至古舟行现在都需要交好夏梦,因古氏若要转型,律所肯定是古氏转型的关键。

  开着车,隐约有些陌生。

  她成长太大了,随着事业变广。见识,能力,各方面都进步的飞速。本就聪明,颇有那种进入状态的柳暗花明感。

  其实也不光夏梦,所有的人都在成长,就连茜茜从上次见面还只会叫爸爸。今天也叽里咕噜的跟他说了一大堆,他半猜半悟,勉强听懂。

  似乎只有他自己还原地踏步。

  “你去哪啊?”

  不知不觉,肩膀被人拍了下。

  韩东车子转向,随即停在了一家挺不错的餐厅前:“在这怎么样。”

  “我无所谓。”

  韩东打算下去,想了想又重新启动:“换一家吧,这人太多,说不定又有人认识你,麻烦!”

  夏梦没来由记起来上次跟女儿一块吃饭,他拉着自己走的情形。既失落又忍不住笑:“去吃火锅好不好,找个包厢。”

  “哪一家?”

  “咱们俩经常去的那家。”提议着,夏梦闲聊一般:“你公司宣传已经开始了?”

  “对,不过还不急,各种基础设施暂未完善。”

  “有多大把握。”

  韩东不答反问:“你怎么看。”

  “我又不清楚你打算如何宣传,不过第一年就算有效果,也不见得以后能维持的住。海城太冷,这一点成为旅游城市就是很大障碍……”

  韩东打断:“别说了,再说肯定又是一连串负面。我要的是鼓励,你是屡屡没劲。说这些管什么用,钱都扔进去了,扫兴。”

  “你这跟讳疾忌医差不多了,要是所有人都说好话,你能做成才奇怪。忠言逆耳,是关心你才会说好么。”

  “不喜欢听,尤其不喜欢听你说。”

  “滚一边去。”

  夏梦抬手笑着打了下:“要不要我在普法论坛上给你个专题推荐。”

  “多少钱?”

  “看流量转化率呗,收别人少说几百上千万,咱们自己人,你意思意思就成。”

  “不免费没兴趣。”

  “你少给脸不要脸,免费不免费我说了也不算……”

  韩东奇怪:“之前因为我做海城恨的跟我闹离婚,现在吃错药了,又想帮我。”

  夏梦气不打一处来:“谁没个赌气的时候,换个男人都会好好哄媳妇,就你会顺水推舟。吃干抹净,趁机把我一脚踢开。”

  韩东不咸不淡:“你把我吃干抹净还差不多,看看咱俩现在情况。是个正常人都只会猜,夏总看不惯糟糠之夫,功成名就后想换老公。”

  夏梦翻了下眼睛:“前面转弯。”

  “我当然知道要转弯,红灯!”

  夏梦欠身:“韩东,你能不能让着我点,好好说话能死。”

  “我不好好说话你还黏皮糖一样呢,我要好好说话,你今晚不得跟我一块回家去啊。”

  夏梦习惯了他毒舌,抿了抿嘴唇,眼中怒意转为透彻灵动:“那你想不想我住你家……”

  韩东太久都处于禁欲期,随随便便被她一言暧昧激的思绪乱飘。

  夏梦探手在他手面上挠了挠:“要不等会你送我回家拿两套欢喜的衣服,我今晚跟你住。”

  嗡。

  喇叭鸣动,是韩东另一只手按在了车笛上。

  骤然起来的声音,把夏梦好容易营造出的氛围赶走一空。她恨意陡起,刺啦,指甲狠狠划过了韩东手面,再不说话。

  韩东松了口气,也不禁失笑。

  车停在火锅店门口,先一步走了进去。

  吃罢饭,刚刚八点多钟。

  夏梦完全没回车上的意思,挽着身边男人的胳膊,硬扯般把他拉到了街上。

  霓虹全亮,行人接踵。

  偶有注视,却因环境有些昏暗,也未认出来没换工装的夏梦。

  好久没这么逛过街,不管韩东还是夏梦。尤其离婚之后,再这样亲密无间,都有种说不出的安静跟悸动。

  “老公,咱们俩算谈过恋爱没有?”

  韩东视线在街上扫过,然后平视:“一直在谈,谈两三年了。”

  “是啊,我也没结婚的感觉。很多朋友说了许多婚后心理特征,我好像一个也没有。”

  “那你是什么心理特征。”

  “想你,天天想你……”

  韩东转头捏了下她冰凉细腻的脸蛋儿:“越来越厚。”

  夏梦不恼反笑:“这个倒符合结婚妇女的状况,脸皮确实会变厚。”

  韩东跟着笑,随手把外套除下罩在了她身上:“准备压马路到几点?”

  夏梦突然想到了什么:“你等我一会。”

  说完,快步进了旁边一家专卖店。不消片刻,手里拿了个盒子出来。

  “什么啊?”

  “围巾,送你的。来试一下。”

  打开,夏梦不由分说的揽住了韩东脖子,仔仔细细的遮了个扣:“还不错。”

  香味忽远忽近,韩东狐疑看着她:“电视看多了。”

  “我不是怕你冷嘛,你把外套都贡献出来了。”

  “那你不如帮我买件外套。”

  “外套多贵……”夏梦被他看的别扭:“别这么一惊一乍好不好……”

  “关键你神经兮兮的。”

  “你才神经,要不要?不要给我,马上退掉。”

  香味儿又一次临近,想解除围巾。韩东顺势伸手把人搂了过来。

  近在咫尺,夏梦脸上微红:“放开我。”

  嘴上在拒绝,只顷刻间熟悉的男人味道袭来,她便说不出任何一个字来。

  呼吸,很难。

  夏梦好容易找到了一丝喘息机会:“不要……我喊救命了……”

  韩东大脑呈浆糊状,无数个瞬间,想把人融入到自己身体内。

  不安着,他抵住了女人额头。随后,干脆至极的拉着她去往街边的一家连锁酒店。

  夏梦心里复杂,又被他突兀表现出来的霸道完全掌控。

  亦步亦趋的走动,声音微不可闻:“你身体……”

  “你都不怕死,我也不怕。”

  “我不想死……”

  “我想死。”

  夏梦再不作声,头更低了一些。

  (www.kandashu.co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