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一纸成婚:顾少宠妻成瘾 > 第373章 从实招来
  黎微娅将希望寄托在颜苏身上,恳求道,“少夫人,我真的知道错了,下面的人素质不高,我会加强的!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发生今天这种情况了!”

  “顾应辰,不如算了?”颜苏看到黎微娅诚恳道歉的样子,忍不住劝,“反正我也没受什么伤害……就让这件事过去?”

  “你的自尊受损,对我而言就是最大的伤害。”顾应辰比谁都看重她的自尊,今天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顾少……求您给我一个机会,给这个品牌一个机会,求你了!”黎微娅双手抓住车窗,眼神充满哀求。

  但是顾应辰没有一丝一毫的同情,“还愣着干什么,开车。”

  “顾少!”

  ……

  眼看车子扬长而去,黎微娅呛了一脸尾气,精致的妆容也脏了——

  怎么办?

  该怎么办?

  辛辛苦苦把vr发扬光大,直到现在人尽皆知,她付出了多少努力……

  掏出手机,黎微娅的双眼布满怨恨,“把那八个蠢货给我碎尸万段!!!”

  ……

  手机铃声在这时候响起来,顾应辰接听一会,淡淡开口,“有消息了。”

  “你说什么?”颜苏按捺不住激动,“查到谋害爷爷的人了?”

  “没有。”

  颜苏兴奋不已的表情一下子垮下来,犹如被霜打焉的茄子。

  “但是有头绪了。”顾应辰淡淡开口,“有一个人可能知道幕后人是谁。”

  “你说的人是?”颜苏又一下子激灵起来。

  “你认识的,熟人。”

  听到这句话,颜苏的双眸徒然睁大,由于长期在国外上学,回国不久,她认识的人不多,如果非要说几个,那只能是陆清然,颜洛琳,池炎让这几个……

  “就是你的好妹妹。”

  顾应辰说到这里,让余生调转车头,“去花草公司。”

  “是她?”

  颜苏怎么也没想到,这件事竟跟她有关!

  “她哪来那么大的权力?”颜苏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爷爷的死怎么会跟她有关?”

  “她也只是一枚被人利用的棋子,也只有找她问问,才知道那个凶手是谁了。”

  颜苏觉得整件事变得越来越扑朔迷离……

  花草公司的总裁办公室。

  一个女人戴着项圈,学着宠物在地上爬着,做出诱惑的姿势。

  郭亦山手zhong拿着牵引绳,绳子的一头系在她的项圈上,他一拉,颜洛琳就跟着他的脚步满地爬。

  “乖,宝贝,到我这边来!”郭亦山拍拍自己的双腿坐在沙发上。

  颜洛琳一下子扑上去,像只宠物舔着他的唇。

  “哟,真乖,我的宝贝好可爱。”郭亦山被她逗得心情愉悦,体内的燥热就快炸出来,“你让我快忍不住了。”

  颜洛琳轻咬他的纽扣,一颗颗往下解开……

  就在这时,门忽然被人踹开,郭亦山正沉浸在水深火热之zhong,看到顾应辰带着数十名保镖进来,吓得下半身都软了。

  “顾,顾少……”

  颜洛琳回过头,看到颜苏别过脸,捂住眼睛,忍不住问,“你们怎么来了?”

  “你们在办公室做这种事,不觉得羞耻吗?”颜苏没想到这个妹妹已经变成这幅德性,连尊严都不要,如果换作她,绝不可能像只狗一样在地上爬。

  “这只是夫妻间的娱乐……姐姐你和顾少没做过这种事?”颜洛琳不紧不慢从郭亦山身上下来。

  颜苏只觉得她的衣服辣眼睛——

  头上戴着一个可爱的狗耳朵,脖子上还有项圈,身后还有棕色的尾巴……

  简直恶趣味到极点!

  “顾少,顾少夫人,你们怎么忽然光临寒舍,也不事先说一声,我们好去迎接。”郭亦山急忙拉开椅子,“请坐,请坐,来人,快准备上好的咖啡!”

  “我们不是来喝咖啡的。”顾应辰的语气很平淡,但郭亦山觉察到里面的不对劲。

  “不知道顾少所为何事……”郭亦山赔着笑脸,“不管何事,上门即是客,请顾少和少夫人喝杯咖啡是应该的……”

  他说完,急忙打开旁边的迷你冰箱,拿出两个做工精致的蛋糕切件,“这是秘书刚送来的,还请顾少和少夫人笑纳。”

  “你倒热情。”

  顾应辰的目光扫了颜洛琳一眼,颜洛琳下意识心惊,难道他是来找她的?该不会事情被他发现了?

  “亦山……既然顾少找你有要事商量,那我先下去了……”颜洛琳刚想开溜。

  顾应辰已经开口,“慢着!我是来找你的。”

  颜洛琳站住脚步,双眸忐忑不安。

  看来真的被他发现来……

  “找你的?”郭亦山看向颜洛琳,“顾少找你什么事?你们之间有什么合作吗?”

  “我,我也不知道……”

  “你看起来脸色很不好。”郭亦山捧起她的脸,“没事吧?”

  “可能是昨晚休息不够……”颜洛琳靠在他的怀里,想借此拥有一丝勇气。

  “等顾少说完我就送你回家休息……”郭亦山的目光看向顾应辰,“不知道顾少找洛琳什么事?”

  “你是要自己说,还是让人审。”顾应辰靠在椅子上,语气冷淡,“丑话说在前,我下面的人不懂怜香惜玉是什么,不想受皮肉苦的话就从实招来,别耍花样。”

  郭亦山一听就知道事情不对劲,目光落向颜洛琳,“怎么回事?”

  “我,我……”颜洛琳害怕起来。

  顾应辰到底知道多少……她一点把握都没有……

  “顾少……不知道洛琳做错什么,让您大驾光临,还生此大气……”郭亦山边说边赔着笑脸,“如果是她不对,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训她……”

  “别装了!”余生开门见山地说,“老爷子举办酒席之前,你是不是给夏小姐和秋小姐打过电话,让她们给少夫人难堪?”

  “这不是重点。”颜苏接过话,“重点是,你知道幕后人是谁?到底是谁胆大包天害死爷爷,今天你不说清楚,我们都不会放过你的!”

  “爷爷?”郭亦山的目光震惊地看向颜洛琳,“半个月前解老爷子的死,跟你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