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顾少一抱成婚 > 第1894章 疼吗
  杨之一望着挽娜下车的背影,许久都没再开口,将帽子压低,大衣将他包裹的严严实实,紧跟在挽娜的身后。

  他不知道还能跟挽娜一起出行几次了。

  但,他会珍惜现在。

  如果真是公司安排,那他也必须接受。

  挽娜是公司的金牌经纪人,安排她带新人,这是必然的。

  也对,挽娜不能一直只带自己一个人。这对她不公平,对公司来说,也不是最好的安排!

  “娜姐!这次,换我保护你啊!”杨之一挑挑眉,将挽娜护在了身后。

  挽娜跟在杨之一的身后,忽然愣了,“你这小子,抽什么风?”

  “以前不都是你把我护在身后,生怕我被挤了碰了的吗?那这次,换我。”

  杨之一转过头,眯着眸子笑的那一瞬间,挽娜觉得自己这几年一点都不辛苦。

  杨之一脾气不好,他总是会莫名的发脾气,所有人都会说,杨之一又耍大牌了。

  可唯有挽娜,她会抱抱杨之一,告诉杨之一,这是成长必经的旅途,如果你想成功,现在的一切你都要虚心接受。

  他拍戏的时候几次被卡,导演开口臭骂,挽娜不会说杨之一的不是,会去找导演理论。

  你说杨之一拍的不好,ok,你告诉我哪里不好,我们改,我们特别注意一下。

  可你什么都不说,只觉得不够不够,怎么样才叫够,怎么样才叫不够?!

  那一切,就像是放灯片一样,在脑子里历历在目。

  他太骄纵了。

  他太任性了。

  他早该明白挽娜其实很累。

  他以前不好的时候,所有资源全部都是挽娜一个人要来的!

  挽娜为了他跑前跑后的时候,他在堕落。

  如果没有挽娜,就没有现在的杨之一。

  如今,的确该换他保护一下自己的经纪人了!

  “娜姐,明天早上我们吃什么呀?”

  “你不是只吃三明治和牛奶吗,当然是吃三明治了。”

  “不吃了,明早我们去吃白粥和咸菜吧!”杨之一挑眉,笑的开心。

  他喜欢吃三明治,挽娜喜欢白粥。

  挽娜这几年身体其实也不是很好,毕竟总是奔波,操劳。

  白粥咸菜其实是最适合挽娜的早餐,清淡简单。

  三明治虽然也好,但挽娜其实并不是很喜欢,而且她不是很喜欢喝牛奶。

  但是为了自己,每次都将就。

  她喝牛奶的时候总会皱眉,杨之一以前还调侃她说:“娜姐,你小毛病不少啊~”

  现在想想,自己还真是幼稚,长不大的小孩,一点都不看人家的眼色。

  挽娜瞥了那人一眼,撇嘴,“你这臭小子,突然这样我还有点不习惯呢!”

  “慢慢习惯。”

  嗯,慢慢习惯。

  最后,习惯两个人彼此之间没有彼此,不再是最好的合伙伙伴,好搭档!

  ……

  “哇,杨之一好忙啊,又有通告了。”

  追星的软件上表示,杨之一的行程更新了。

  帝奕欢便从床上坐起来,翻着手中的ipad,“哎,我怎么看网上有消息说挽娜要带别的艺人了?”

  “嗯?”于司抬眸,不解的看着帝奕欢,“带谁?”

  “你问问你哥啊,杨之一是你哥涟漪娱乐公司旗下的艺人。”于司放下手中的手机,揉了揉眉心。

  “啊,哦!”

  帝奕欢很快点点头,再看一眼时间,“快十二点了,算了,明天再问。”

  “你看微博热搜了吗,有人拍到杨之一和丸子在医院……”

  “好甜啊!年轻真好!”

  于司瞧着帝奕欢,眼角慢慢上挑,好甜这句话,他接受。

  可是那句年轻真好,是认真的吗?

  “你不也就二十几岁吗?干嘛说的像自己七十八十岁一样!”于司将帝奕欢拉入怀中,挑起帝奕欢的下巴,“我瞧瞧咱家老太婆。”

  “略,你才老太婆了!”帝奕欢吐了下舌头,将ipad放在了一边。

  于司敲了一下帝奕欢的头,笑,“再吐舌头,就给你咬掉。”

  “哇你这个人也太血腥了吧,你还要把我舌头咬掉。”

  帝奕欢忙着推开于司,摇头,“我拒绝和你睡在一起,今晚你睡沙发,我睡床!”

  “又赶我睡沙发?!”于司立刻皱眉,不满。

  “怎么,你不服啊?”帝奕欢打量着于司,于司赶紧摇头,“我哪儿敢不服?”

  “那你还不快去沙发?抱着你的枕头,去吧!”

  帝奕欢很配合的拿起身边枕头,递到于司的怀中。

  于司张了张嘴巴,瞬间语塞,“你还是亲媳妇儿吧?”

  “就因为是亲媳妇儿才给你一个枕头,我要不是亲媳妇儿,我都不给你枕头!”

  “你这张嘴啊,说你什么都有一百个理由等着。”于司叹了口气,起身,“睡沙发就睡沙发。”

  “但是睡沙发之前。”还有件事儿没干。

  帝奕欢便打量着于司,怎样?

  于司弯下腰,忽然抱起帝奕欢,帝奕欢一顿,“你干嘛!”

  “抱你一起去沙发上睡。”

  “我才不跟你去沙发上睡,你放我下来!”

  “下来?那是不可能的。”于司笑意渐浓,将帝奕欢放在沙发上,单膝跪在沙发旁,抬手解开衬衫的衣扣。

  “知道我接下来要干什么吗?”他眯着笑,还在调侃帝奕欢。

  帝奕欢忙着护住胸前,瞪着于司,“你!”

  “我?”他重复着帝奕欢的话,一字一眼,低沉又好听。

  “不要,我痛!”

  帝奕欢赶紧推开于司,但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禽兽!”

  “就是禽兽,那又怎样?”于司丝毫不拒绝这个称呼。

  他没觉得哪里不好,能被自己的太太授予禽兽这个称呼,他很荣幸。

  ……

  清晨的一抹阳光落在床上。

  帝奕欢懒懒的翻了个身,身上的疼痛让她不得不倒吸了一口气,随后睁开眼睛。

  “老公……”

  帝奕欢懒懒的叫着于司。

  于司从卫生间出来,头发上还搭着毛巾,他来到床边坐下,就见帝奕欢伸出手。

  于司忙着将帝奕欢拉了起来,抱在了怀中,“早。”

  帝奕欢乖乖点头,早。

  他揉了揉帝奕欢的头发,看着帝奕欢脖颈处的草莓,不禁让他的心情更好了一些。  “疼吗?”他轻声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