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豪门宠婚:帝少,闻上瘾 > 第2398章 沉香木
  叶家是经济世家,叶黎也算是叶望的学生,所以如今的时了了是要称叶黎一声师兄的。

  只是她皱了皱眉,有点无语,一天没干完活儿就算了,明天还要来就算了,再让她打两份工算怎么回事?

  时了了无语,季璟却忍不住想笑,这种经济交流的峰会每隔两年就会有一次。

  叶黎有自己的公司要管,有学校的课要教,再参加这样的会议并不合适,因此叶望是不能指望他这辈子像自己一样叱咤风云场了,现如今收了时了了做学生,想来是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她身上了。

  时了了和季璟先送将叶老回家,结果却被留下来一起吃饭。

  叶黎和顾倾城夫妻也正好在家,叶家难得热闹一次,头昏脑胀了一天时了了没再跟叶望和叶黎扯个不清,直接跟着顾倾城进了厨房。

  顾倾城是个大美女,快四十的人了手如青葱,时了了以前一直以为她十指不沾,谁知道做菜煲汤也是一把好手。

  两人在厨房里忙了一个多小时,时了了出来叫他们三人吃饭。

  三人在沙发上刚起身,时了了就听季璟咦了一声,手在胸前捂了一下。

  时了了走过去,“怎么了?”

  叶望和叶黎也看着他,季璟笑了一下,从脖子里摘下什么东西来朝时了了看了过来,“绳子断了。”

  是时了了以前送季璟的那块木牌,被时了了穿了一条红绳之后,季璟就一直随身戴着,却不知今天为什么突然掉了。

  “我帮你重新系一下?”时了了让季璟转过去,将断掉的红绳捏在手里弯腰替他系好。

  叶黎见到不由挑了下眉,朝他们走了过来。

  时了了被他这发现新大陆的动作弄得愣了一下,叶黎走过来就拿起季璟挂在脖子上的木牌看了一下,用力嗅了嗅,才说:“沉香木?你小子挺豪啊,这么大一块天天挂在脖子上?”

  季璟笑了一下,也没解释,反而是时了了忍不住问:“很值钱?”

  “你这丫头张口闭口就是钱!太俗了!”叶黎在时了了头上敲了一下,又忍不住给她科普,“这东西是不是值钱两个字能形容的,这么说吧,有价无市!”

  时了了就忍不住看了季璟一眼,以前季璟跟她这么说的时候她是一直不相信的,只当他在哄自己没钱买礼物,哪知道叶黎也这么说。

  “那有什么作用吗?”

  “作用太大了,以前书里有种说法不知真假,以沉香搓成丸,给危及病人服下,两粒而生,救命的东西,你说值钱不值钱?”

  时了了又是一呆,这么贵重?

  她不由看向季璟,那那么大一块,她究竟是从哪儿弄来的?

  两人均沉默了一瞬,时了了又把那块沉香木解了下来递给叶黎,“那您给看看,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叶黎看了一会儿,以前他只是在书里看到过这个,可惜,他也是第一次见到真东西,也不能辨别。

  此时叶望又坐了回去,把老花镜戴上朝叶黎伸出手,“我记得我倒是见过一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