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革宋 > 第233章 破口(二十三)
  巴塞勒斯不接见城外的农民代表,农民们并没有因此散去,他们埋锅造饭安排营地,摆出一副长期请愿的架势。除了已经抵达君士坦丁堡的农,东罗马帝国各个农业区还有农民不断赶来。

  君士坦丁堡全城宵禁,一部分街道白天也禁止通行,那些被迫绕远路的居民怨声载道。穿行在街道上,听着这些抱怨,希拉只是庆幸自己没有傻乎乎的选择乘坐马车。街上的马车行进速度远不步行,希拉已经超越了一辆又一辆被检查的马车,抵达了目的地前面。

  这里是一处宅子,宅子的主人是个大贵族,此时带着全家回了乡下。重建军团之后的罗马朝廷掌握了君士坦丁堡内所有人的生杀大权,在这种时候君士坦丁堡内大部分人对于大贵族们并不友好。

  进入宅子,前来迎接的是年轻的面孔。这位大贵族的亲戚暂时负责看家,希拉这位亲戚的胆子真够大。万一有民众冲进来,宅子里这点老弱连最起码的抵抗都办不到。客厅里面聚集的都是年轻面孔,因为庭院里面并没有看到马车,希拉还有点惊讶。就听与会众人都在讨论自己步行前来的便利,希拉忍不住露出了笑容。老家伙们习惯了代表身份的东西,年轻人却是未必。至少对希拉来说,走路其实挺舒服的。

  大家很快就让希拉坐了很重要的位置,负责看家的年轻人问道:“希拉小姐,你上次说的事情我觉得很有道理,但是真的能做到么?”

  “能不能做到看大宋。我之前说过,在大宋一尤格拉姆的土地能出产大概50阿塔比小麦,东罗马产量则是30阿塔比”

  “我觉得很多地方只有25阿塔比。”有人说出他所了解的产量。

  希拉也不想纠结这个内容,她继续说道:“如果东罗马的产量也能到大宋的产量,你们觉得卖粮的获利价格是多少?”

  “年初的两倍?”年轻的看家贵族说了个很直接的感觉数字。

  希拉心里面叹口气,她原本也是这么觉得,但是询问办事处的技术人员之后才明白感觉其实不靠谱。她站起身走到按照她吩咐弄起的黑板前面掏出兜里的笔记本,拿起粉笔在上面按照笔记本上的内容抄了起来。

  种地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把种子埋进土里,等着种子长熟收割的简单过程。希拉把最简单的一个流程写出来。包括播种前的育种、耕地、堆肥、施肥,驱赶鸟兽。还有耕耘者的种种劳动。哪怕是最近单的流程也写了好几分钟。

  又花了半个多少小时讲解,最后把所有消耗加起来。如果不谈收获之后分给耕耘者多少,单纯以生产过程中的投入计算,如果一尤格拉姆土地产出50阿塔比小麦,其价格竟然比元国进口小麦到岸价格还低了一点点。比年初小麦价格低不少。

  年轻贵族们都懵了,一部分是对价格的震惊,更多的则是被希拉对农业的熟悉程度给唬的不知所措。不少人看希拉的目光中满是不信任,价格真的低到这个地步,岂不是种地也能发大财么。

  不知所措了好一阵,看门贵族有些喏喏的说道:“咱们谈点别的吧。”

  希拉心里面满是对这帮没用男人的鄙视,老贵族也好,年轻贵族也好,不老不年轻的中年贵族也罢。这帮人听到这些讲述之后的反应都一样,他们不相信更不想去尝试。嗯,只有一个被称为不正常的达尔家的小子才对这些充满了兴趣,并且与希拉签署了合作协议。现在办事处的农业技术人员已经带着工具、种子到了达尔家常驻。欧罗巴行省招募的学徒也跟着前去帮忙。如果这群贵族们对此完全不在乎,大概也只有达尔家的小子通过实践才能让这帮贵族们明白这种事情并非做不到。如果做都不做当然做不到。

  之后这帮贵族们开始讨论起最近的局面,城外的人越来越多,巴塞勒斯却坚持不见这帮人的代表。据说巴塞勒斯的态度是决不接受胁迫。贵族们大多都认为巴塞勒斯太过于执拗,如果肯接见农民代表,答应提高粮食价格,一场震动东罗马的危机很可能马上解除。

  希拉没说话,只是静静的听。她觉得贵族们当然希望提高粮价,只是他们没胆子公开宣布自己的立场。若是在街头上的人听到贵族的主张,便是不丢石头也得吐他们口水。粮价上涨的结果就是本就空虚的城市居民的口袋会大大缩水,甚至吃不饱饭。

  正在听,有人问希拉,“希拉小姐,不知道你怎么看朝廷不肯出钱的事情。朝廷这么有钱,能养得起这么多的军团和军团家属,为什么就不肯拿出钱来提高粮价。”

  希拉看了看问话的这位,也不是光有贵族这么讲,城里面的居民中也有不少人提出了同样的看法。希拉的老邻居们就是如此,为了能让这些人理解问题所在,希拉已经废了许多口舌。现在她实在是懒得说,因为老邻居们并不理解现在东罗马的政治和财政,哪怕问题尖锐点也是不知者不怪。贵族们问这个问题就让她感觉这帮家伙是别有居心。

  见希拉不吭声,其他青年贵族也纷纷询问。希拉只能开口说道:“诸位,你们知道朝廷购买元国的粮食是向元国支付的什么货币。”

  “什么货币?”贵族们一脸懵。

  “从元国进口粮食是四方同盟内部贸易,朝廷向元国支付的是四方交钞。”说着,希拉忍不住打开随身的包包,从里面拿出钱包,抽出一张四方交钞给这些贵族看。等他们看完,希拉又从钱包中拿出了几个硬币,“这是咱们东罗马的钱币,你在君士坦丁堡卖粮要的是这种钱币。四方交钞的结算模式你们知道么?”

  继之前的一脸懵,贵族们此时带着二脸懵开始摇头。希拉只能走到黑板前面,不忍心破坏自己写的粮食成本计算模式,她选了个空位。可空位太小,希拉根本写不下她想写的内容。最后她只觉得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既然贵族们也不在乎,那也没必要留给他们研究。希拉把之前写的都擦掉,在空旷的黑板上开始写外貌和内部贸易的模式。

  四方同盟之间通过欧罗巴行省的钱庄进行国际贸易,元国的粮食送到东罗马之后完成通关检验和称量后进入各地库房,之后不是东罗马帝国付钱,而是直接从欧罗巴行省的钱庄划账。元国购买商品也是如此,价格品质确定以及交货之后也从欧罗巴行省的钱庄里面把钱划走,划到东罗马帝国以及其他供应国的账目上。

  这样的贸易结算模式甚至连四方交钞都不怎么用到,完全是在账面上完成结算。欧罗巴行省针对贸易设立的钱庄里面不是由欧罗巴行省的宋人一手遮天,全部掌控。各个结算都有相关国家的常驻会计团全程参与,保证数据没问题。

  与之前讲述粮食种植不同,贵族们在听讲的时候就纷纷提问发言,希拉还没讲出最后结果,已经有精明能干的贵族兴奋的高声喊道:“原来朝廷弄到粮食与国内贸易和货币没啥关系。”

  有些不够聪明的一头雾水,希拉又详细讲述了很久,中间那帮‘机灵鬼’自作聪明的插话,显现他们已经明白了问题所在。那些不够聪明的在这种混乱里面听了好久才算是恍然大悟。负责看家的年轻贵族叹道:“怪不得巴塞勒斯坚决不肯答应涨粮价。”

  “怎么讲?”机灵鬼这次听不明白了。

  看家小子有点得意的说道:“国内粮价与进口粮价没啥关系,若是巴塞勒斯提高进口粮价,岂不是要多给元国钱么,朝廷才不会这么干。”

  这个看法立刻被否定了,“你说的不对,国外粮价与国内本就不同,国内粮价再高,朝廷也不用专门多给元国钱。”

  看家小子也觉得这看法有道理,但是他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面子也挂不住,忍不住争吵起来。听着这帮家伙的废话,希拉更觉得男人们真靠不住。就在她不耐烦的低头喝茶的时候,就听已经在争论中落了下风的看家小子问道:“希拉小姐,你来帮我说说。”

  希拉当然不想帮看家小子,对于其他人的观点也不认同,她喝完茶才开口说道:“国内粮价与国外粮价不同,有个很重要的现实。四方同盟的贸易方手里都有钱,都有非常多的四方交钞可以支付买卖。可我们东罗马国内没钱,没钱买什么粮食,你以为是教会施粥不成?你们这么想提高粮价,那我问你们,年初的那个粮价有不少人买粮,你们家族有谁把粮食拿出来卖的?现在的粮价,你们的家族有不少开始卖粮,可又卖出去了多少粮食。做买卖有人买有人卖,价格低的话卖家不想卖,价格高买家买不起。”

  年轻贵族们听懂了,他们都沉默了。当希拉把最简单的现实摆在他们面前的时候,这些人发现他们原先并不懂还不太能接受呢。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