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夜不语诡异档案 > 第1585章 幽灵公交(3)
  乘客们被臭味熏得难受,大声嚷嚷着:“是不是毒气什么的,快把那玩意儿扔到窗外去……”

  几个乘客眼疾手快,逮住编织袋,打开窗户就往外扔。? ??

  只见编织袋被扔出去的一刹那,十八路公交车周围开始迅弥漫起一股浓浓的白雾。白雾笼罩了所有视线可及的范围,顿时什么也看不到了。

  张栩被这么一惊一乍,双脚瘫软的痪在地上。全身止不住的抖。他果然还是怕死的。什么自杀,什么干大事,经历了那诡异女人的一幕,突然变得什么都不重要了。

  活着比较重要,平凡一点、普通一点又怎么样呢?

  活着,比较重要。

  张栩感觉自己又重拾起了活下去的信心。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是突然现,刚才还一直哑巴着的诡异女人,随着她的行李被扔出去后,整个人都失踪了。遍寻车厢,也看不到她的身影。

  那个女人,去了哪?

  张栩使劲儿转动眼珠子,妄图将那女人找出来。而其余的乘客们也纷纷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开始找那个有可能携带危险禁品的女人。

  可是所有人在十八路公交车里,都终究没有将她找到。

  突然,一个人指着车外的浓雾,声音吓的抖:“你们看,那是什么?”

  翻滚的浓雾中,一个并不清晰的模糊身影,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追赶起这辆老旧的十八路公交车。

  貌似,那是一个女人,一个披头散的女人。

  究竟是什么女人,能够以五十多公里的时奔跑?

  这是十八路公交车中,所有乘客,最后的念头……

  1993年,9月2o日。源西镇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恐怖新闻。一辆十八路公交车在下午两点行驶出公交总站后,再也没有回到过终点。

  它和车上的一共七十名乘客,一同失踪了!

  只有两个人下了车。

  “我在温和宽广的天幕下,徘徊在这三个墓碑周围,守望着飞蛾在石楠和钓钟柳丛中扑打着翅膀,倾听着和风吹过草丛的声音,心中疑惑不解:何以有人想象出来,那些长眠者在如此安谧宁静的土地之中,却不得安谧宁静地沉睡?”

  《呼啸山庄》这本小说,是以这样的文字来结束的。我第一次读这本小说时,才八岁。虽然年纪小,但是仍旧觉得它的结尾自有深意。

  不错,它结尾的深意,确实隐藏的是关于人和命运的根本问题。

  老人们说什么年龄做什么事。这句话同样也是真理。一如生了小宝宝的父母们,才会出生儿育女后,时光飞逝,一不小心就头花白的‘时间去哪儿了’的感慨。

  同样,也只有沦落到了我现在的这种诡异境地,才明白,逃生无门是什么心情!

  据时悦颖说,我叫奇奇。一个挺古怪的名字。我失忆了。我现在的境地,貌似真的有些山穷水尽。

  冠宇大厦。像是一艘孤舟,承载着我和李梦月,漂浮在白雾之上。

  整个源西镇都被白雾笼罩了,我的视线实在穿不透阳光下的雾气。只是隐隐觉得,雾气中仿佛有什么在不停的翻滚着。

  大厦五楼的天台上,我和李梦月面面相窥。

  “该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喃喃道。

  明媚的阳光普洒在大地之上,一丝一缕的光芒落到我俩身上,却仍旧令我们感到一身冰冷。

  “这雾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我强压下自己内心中的震惊,不过是来调查那家所谓的‘理想中心’而已,怎么会被突然而至的白雾给袭击了,甚至,这怪雾还神秘莫测的笼罩了整个城市。

  迷雾恰好沉浮在五楼的高度,不多一分,不少一份,完全违背了物理定律!

  三无女李梦月轻轻摇了摇脑袋,表示同样费解。

  “算了,管不得那么多了。”我抬头看着天空的太阳:“总不可能一直都呆在天台上。谁知道下边的雾气到底什么时候散,我们再等一个小时,如果还没有散掉的迹象的话,就试探着往楼下走。”

  躲在天台已经有两个多钟头了,日头开始向西天垂落下,犹如黯淡的暮年老者。今天的太阳,红的如同蒙了一层血,红得吓人。我很担心时悦颖的处境。她身旁也不太平,真不知道这雾会不会给她带来什么噩事。

  李梦月点头,算是同意了。

  等待总是煎熬的,我在心里盘算着最近生的一系列怪事。自从失忆后,诡异事件就连续不断、层出不穷。不久前,时女士的女儿小萝莉妞妞找到了一口装着死婴的神秘酒坛、还有那张拥有着恐怖自然能量的老照片。以及现在脚下莫名其妙出现的雾。

  一切的一切,都令我摸不着头脑,也心中恐惧。

  这看起来白森森的雾,似乎隐藏着巨大的危险。对于危险的事情,我从来都很谨慎。怎么说,源西镇都不是位于多雾的城市地貌。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时分涌出如此浓稠的雾,简根本就没法解释。

  时悦颖啊,千万不要有危险!

  犹如过去了半辈子,一个小时的光阴这才缓缓流淌殆尽。而,手机上的时刻,也准确的指向了四点整。

  李梦月看了我一眼:“雾,没散。”

  不错,雾完全没有一丝一毫将会散掉的模样。甚至还变浓稠了许多。我皱着眉头,咬紧牙关,正准备做决定时。一个令人更加目瞪口呆的诡异现象出现了。

  和冠宇大厦顶楼同一条水平线上,有什么东西貌似在往这边无声无息的靠近。开始还是一个红点,紧接着便越来越大。我和李梦月同时被惊动了,转头望了过去。

  刚看了一眼,我俩立刻张大了嘴巴。

  只见一辆车,一辆犹如行驶在海中大雾里的船似的车,平稳的径直往这边驶来。

  我使劲儿揉了揉眼睛,简直不敢相信眼中的成像。那俩车,居然是一辆刷成了红色的公交车。车身老旧,表面的红漆早已经斑驳不堪了,车正面印有一个小小的‘十八’数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