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夜不语诡异档案 > 第385章 惊人的迹象
  “是我表哥的案子?哼,有意思。网 W≠”我托着下巴思忖起来:“就连傻瓜都不会把刻意的谋杀当作自杀处理。既然他对外宣称自杀,就一定有他的深意。嗯,会不会,当时在屋里的不止何伊和孙敖两个人?”

  “不错,我也这么想。据警方的记载,报警的人正是孙敖。如果他和那两个警察一起走进何伊的房间,根本就不可能有被害的时间和机会。”杨俊飞赞赏的点点头。

  “对!有可能那个人是最早和何伊在一起的人,孙敖报了警后和警察一起去了何伊住的地方。然后当时遇到了某种让警察不得不开枪打死何伊的状况。警方讲事情处理完毕后一定会向当局反应情况。那么就会出现一段时间的空白期,可以让孙敖和那个人单独相处。”我缓缓的推论:“那个人应该是值得孙敖非常信任的好朋友,非常要好的朋友。所以才会毫无防备的背对这他,然后被杀害。”

  “恐怕表哥也正是想到了这一点,才会故作迷雾。让凶手放松警惕吧。老男人,那群一起到过黄宪村的大学生中,还有谁没有死掉?”我将事情的大概在脑中成型,抬头问道。

  “只有一个叫赵宇的男孩,不过,他失踪了!”

  “失踪?估计就是他了。”我大有深意的笑起来,突然想到了什么,盯着老男人的眼睛问:“喂,你的直觉不是很敏锐吗。你说,孙晓雪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杨俊飞想了想:“冷静,聪明,在我的概念中,是个非常有挑战性的女人……”

  刚说道这里,他的脸皮猛地跳动了几下,大叫一声该死,急忙把烟扔到地上,身体像子弹一般射了出去。我的双脚也没有闲着,飞快的冲最有可能逃走而且不会引起人注意的位置跑。

  刚跑到别墅右侧的窗户下,就听见玻璃传来‘咯吱咯吱’的声音,某人正想打开窗户溜走。

  我哭笑不得的向上望去,她也见到了我,顿时保持右腿踩在窗沿上,两只手用力抓住窗侧的姿式神色呆滞的和我对视。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不知晓雪姑娘这么早了想到哪去?”我厚颜无耻嬉皮笑脸的问。

  “刚才坐在客厅里无聊,突然想起自己忘了把洗漱用品带来,想随便回去一趟。”孙晓雪灿烂的笑着,满嘴瞎话。

  “不用那么麻烦,这里有许多备用的,随便用好了,不要跟我客气。”

  “哪里能让小弟弟你这么破费,姐姐我会非常给出过意不去的。而且,用自己的比较习惯,你不知道,我这个人其实很恋旧。”

  我们两的视线在空中厮杀,就差没有崩出火花了。好一会儿,我才叹口气:“既然晓雪姐姐那么不给本人面子,那就请便好了。”

  孙晓雪的脸上划过一丝诧异,似乎不相信我真的会那么便宜就放了她。

  “既然你都开口了,那我真走了!”她跳出窗户,试探的向外走了几步。杨俊飞也走了过来,我给他打了个眼色,示意不要阻拦。

  她走出了十几米,正想开跑,我大声喊道:“晓雪姐姐,突然想起一件事,你见到孙敖哥哥的尸体时有没有现过什么异常的地方?”

  顿时,她全身的肌肉的仿佛僵硬住了。缓缓转过头来,语气有些颤抖:“他是自杀,警方也调查过了。我只是个平凡的女生,当然不可能看出什么。”

  “那么赵宇呢?你的这个好朋友真的只是失踪而已吗?姐姐那么冰雪聪明,当然一定已经意识到某些东西了吧?”我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姐姐,要知道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说到底,我和我的朋友圈都是你们那次寻宝的受害者,你就这样狠心把无辜的我们抛弃掉吗。还是,你想凭借自己的手的报仇?老实说,这个世界实在很大,想要找到一个人的可能性很难。不如大家合作,将各自的资源全都摊牌出来,然后各取利益。”

  孙晓雪思忖着什么,脸上流露出复杂的表情,她缓缓的举步维艰的走到我面前,大脑中在不断的挣扎:“我能相信你吗?”

  “当然,我只是个普通的平凡小市民罢了,当然值得信任。”我保持者微笑。

  “但是,你给我一种非常琢磨不透的危险感觉。我要你保证。”

  “要怎么保证。”我愣了愣,这个女人在搞什么,她可不像个会相信保证一类的誓言的人。

  “拉勾!”她原本情绪低落的面部表情嘻嘻一笑,伸出了右手小指和我的右手小指纠缠在一起:“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赖。”

  然后她转身走回了别墅。我被这一胡搅蛮缠的奇招弄得大脑混乱,许久才反应过来。然后看到杨俊飞这家伙在不断的打量着我的头顶和身后。

  “混蛋,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啊?”我骂道。

  杨俊飞嘿然一笑:“我在看你的角和尾巴藏在哪里了。”

  “滚,老子我不是恶魔,是天使。懂不懂,真是不上道!”本想踢他一脚,没想到那混蛋身手灵敏,身体一动就躲过去了。

  “下一步准备怎么办?”他望着已经清晰明亮起来的天空问。

  “总体来说,还是从青铜人头像入手吧。这东西一共有六个。但是在青山疗养院里分成了两组。其中三个被我们在两个多月后找到了。”我想了想:“刚才稍微计算了一下,现在的六个头像。有两个在我们手里,两个在警方手里,还有一个姑且认为在赵宇的手中。最后一个,应该在上次去玩联谊的某个男生手里,那个人究竟是谁呢?倒霉,都怪他长得实在其貌不扬,我完全都没有印象!”

  杨俊飞伸了个懒腰:“我帮你回答好了。他叫6均,第一中学的学生。三天前就已经死翘翘了。说实话,他的死法更诡异。手中握着那个人头像,背部被整个的割开了,内脏全部冲后边流了出来。当同宿舍的朋友在浴室现他的时候,吓得差点精神失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