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夜不语诡异档案 > 第281章 血谋(下)
  “也行。?网 回去后再和你主人谈劳务援手费。”风晓月暗笑,自己可是特地跟着那笨妖怪过来的。既然一路上没机会抢回败毒珠,只好在这种事上找油水。没想到挖油水的机会真的让自己给找到了。这次几十上百万的银子还不手到擒来。

  望着眼前的大僵尸,她微微皱了下眉头。这怪物,怎么没有散出一丝妖气?实在是太怪异了。不管了,还是先找个替死鬼试探下虚实。

  “青峰,你用断魔刃砍它的下盘。”她命令道。

  青峰又是苦笑:“晓月姑娘,那个,我因为某种原因,能力暂时消失了!”

  “怎么这样!看来本姑娘要把劳务费算高一点了!”风晓月没有再多话,一把将背后的月华剑抽出。捏了几个剑诀,向那流露出怪异气息的僵尸刺去。只听见一连串清脆的金属碰撞声,火花溅起一团又一团的耀眼光芒,十多息后。她啜着骄喘,向后飞退去。

  那僵尸依然毫无伤,甚至外层的金甲也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斩风!”风晓月一声娇喝,手中剑气密集收缩,泛出微微的白色光芒。身子一闪,手臂一长,剑气凌空刺向大僵尸的双眼。

  一般的僵尸只能用鼻子嗅出人的气味,但是这僵尸似乎能清楚的看到。它愤怒的吼叫着,露出长长的尖锐獠牙,身体终于动了。僵硬的双脚一点就跳了起来,手臂飞快的直取风晓月的喉咙。风晓月的反应也不慢,回剑一挥,就听到闷闷的碰撞声,似乎是切断了什么东西。

  原来是那怪物长达一尺半的锋利指甲。一脚将僵尸踹下,在空中向后翻动,白色的衣裙流水般随风摆着。仔细一看,肩膀上衣服已经破了五个小洞,还好没有碰到皮肉,不然就麻烦了。

  身后行尸在不断涌来。风晓月的眉头皱的越紧了。这个妖孽,究竟害死了多少人!不能再有丝毫怜悯了,不然恐怕自己的命也会丢在这里。

  “月蚀!”将手中剑竖起,剑气开始搅动,慢慢地,月光似乎也开始扭曲,甚至掺入了剑气里。空间在强烈的白光中开始破裂,甚至出尖锐的刺耳声响。

  “去!”像是举着一个巨大的光球,风晓月高高跃起,利用落下的度将那颗白色光球扔了下去。只见白光破开,无声的厮咬腐蚀周围的一切物体。

  不知道过了多久,白光散去,眼前露出了一个直径三丈的椭圆形坑洞。范围内的所有行尸都消失的一干二净尸骨无存,甚至没有遗留下任何曾经存在过的痕迹。

  “总算搞定了吧。”风晓月将脸上的汗水抚下,喘气道。不过还没等悬着的心放下去,她已经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坑的最中央,那大僵尸安静地半身陷入土里,依然没有丝毫受伤的迹象。

  “这,这妖孽也太变态了。它真的是僵尸吗?”风晓月结巴的问着身旁的青峰。青峰也很无奈:“这个我也不知道,如果主人在的话,应该能判断的出来吧。”

  大僵尸似乎更加愤怒了,他一声不哼的从土里跳出来,嘴一张,吐出了一大团黑色的火焰。那些略带着黯淡死气的火焰没有任何热度,只是让人冷,冷到了骨髓里。他俩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这没见识过的东西,应该不简单!

  “剑壁!”风晓月将剑一挥,一个淡淡的白色光罩便将两人笼罩了起来。黑火打在光壁上,虽然没有再进一丝一毫,不过光罩却猛地灰暗了许多。

  顿时,风晓月顿感吃力,望着在一旁若有所思的青峰喝道:“你这家伙也不来帮忙,老娘就快顶不住了!”

  青峰像是想到了什么,拍手道:“冥焰!这是死灵皇才会的冥焰。”

  “管它什么死灵皇去死,你倒是说说,这僵尸是什么来头!”风晓月有点想骂爹了。

  青峰尴尬的摇头:“虽然不知道它是什么玩意儿,不过恐怕就像主人说的,是个人造的混合妖怪。这种东西非常麻烦!”

  “我看何止是非常麻烦。”风晓月恼道:“我看是麻烦到姥姥家了。没想到我风晓月貌美如花,还没有找个好男人嫁出去就乱葬在这个清冷的荒郊野外,不甘心!太不甘心了!”

  “晓月姑娘。”青峰冷静了下来,脸上少有的流露出凝重的神色:“等一下你力尽的时候就快的躲到我的身后。”

  “你怎么办?”风晓月有些惊讶。

  “没关系,总之我是不死身。再说晓月姑娘是来帮我的,如果让你死掉了,老大一定会骂死我!”青峰笑着,英姿勃勃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关心:“只要等到我的功力恢复了,那杂种妖怪就死定了。”

  风晓月望着他的脸,一时呆住了。许久,才问:“你还有多久才能恢复?”

  “契约的惩罚效果大概有十个时辰。现在已经过了两个时辰有多了。再七个多时辰就好。放心,我的身体就算被分解成碎块,只要主人不死,都会恢复的。”青峰淡淡道,视线死死望着那个大僵尸的位置:“何况,就凭它还没本事将我分尸!”

  脸上,慢慢爬起些许的红晕,如石头一般坚硬的心似乎有某处开始松动了。风晓月的目光有点痴,大脑甚至有了一霎那的晕眩。她的身体晃了晃,像是在警觉什么,狠狠地在青峰的脑袋上敲了一下。

  “不要瞧不起人了!好歹我也是排名前五的猎捕者,我也有自己的原则。”她咬牙,挤出力气再一次运开剑气,不断将剑壁加固:“要让你这小弟弟站在我的身前替我当挡箭牌,老娘以后还有面子在江湖上混吗?哼,不过只是短短的七个时辰罢了,老娘我顶得住!”

  青峰对她的过激反应有点消化不良,正想措辞劝解,突然他的脸色煞白,身子甚至因为恐惧而颤抖起来。

  “怎么了?”正拼命硬顶的不良二十一岁女子捕捉到了这个不正常气氛,回头问道。话刚出口,就已经惊讶的差些将剑壁崩溃掉。

  只见青峰卷缩的坐倒在地上,双手紧紧的抱住自己的身体,如同小孩似的的咬着袖子。他的眼神涣散,本来泛白青的皮肤像是失去了所有光泽一般,毛孔大到清晰可见,甚至能清楚的看到异常的皮肤正在呼吸似的收缩着。

  “青峰,你究竟这么了!”不知为何,心底居然会感觉有股莫名的痛楚。

  “主人,我感觉不到主人了。”青峰像是要哭了,声音沙哑,身体颤抖的更厉害了:“生死契约已经将主人的灵魂和我们的糅合在了一起,不管离开多远的距离,我们都能感觉得到对方的存在。可是刚才,刚才……我居然感觉不到主人了!”

  “你冷静点。你不是还活着吗?这代表你的那个混蛋主人应该只是困在了某个你们无法沟通的法阵里,暂时没有生命危险。”风晓月试图安慰他。

  “感觉不到主人的气息,姐姐会疯,一定会将视线里所有的东西都毁灭掉!”

  “不行,晓月姑娘,你快逃。”青峰的声音在扭曲,他抬起头,眼中竟然泛出水泽的光芒。

  “姐姐,就要出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