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夜不语诡异档案 > 第202章 混淆的记忆(下)
  赵倩儿是自己此生最爱的女人,那么,崔淼儿又是谁?

  为什么她的名字越来越频繁的掺杂入自己的记忆里,但是自己对她的生平却没有任何印象?她根本就不是一个自己生活中的人,甚或者,她根本就是个莫须有的人物。?? W≈W≥W≠.≤8≈1≤Z≤≠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自己总是忘不了这个名字,为什么自己觉得似乎和她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

  张克苦恼的捂住头,他感觉大脑很痛,痛得几乎要晕了过去。

  他狂似的将桌上的所有东西都扫到了地上,最后实在承受不住那种钻心的疼痛,终于眼前一黑,向后仰倒了下去。

  “你知道什么是Braindeath吗?”看着张克的大脑扫描图,医生沉默半晌才问道。

  张克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摸了摸鼻子,迟疑的摇头。

  “就是脑死亡。”这位中年医生神色有些沉重。

  “脑死亡是一个已经被严格定义,也因此具有明确所指的概念,它是指包括脑干功能在内的全脑功能,不可逆永久的丧失。

  “这一理论的科学依据在于,以脑为中心的中枢神经系统,是整个生命赖以维系的根本,由于神经细胞在生理条件下,一旦死亡就无法再生。

  “因此,当作为生命系统控制中心的全脑功能,因为神经细胞的死亡而陷入无法逆转的瘫痪时,全部机体功能的丧失,也就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了。换句话说,脑死亡开启了死亡之门,生命从这一刻起已是穷途末路了。”

  “你的意思是,我会死?”张克虽然有些神经粗大,但并不笨,他为这个突如其来的噩耗,打击得浑身都颤抖起来。

  医生摇了摇头,有些无法解释的说:“你的情况有些奇怪,很奇怪。就一般而言,无论从生理上还是技术上,全脑功能丧失的患者,已经不再是有生命的活人,虽然这时有机体的一些细胞还活着,然作为整体的人已经成为过去时,随后将要生的,就是通常所说的『生物学死亡』,也即心跳停止和各部位细胞的逐渐死亡。

  “可是,你的脑细胞死亡度比脑死亡缓慢,但是又比正常的死亡度快很多。

  “知道什么是脑的正常死亡吗?”那位安慰人的经验显然并不丰富的医生,望着张克阴晴不定、面如死灰的脸,似乎想转移到一个他自认为比较轻松的话题上。

  “常人约有脑细胞一百四十亿个。人到三十岁以后,脑细胞开始死亡,每天约死亡十万个。

  “其实中老年人的脑细胞虽然每天死亡,但在活动的情况下,每天都有新细胞产生。适宜的脑运动与脑营养,则新生的细胞会过死亡的细胞……”

  “医生,我是得了脑癌了吗?”张克用颤抖干涩的声音,很不礼貌的打断了他的话。

  那位医生迷惑的摇摇头,“这倒不是。你的情况更类似于阿兹海默症,但却有明显的区别。阿兹海默症所伴随生的神经细胞螺纹蛋白质,ad7nettp可能会堆积在脑部,并且导致脑细胞死亡。

  “但你的大脑里的脑细胞,却被一种不知原因的因素干扰,造成不断的死亡。也是这种不知名的原因,让你不断的头痛,而且产生嗜睡和作莫名其妙的梦。”

  “究竟那个不知名的原因是什么?”张克实在受不了这位白痴医生的详细解释,对于一个事不关己的人长篇大论分析自己将来的死法,任谁也会变得神经质。

  不过那位医生显然有很好的耐心,他缓缓道:“既然是不知名的原因,我当然不知道。”

  张克突然感觉自己全身的力气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他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问:“我还能活多久?”

  “你死不了,不过,恐怕有极大的可能会变成植物人。”

  “那我的意识还能保留多久?”

  “七天,如果按照现在的脑细胞死亡度。七天后,你就会陷入长久的梦境里。”

  “七天?只有七天!”张克失魂落魄的喃喃重复道,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突然神情一振,“七天!我想,或许足够了!”

  从医院走出来,张克愤慨的狠狠的踢了身旁的招牌,还不解恨的在门前吐了一口浓浓的唾液。

  那个该死的医生,当自己向他提出要进行脑皮层的局部割除时,他竟然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盯着他,然后毫不客气的把张克赶了出去。

  突然感到有一个熟悉的视线正在注视他。

  张克抬起头,竟然看见了倩儿!

  她穿着蓝色的百褶裙,纤细的腰肢靠在对面的墙上。

  这个慵懒的美女,看起来今天倒是少有的精神奕奕。

  “帅哥,有时间吗?我们去约会怎样?”她走过来笑吟吟的挽住他的手。

  “妳不生我的气了吗?”张克小心翼翼的问道。

  赵倩儿哼了一声:“对不起。我已经完全不记得有谁在公元二oo五年四月五日的中午十二点十三分零五秒的时候,在我面前叫过淼儿这两个毫无意义的字了。”看着目瞪口呆的张克,她“噗哧”的笑出声来,低下头骂了一声傻瓜。

  “那妳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确很像傻瓜的他,挠着头问。

  赵倩儿没有回答,只是问:“听说你生病了?是什么病?”

  “没什么大不了的。”张克迟疑的回答道。

  如果告诉她自己的脑子正在不断死亡,而且有可能变成一辈子都会在梦中渡过的植物人,她会不会一脚踹开自己,转身走掉呢?

  不知为什么,自从知道自己的意识,就在几天后会彻底消失后,张克变得敏感、胆小而且多疑起来。甚至以前大多自然而然就可以做到的事情,现在也变得相当困难了。

  只听倩儿缓缓的说道:“你不想说,那我就不问好了。”她拉过张克的手,突然脸上一红,“我们结婚吧。”

  张克震惊的差些掉了下巴。

  从前自己也曾无数次厚着脸皮向她求婚,但她不是红着脸轻轻摇头,说时机不到,就是板着脸说改天吧,今天又为什么会突然提出,而且还是她主动?

  虽然头脑混乱,但张克还是立刻想起了自己的状况,他不想拖累自己这辈子最爱的女人。用力甩开她的手,张克别过身去对她说:“抱歉!我做不到。”

  “我配不上你吗?”赵倩儿神情沮丧的问。

  他立刻摇头:“不!是我配不上妳。妳不会明白的,像我这样的人,根本就没有结婚的权利。”

  “我知道。”赵倩儿抓住他的手,努力要将一枚戒指套在他的无名指上,柔声说:“你的主治医生已经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我了。

  “我知道你是脑子在死亡,也知道你的记忆在不断的消失,甚至会变成植物人。”

  “那妳为什么还要和我结婚?可怜我?”

  张克再次用力的甩开她的手,歇斯底里的吼叫起来,一种被欺骗的愤怒油然而生。

  “笨蛋!你还不明白吗?我从前不接受你,是因为你太不成熟了,丝毫没有上进心,只知道说一些什么好听的话来哄我,你的情书就是最好的证明,风花雪月的,浪漫色彩太重,一点沉稳的气质都没有。

  “但是现在我不在乎了,我只知道爱你!我不要失去你!”

  倩儿突然哭了,她流着泪,终于又抓住了张克的手,把那枚戒指紧紧的套在了他的手指上。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娇躯颤抖的面对远处的教堂说道:“我,赵倩儿,今年二十六岁。从今天起,我就是张克的妻子了。”

  接着,她深情的望向他,眼中充满了晶莹的泪水。

  张克呆立着,感动着,许久才略带苦涩的微微一笑。

  不管了,以后的烦恼,都让它见鬼去吧!

  他用低沉的声音念道:“我,张克。虽然这二十七年来,一直都是个一无是处的蠢家伙,但是当第一次见到倩儿时,我就有了两个愿望。一是要娶赵倩儿作为妻子,二是要做赵倩儿唯一的男人、最后一个丈夫!”

  “婚礼结束!”倩儿抬起头,强做欢笑道:“还有七天对吧!够了。七天我们已经可以做很多事情了!”

  不由分说的,张克紧紧的将她拥入怀里,吻上了她激动的颤抖着的淡红嘴唇。

  “仁慈的上帝啊。”他虔诚祷告着。“虽然我不是您的子民,但我至少是您创造出来的生命。

  “请求您倾听我这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祈祷吧。就算哪一天我真的失去了一切,也求求您不要让我忘记倩儿,因为我决定了,我要永生永世的爱着她……”

  果然是无处不飞花的季节。湖州七月,苕溪的秋天终于来临了。

  “哈哈,夜夜忆故人,长教山月待。今日见故人,山月知何在?”

  6羽修剪着满园的桂花,突然一阵熟悉的念诗声,从身后传来。

  诗僧皎然兴致勃勃的提着一袋茶种,正冲自己笑着。

  “皎然兄,现在还是晌午,你的那个山月又怎敢出来露脸呢?”6羽笑吟吟的停下手中的活计,迎了过去。

  皎然大摇其头道:“非也。竟陵子你思想太死板了,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说不定这圆月还在天空的某处,只是我们看不见罢了。”

  “皎然兄教训的是!”6羽肃然道。

  “唉,你果然很死板!”皎然大是无趣的说:“我说什么你就信什么。拜托你偶尔也要有自己的想法吧。”

  6羽眼角含笑的说:“但是去年皎然兄和我辩日的时候,不是才说过我太有主见了不好吗?”

  皎然顿时语塞,他嘿嘿的笑着,转移开话题:“听说你终究还是不愿去当『太子文学』吗?自古那个位置就是朝廷里很多人大是眼馋的肥差呢。”

  “麻烦你看看那边。”6羽向屋门指去。

  只见那里有个标楷赫然写道:“不羡黄金罍,不羡白玉杯。不羡朝入省,不羡暮入台。惟羡西江水,曾向金陵城下来。”

  “好!好一个不羡黄金罍!我皎然佩服万分。”诗僧皎然拊掌喝采道:“不过为什么你要想到立这个牌子?”

  6羽淡然说:“最近崔子元那队人几乎都来问过我这个问题。我懒得一个个解释,干脆就写下这词了。”

  “崔子元吗?”皎然眼睛一亮:“那个小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记恨你的?”

  “我忘了。”6羽苦笑着摇摇头。

  皎然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其实这也怪不得他。那时他总认为是你害死他妹妹的,但是你真的没有察觉到崔淼儿对你的情意吗?”

  “情意?”6羽不由的想起了第一次见到淼儿时,她所念的那诗。

  “池晚莲芳谢,窗秋竹意寒。何人拟相访,霜洁白莲香。”

  诗的后一段引自白居易的《池上清晨候皇甫郎中》,原本“何人拟相访”的后边,是该接“嬴女从萧郎”的,但是这害羞的女孩终究不敢说出来。

  “你和她之间,真的是一塌糊涂。”皎然不胜唏嘘的感叹道:“如果你们的感情再明确一点,如果不是崔国辅那老头,太急于想把女儿嫁出去了……

  “如果当时能有一方可以清楚的说出来,或许崔淼儿也就不会自杀了,那么常伴在你身边的,也不会是我这个永远孤家寡人一个的丑和尚了。”

  6羽又是一阵苦笑:“天哪!我6羽何德何能,居然有荣幸被一个和尚指点感情!”

  诗僧皎然嘿嘿笑着,出奇的并没有反驳。

  一阵桂花幽香迎面扑来,6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原来又快要七月十二了,是时候去扫淼儿的坟了吧。”

  不知为何,突然有一种心酸的感觉。

  他隐隐感到似乎内心深处还有一个女孩的名字,一个令人既怀念又甜蜜的名字。

  她,是叫做倩儿吗?

  四天后,公元二oo五年的四月二十二日。

  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张克,惊醒了过来……

  剧情有些啰嗦,399o字,只算3ooo字。请见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