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夜不语诡异档案 > 第1916章 过往(2)
  其实,还有许多问题,我根本就不敢说出口,以免吓到所有人。

  光确实折射了,在这黑暗中,折射的异常诡异。从不远处夏彤手中的电筒射出来的光,直直的射了不足半米后,就猛地转弯朝右,之后转了一圈,将我们身旁三米多的空间照亮。

  那光景,只有身处其中的人才描述的清楚,笔墨描写根本难以叙述。

  无尽的黑暗世界,让身在光圈中的四个清醒的人很难理解,也异常的恐惧。但是能够比较能肯定的是,黑暗中有某种怪物,那怪物能够影响到光线,让人类看到幻觉。它能扭曲光线,装作熟人的模样。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我、梅雨以及失踪的嘉联进入了这黑暗空间尚且莫名其妙,但至少原由还是有的。那么身处光圈中的别外两个人——夏彤和嘉荣,又是怎么回事?

  这一点,非常令我在意。

  我看了一眼夏彤手中紧紧握着的手电筒。那把手电筒肮脏、斑驳,看起来仿佛被埋入土中十多年、早已经被水土腐蚀掉了外壳。可就是这么一把本应该不能工作的手电筒,偏偏射出了一道光芒,将黑暗世界照亮,成为了救我们性命、抵御黑暗中那些怪物侵袭的最后一道屏障。

  “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在夏彤和嘉荣两人脸上扫了一眼,隐晦的观察着他俩的表情:“我叫夜不语,这位美女叫梅雨,我们是高中同学。现在我只知道你们的名字,以及嘉荣是嘉联的弟弟。我想大家有必要资源共享。”

  “不错。”对面两人中,明显夏彤是主心骨。她摸了摸自己的眼镜儿,条理清晰的说:“我和嘉荣是大学同学。我们之所以突然进了这个异常空间,最初是因为参加了艺匣乐园的万圣节狂欢派对。之后因为进入了某个鬼屋,迷路了,再也找不到路出来。莫名其妙就进了这无光的世界。你们怎么进来的?”

  我皱了皱眉,指着梅雨:“我的老同学在艺匣私立学校实习,最近他们学校操场出现了怪事,每天都会出现一些诡异的墓碑。她请我去调查,结果我们迷失在了墓碑群中,进了这个空间里。”

  说到这儿,我顿了顿:“你们是万圣节晚上进来的?”

  “不错,怎么了?”夏彤点头。

  我眉头皱的更深了:“万圣节是十月三十一日,可今天已经十一月二日了。你们足足在这儿带了两天两夜?”

  夏彤的脸抽了抽,语气也顿了顿,最终轻描淡写的叹了口气:“我也觉得在这里边呆了很久,没想到居然有两天之多。这段时间,可真难熬。”

  “你们有事情,在瞒着我们,对吧?”我打断了她的感叹,突然问。

  夏彤的视线寸步不让:“别逗了,你说的话也不是完全是真的。”

  我笑了一下:“你很谨慎。也对,我们都是陌生人,如果一见面就像见到老乡似得掏心掏肺,估计你也没法在这儿活到现在了。两天时间,你们怎么活下来的?饮用水和食物,怎么解决?”

  “最主要的是,你手里的电筒,是哪儿来的?在这个鬼地方似乎外部带进来的电子设备根本都无法发光。难道你的手电筒是在这诡异空间里捡到的?”

  “你问题还真多。”夏彤的声音清冷中带着一丝诧异:“不过确实问到了重点。实话实说吧,刚开始我们被黑暗中的怪物追赶,险象环生。最后我和嘉荣逃到了一个有光的地方,这手电筒也是那里找到的。”

  “那地方,类似于游戏里的安全区?”我问。

  夏彤点头:“类似吧。至少里边没怪物。你们要跟我俩去吗?”

  我转头看了梅雨一样,梅雨紧张的很,有些没主见。她视线仍旧停留在假得嘉联消失的位置,脸上流露出压抑不住的恐惧。

  “我们还有选择吗?请带我们去安全区。”我苦笑了一下。

  夏彤没犹豫,她的身体转动了好几下,计算了方位:“朝这边走。”

  “巴拉姆封闭空间计算法?”我眼睛一亮,这眼睛娘不光长得漂亮、智商高,就连如此偏门的物理知识都懂,而且会实用。

  夏彤同样吃了一惊:“没想到你也知道这个理论。”

  巴拉姆封闭空间计算法,是通过空间距离、点线距离、点面距离、异面直线距离、公垂线段、等体积法等六种计算公式来推算出封闭空间内两点或者几个点之间的路径位置。用在这个无光没有参照物的世界中,确实是最有效的定位办法。至少只要对公式的套入得当,就能防止迷路。

  “你的参考点是多少?”我问。

  “3。”夏彤估计是个学霸,她脸上稍微少了一些冷冰冰,甚至故意停了停等我走上前跟她并排,讨论起了空间理论的学术问题。

  背后的嘉荣长大了下巴,一脸羡慕嫉妒:“我靠!老子跟她混了这么久,追了她也快两三年了。夏彤可从没有让我跟她并肩走过,就连我的名字,都是在这该死的地方,因为需要才记住的。”

  梅雨拍了怕他的肩膀,同样吃味的看着并排走的我和夏彤:“这些高智商的生物的世界,我们都不懂。劝你还是别追夏彤了,没结果的。”

  嘉荣闷闷不乐:“我可是富二代。”

  “别说在乎钱了,我看那个夏彤和我的老同学夜不语都一样。不光是对钱不感兴趣,我甚至都怀疑他们是不是对人类本身还感兴趣。”梅雨叹了口气。

  俩人同时陷入了沉默中。

  我一边走,一边和夏彤讨论封闭空间的定位方法还有几种可以套用在现在的环境里,增加我们的生存率。

  跟着夏彤走了大约半个多小时,远处,一个朦胧的东西逐渐出现在了眼前。

  “哪里就是安全区了。”夏彤指着前方说。

  我揉了揉眼,在这无光的世界,黑暗是主色调。在这个世界中,无论光线有多暗淡,在没有目标的视网膜上,都显得极为刺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