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夜不语诡异档案 > 第1920章 死亡关灯(2)
  她又往前走了三步,最终同意了谵语的假设。

  “奇怪了,但凡空间的移动,都会有迹可循。刚刚的房间或许真的是一所大电梯,在我们按下台灯按钮的时候,电梯就动了,将我们悄无声息的载到了鬼屋的上边,或者下边。”眼镜娘皱着眉头:“我们现在位于鬼屋下方的可能性更大些,毕竟,这座中国风的鬼屋,并不高。”

  “小彤,你就别当侦探了,赶紧想想怎么逃出去。听刚刚谵语说的话怪可怕的,他说什么仓扁都失踪了。”曼安怕得很,在这无尽的黑暗中,什么也看不见。她就算想拉人都拽不到。就连声音都在这黑暗里,仿佛被扭曲了。

  “啊!”夏彤突然大叫了一声,将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谵语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无比。

  他吼道:“你疯了,你究竟要干嘛?”

  “没回声。”夏彤没理会他:“看来我们处在一个比我想的更加空旷的空间中。这个空间高度很高,四周也没障碍物,毕竟声音没有遇到障碍反弹回来。”

  “我看你在找死!”谵语狠狠道:“你把黑暗里的东西全吸引过来了。”

  “黑暗里有东西?”夏彤皱皱眉:“果然,你瞒着很多事情。黑暗里有谁?是他们抓走了仓扁?”

  “不是黑暗里有什么人,你更该问,黑暗里藏着的究竟是什么怪物。”谵语竖着耳朵听了一阵子,顿时惨白的脸色更加苍白了:“该死,我们快逃,那些东西真来了!”

  说完拔腿就跑。

  原地留下夏彤、曼安和嘉荣发呆搞不清楚状况。隔了几秒,一阵‘莎莎’声响从四面八法传递过来。那声音,根本就不像人类能够发出的脚步。三个人吓了一跳,不敢怠慢,也跟着谵语逃走的地方跑了。

  人是群居动物,哪怕个体再聪明,也无法抹灭群居动物的本性和本能。夏彤聪明是聪明,但是她毕竟从小生活在温水中,遇到恐怖事情一样会六神无主。

  他们一行四个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的跑了很久,直到那怪异的‘莎莎’声消失不见。

  “往这边走,我来得早,发现前边有亮的地方。黑暗太危险了,潜伏在黑暗里的怪物,会不停袭击我们。不过它们,似乎都怕光。”谵语开口道。

  曼安因为胖,所以体力并不好。她本就跑的气喘吁吁,再加上害怕,早就跑不动了,只能双手插着摇杆,抱怨道:“还要逃啊?”

  “大家把手机拿出来,现在手机都有电筒功能。”夏彤皱皱眉,她本能的觉得谵语的话有些前后矛盾,不太对劲:“既然你说那些怪物怕光,我们都打开电筒不就没问题了?”

  “没用的。”谵语摇脑袋。

  夏彤自有主见,她掏出手机按了下电源。手机没有亮,眼镜娘‘咦’了一声:“怪了,明明手机有发出解锁声。但是屏幕却不亮。”

  “会不会是小彤你刚刚把手机弄坏了?”曼安连忙也拿出自己的手机试了试。果然,手机功能正常,能够发出声音,可就是发不出一丝光明。

  嘉荣挠了挠头:“怎么会这样,我们所有人的手机屏幕都出了问题?”

  “应该是。”夏彤在黑暗中,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眼镜框,借这个小动作平复凌乱的恐惧:“极有可能在我们进入这地底黑暗空间时,有某种仪器对手机屏幕发射了某种电磁波,将进入者的屏幕给弄坏了。”

  “一个游乐园而已,哪有这么高科技的设备?”曼安缩了缩脖子,突然想到了什么:“嘉荣,你可是富二代。来的时候不是夸过海口,说艺匣乐园是你认识的人开的吗?你肯定知道些内幕!”

  嘉荣脸色一白:“抱歉啊,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真不知道?鬼才信!”曼安急了:“明明是你为了追小彤,才给我好处让我带小彤来这个鬼乐园的。要不我想来个屁。结果遇到了这么诡异的事情,有事走不出去的迷宫鬼屋,鬼屋下边还有个这么大的空旷禁闭空间,没有阴谋才有鬼!你跟这个乐园的主人一个圈子的,怎么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嘉荣也急了:“我就是个纨绔富二代而已,除了花钱什么都不会,哪有那么多花花肠子弄阴谋诡计。我真有那么高的智商,只对智商感兴趣的夏彤大美女早被我追到了。”

  夏彤在一旁听这两个智商继续充值的朋友吵来吵去,不耐烦起来:“好了,曼安你也别说了。嘉荣应该是清白的。”

  嘉荣听到自己心目中的女神为自己说话,不由得一喜。结果第二句就把他的幻想打回了原型。

  “就和他说的那样,他智商没那么高。”夏彤转头,看向谵语的方向:“你刚刚说的安全的地方,在哪儿?”

  黑暗中的谵语,看不到模样,看不到表情,但他的语气,却没有他的描述那么的慌张害怕。夏彤越发的觉得他可疑。

  “你们跟我的脚步走。”谵语用力发出脚步声。

  夏彤发声让嘉荣和曼安一起,手牵着手,三个人跟着谵语的带领穿行在黑暗中。就这么走了许久,四人刚开始还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排解恐惧。但时间久了,紧张感已经无法光靠发音缓解。沉默,开始蔓延。

  “谵语,你叫做谵语对吧。据你自己说的,你只比我们刚进来没多久,怎么会比我们了解的多那么多?刚刚走过的路,已经比我们和你从乐园入口进来直到分开的时间更长了?你想要解释吗?”

  “没什么好解释的。”谵语闷闷的说。

  夏彤眯了眯漂亮的眼睛:“我刚刚突然回忆了一下。你在乐园门口曾经说过有关于因果的话。难道你最近遇到过某些无法接受的事情?”

  谵语没开口。

  夏彤继续说道:“你的性格,不像是个喜欢来乐园游玩的人。你究竟来艺匣乐园,想要干嘛?”

  这个问题,是夏彤思来想去后,最大的疑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