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夜不语诡异档案 > 第1902章 昏迷的守护女(2)
  族长焦头烂额的又开始在原地踱步。最终,他喃喃道:“族谱,祖上的典籍。不行,必须要回去彻底翻一翻。”

  说完就扔下在地方痛的爬不起来的夜峰和守护女,自己跑掉了。

  夜峰揉着自己发痛的背,望着柔弱但是却犹如一堵将世界隔离在了自己的情绪之外的冰冷刺骨的李梦月。看的竟然发起了神。

  三无的李梦月见族长走后,却看也没看他一眼,也悠然的踏着不多一分不少一毫的步履,离开了。

  走的如此的干净利落,仿佛她的视网膜上,从未有过他。

  当晚,夜家与其余的几个附庸家族开了一整夜的会。他们翻阅典籍、讨论种种可能。第二天一早,夜家族长召集所有3至16岁的家族男性来到租屋,让他们一个一个的去握李梦月的手。

  可是每一个男性,哪怕只是走到李梦月身旁三米范围。都会被守护女全身上下仿佛排斥世界的阴寒侵袭,冷的打抖,上气不接下气。甚至完全失去了再往前走哪怕一步的勇气。

  李梦月就只是站在那儿而已,就已经恍如随时出窍的绝世宝剑、配上她绝色的面容,逼人的锐气势不可挡。

  所有人,都失败了。

  族长脸色灰败、不知所措。这一次跟着他不知所措原地踱步的,加上了所有的各个家族的长老们。哪怕是守护女的爷爷,也同样心惊胆寒。

  爷爷走到李梦月的身旁,本来想如同往常一样,摸摸她的小脑袋。可是手刚凑过去,却再也无法摸下去。她脑袋上隔着一层无法跨越的气场,看不见摸不着、却让人有种刺破灵魂的痛。

  从夜家禁地回来后,李梦月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无论男人女人、年纪多大、是不是有血缘关系。都没有人能够接近她、靠近她。一走入她的气场范围,就会受到阴寒刺骨的精神攻击。

  那犹如绝对零度的极寒攻击,能够引起靠近者精神层面的负面情绪、甚至生理上都会难受不已。

  该死,自己的乖孙女,究竟怎么了?

  在夜家的禁地,李梦月到底遭遇了什么?她明明已经成为了夜家的守护女,可为什么从她身体里溢出的气息,居然会自发的攻击所有夜家人?

  简直是难以理解。翻开夜家数千年历史,从来没有发生过如此糟糕的状况。

  族长和几个附庸家庭长老再次开了一个长会,内容不容乐观。每个人的表情都不太好。长长叹了口气后,李梦月的爷爷才颤颤道:“是不是有什么地方,被我们忽略了?要不,再从历代典籍上查查。”

  “查,还查个屁。”夜家族长一筹莫展的破口大骂:“异兆以出,那是毁族的征兆。我们三个家族,怕是要完了。没有守护女的夜家……无法想象。无法想象。”

  族长连用了好几个无法想象,后边的话却没敢说出口。夜家埋藏的秘密,只有族长一个人知道。附庸家族大概能猜到没有守护女后,情况会很糟糕,但是糟糕到什么程度。恐怕也只有族长才清楚的很。

  没有守护女的主家和附庸家族,会很惨。比死亡还要惨。有人说死都不怕,害怕活?那是因为他还没有遭遇过真正比死亡更可怕的东西。没有了守护女,夜家那比死还可怕的厄运,就会降临到每一个人头上。

  没人,能够逃脱!

  夜家的知情者在这莫名其妙的变故中不知所措,三个家族都被上层的慌乱影响,一时间乱成了一团糟。

  已经成为守护女的李梦月,小小的身体中蕴藏着冷漠与孤独。她极少说话,她一言不发。她爱独自坐在河岸,一坐就是一整天。没有人知道这个漂亮小萝莉的小脑袋瓜中,究竟在想些什么?又或者,她什么都没想。

  家族的慌乱,也完全没有影响到她。

  她就每日每日,这么悠闲的坐着。除了吃饭,就是看着这座与世隔绝的村落中,那条穿过村子的小河,从不无聊。

  日复一日。

  夜家族长每天都派人来监视她,却不见她有别的动静。没有守护女的村子,危机在暗流中蠢蠢欲动。这股暗流没有人发现,唯有族长清楚地很。那创造了夜家历代守护女的禁地,如同一只正在啄开壳的怪物,当它破壳而出的那一日,就是所有人厄运临头的那一刻。

  族长根本没有办法阻止它喷发。

  而对于李梦月,她的爷爷倒是看出了端倪。他偷偷将夜家族长叫到河岸边:“我孙女似乎在等什么。”

  “等?”夜家族长看了一眨不眨看着河水流动的李梦月:“她不就是在发呆吗?”

  梦月的爷爷摇了摇头:“虽然那丫头行为举止变了,也变得沉默寡言了。但她毕竟是我孙女。她,肯定在等谁。”

  族长打了个激灵:“守护女还能等谁。如果有谁值得等的话,那就只有未来的夜家族长了。”

  说罢,他不停的在原地踱步:“难道梦月丫头要守护的人,并不在村子中?”

  想到这儿,他一把拽住了负责登记家族族谱的夜老七:“我们夜家直系中,谁不在村子里?”

  “老大,你忘了你二儿子家的小子了吗?”夜老七想了想:“要说最有可能的,或许要算……”

  夜老七的话还没说完,本来日复一日坐在河边的守护女李梦月,她,居然站了起来。漂亮的令人窒息的小萝莉浑身散发的寒冰气息就那么一窒,小小的脑袋一偏,径直朝村口望去。

  她附近的三族元老们同时都一呆。这是怎么回事?

  “快,我们去村口。”夜家族长什么也顾不上了,迈着自己的老身子老腿,以不输年轻人的速度朝村口跑去。

  攸关三个家族所有人的命运,不由得他不急。

  一到村口,他就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那年我十二岁。

  是不是确实是十二岁,我其实已经记得不太清楚了。就连那件事情,我的记忆里也有许多模模糊糊的不太确定的地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