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夜不语诡异档案 > 第1767章 可怕同桌(2)
  那个痕迹越看越像是个人的脸庞,有鼻子有眼睛,那双眼睛似乎在一眨不眨的盯着我看。网 ? 我打了个冷颤,再次将视线转移。

  就在这时,寝室里突然有什么东西响了起来,还伴随着强烈的震动。

  我下意识的跳下床来,那种震动居然唐突的消失了!

  一股恶寒猛然间窜上了脊背,我猛地呆在原地,身体瑟瑟抖。房间在震动过后如死亡一般的安静,安静的极为不正常,就仿佛我的耳朵再也接收不到任何声音,反差大的脑子实在难以忍受。

  ‘没有,什么都没有!’我嘴里默默念道着。记忆里,身后只有一块屏风,用来隔开马桶。那个屏风是这栋房子从前就有的,很古旧,上边画着一个红衣的绝丽女子。

  突然,鼻子里唐突的闻到了一股香味,像是老娘偶尔会在脸上胡乱涂抹的胭脂水粉。我浑身顿了顿,缓缓转过身去。

  顿时,我整个人都呆住了。屏风上的红衣女子居然在画中挣扎,她的芊芊细手变得不再修长,她的全身也不再窈窕,整个身子都如同吹涨似的,臃肿的仿佛像是要流溢出画中。

  不对!它确确实实的正拼命的想从屏风里挣扎出来。

  它的手也确实伸出了屏风,一伸到外界,就变成了尖锐的爪子,一边出刺耳的尖叫声,像是想要将我整个人都撕碎掉。

  这种诡异的事件,根本就不是我这个十岁的小孩子能够承受的。所以我一张嘴,也恐惧的高声尖叫了起来。

  只听见楼下的老娘也尖叫了一声,然后就是‘哒哒哒哒’的急促脚步声。

  老娘一边叫着一边冲到门口,手里还拿着正在洗的菜刀。老爹实在受不了了,在她额头上轻轻敲了一下:“闹够了没有,大惊小怪的,都不知道在瞎跟着叫什么。你看,小夜不是好好的吗?”

  “差点没把我给吓死。”老娘见我安然无恙,用力拍了拍胸口:“我还以为他怎么了?”

  老爹看向我:“出什么事情了?”

  “有鬼……”我双眼呆滞的望着屏风后边。

  老爹也向屏风看去,仔细的看了许久,才摸着后脑勺问:“屏风后哪有东西?”

  “有,里边有个全身穿着红色衣衫的女人,很可怕。刚才还一边尖叫想杀了我。”我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老爹和老娘对视一眼,老娘说道:“夜夜,里边根本就没有红衣女人,而且就算有你所谓的女人,刚才还叫了,我们应该也能清楚的听到才对吧。但刚才我和你爹什么声音都没听到,除了你的尖叫声外。”

  我一愣,再次集中注意力看去时,居然惊讶的现,那个女的,那个可怕的女人居然又回到了它一直待着的地方,就连伸手欲挽簪的姿势也和从前一模一样。现在的屏风里边干干净净的,极为富艺术感觉,哪里还有刚才那恐怖怪物的影子。

  “但刚才我明明……”我欲言又止,突然现再怎么解释,眼前的父母都不可能相信自己了。有一种委屈的感觉顿时涌入了心里。

  老娘还想说什么,但被老爹一把拉住。老爹看着我的眼睛,缓缓道:“夜夜,你一直都是个好孩子。虽然这次搬家我们没有征求过你的同意,让你内心很抵触这个地方。但希望你能稍微体谅一下我们。我也是想给你和娘更好的生活环境的。毕竟老家已经乌烟瘴气,不适合我们这一家人了。”

  “好了,你也累了,早点睡吧。”老爹把我扶到床上,盖好被子,然后将卧室的油灯吹灭。在关门的时候,又将头探进来说:“希望你能早点适应这里,待久了你就会知道,其实这里的人都很不错。”

  完了,看来父母已经完全认定我是在和他们唱反调了,现在估计是跳进黄河里也洗不清了。我很不爽的从床上坐起来,将油灯点燃,掏出一篇纸想要写一点东西。

  但提起笔却千头万绪的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写起。

  微微叹了口气,我苦笑着写到:

  今天是我家搬来黑水镇的第二天,也是我到白鹭书院上学的第一天。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词汇描述我第一天的转学生活。但,我希望以后不要再生怪异的事情。

  自从搬来后就被父母误会了两次,心情实在糟透了。

  有生以来第一次现,原来做一个平平凡凡的无知学生,其实才是最快乐的一件事。

  写完日记我就早早的睡了。

  到黑水镇的第二天就在担惊受怕中渡过,希望明早,会还我一个平凡的人生吧。

  但是第二天一上课,那个令人头痛的同桌又准时出现了。

  “喂喂,哥们儿,你知道吗,书院操场后面有一个很大的树林,里边有些很奇怪的东西喔!”一大早那个古怪的同桌诸葛宇就在我的耳边犯嘀咕。

  我不由的想起了树林前赵凝香找到的那个看不见的东西,然后苦笑起来。那算不算是有趣的东西呢?

  第一堂课刚开始,诸葛宇就从课桌抽屉里变戏法似的往外拿零食,各式各样的都有,桌面几乎都快摆放不下了。张先生似乎完全没注意到的样子,继续聚精会神的上课。

  ‘不要和他扯上关系,不要和他扯上关系。’我拼命的将注意力集中在黑板上,拼命的忽略他。

  诸葛宇见我当他不存在,嘻嘻笑着,一把一把的往自己嘴里仍着零食。好半天,实在忍不住了,终于将嘴巴凑到我的耳朵旁,用全班都听得到的声音悄悄问我:“喂,哥们儿,想不想来一包?”

  “不需要,还有,请不要打扰我上课!”我转过头,俨然一副绝世好学生的样子严肃的拒绝道。那副嘴脸如果让从前的先生看到,不吃惊的掉下巴才怪。从前的得我,一上课就打小差,仗着成绩好就是不好好上课。无聊时候干的无聊事情,都已经成为班级里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