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夜不语诡异档案 > 第782章 恶魔课桌(下)
  袁梦晨关切的看着我的行动,又要装出漠不关心的语气,矛盾的说着:“你看你那副尖酸刻薄的嘴脸。? ? W≤W≤和那怪物的约定,你准备怎么解决呢?”

  她似乎已经确定张馨茜是五班的冤鬼变成的了。

  “还能怎么样,她肯定不是真实存在的。我还敢赴约,不是在找死吗!”我耸了耸肩膀,不错,这个约自己是绝对不会去赴的了。可这世界上真的有鬼存在吗?五班暗中隐藏着的自然因素究竟是什么,它为什么一直紧跟着高中五班这个番号,死咬着不放?难道,中间还有些我们根本不知道的隐情?

  看看对面的时钟,已经快要十一点了。我埋头继续整理起杨俊飞传来的资料,虽然不准备赴约,可心里还是心悸悸的,总觉得把某些重要的事情给忽略了。

  时钟指向了晚上十一点四十五分,并缓慢的跳了过去。就在刚过了约定好的时间,坐在笔记本电脑前的我老是感觉不对劲儿,终于,脑海中蹦出了某个记忆。我猛地抬起了头,大声道:“不好,那个假张馨茜曾经说过,如果我没准时去赴约的话,就会过来找我。”

  “什么!”袁梦晨一听这句话,顿时吓得不轻。

  “它,它应该不可能知道你住的地方吧?”她自我安慰着。

  就在这时,门外猛地传来了一阵震耳欲聋的敲门声!

  怎么会有敲门声?这可是高档小区的二十三楼,想要进入楼里就必须主人同意或者刷卡。敲门这种情况,在现代的集中住宅区中早就消失了。

  我和袁梦晨面面相窥,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它来了?”袁梦晨结结巴巴的问。

  “很有可能。”我点头,紧张的望着大门的位置。对面的防盗门是新型的防火构架,根本不设置猫眼。也就意味着对门外的情形,除非打开房门,或者有人按门铃打开视频,否则就是睁眼瞎。可,开门,我们敢吗?

  门外传来的敲击声越来越剧烈了,似乎有人用身体在使劲儿的撞击。不过还好门够结实,除了不断的震颤以外,暂时还没有会被撞破的可能。

  人类的心态就是如此奇怪,明知道如果真是自然力量使然,一扇普通的防盗门根本就是阻碍不了它的。否则几天前的晚上,它又怎么能潜入袁梦晨的浴室袭击到她呢?可就是隔着这个防盗门,却会令人产生大量的安全感。仿佛全部的性命就寄托在了门上。

  “打电话叫保安!”我低喝一声。

  撞门的声音不绝于耳,处于惊吓状态的袁梦晨被我的叫声惊醒,立刻手忙脚乱的拿起社区电话要保安过来一趟。

  就在她打完电话时,整个房间的灯都猛地熄灭了。袁梦晨吓得扑进了我怀里,我强自镇定着,眼珠在眼眶里不断的移动,在黑暗中拼命的寻找着将有可能对我俩产生不利的因素。

  客厅陷入了黑暗中,还好房子处于市中心,外界闪烁的霓虹灯光带着强烈的穿透性射入了房间里,带来了一些光亮,也勉强让我能够视物。

  没有灯光的房间其实很可怕,所有的一切都蒙上了一层神秘感,就如同怪兽的巢穴。你无法得知致命的尖利牙齿和能将自己撕碎的爪子将会从哪里袭来。

  我的抱着袁梦晨,一步一步缓慢的移动到墙壁的位置。背部紧紧的靠在墙上,眼睛不停的扫视着周围。原本天蓝色的沙在黑暗中呈现一种怪异的颜色,像血似的,让周围的气氛更加阴森了。对面的电视前也同样流露出血色,令人不寒而悚。总之房里的一切在我现在的眼中,似乎都带着恶意,像要索命。

  “嘻嘻。”突然,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房间中,从房门的位置直穿过客厅,到了最右边。我俩被吓了一跳,本来就已经很紧张的神经险些像琴弦一般断掉。

  “进来了!它进来了!”袁梦晨惊恐的将头深埋进我的怀里,什么都不敢看:“它在哪?”

  “不知道。”我下意识的把右手伸进外套的隐秘内兜中,紧紧的握住了随身携带的手枪。手心接触到冰冷的枪把手,心脏稍微好受了点。虽然不知道现代的枪械能不能对它造成危害,可枪还是能带给我一丝勇气。

  我默不做声的站在原地,静悄悄的。房间中的嬉笑声越的密集了,频率也更高,从普通女孩子含蓄的笑,变得高昂走音,最后尖锐到整个房间的玻璃制品都在颤颤抖。我俩的耳膜也不好受,只感觉声音再高一点,耳膜就会被震破掉。

  还好声音没有继续高昂下去,而是猛然间戛然而止。四周顿时又陷入了安静中。死寂!它的突然停息令我内心非常的不安,暴风雨来临前,通常都是平静的。

  果然,没等多久。一股凉风吹拂进了我的耳朵孔,就仿佛有人在轻轻的向自己吹气。我被那冰冷的气息弄到手脚冷,转头看过去时,却什么也没看到。

  周围依然是黑暗,窗外的霓虹灯照射进来的光芒实在不足以照亮房间里的所有角落。每一个完全黑暗的,眼睛看不清的地方,在我的眼中,都像一个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黑洞。

  “夜不语,嘻嘻。”有个女孩的声音从某个黑暗里传了出来。很熟悉,是张馨茜。

  我全身都猛地颤抖了一下,眯着眼睛,沉声问:“你是谁?”

  “我是张馨茜啊。”女孩的声音又从别一团黑暗中冒了出来:“我们约好了今晚去五班教室的。你不来,我只好接你了。”

  “你先去一步,我这边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我毫不犹豫的找借口:“处理完了自然会去找你的。”

  “我们约定好了,我们勾过指头了。”女孩的声音尖锐起来:“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变的人,就得死掉。”

  它嘴里吐出‘死’这个字后,整个房间都刮起了一阵冷飕飕的阴风。我俩似乎全身都在结冰,冷到无法动弹。

  “我又没说过不去,既然没说不去,就不算是毁约。”我开始胡搅蛮缠起来:“就连合同法上也有延迟兑现的规定,你这混蛋也太蛮横无理了吧,比国家法律还强权。”

  黑暗中的声音居然被我的胡搅蛮缠给骚扰到了,它愣了好半天也没有再开口。袁梦晨在我怀里瑟瑟抖,就在这时,整个房间的灯又毫无预兆的全部亮了起来。

  我俩看着头顶上亮晶晶的吊灯正不知所措,可视门铃便急促的向外传播起噪音。

  袁梦晨和我对视一眼:“它走了?”

  “不知道。”我实在没办法确定。

  袁梦晨苦笑:“是啊,谁敢确定呢。我都快要被弄疯掉了。”

  “别说是你,就算是我都快要疯了。”我的嘴角也满带苦涩:“先去接门铃吧。”

  她点点头,和我一起走到大门边的可视门铃前。灯光照耀在房间里,让我俩内心深处的恐惧感一点一点的消散。果然,人类是向光性的生物,一旦离开可视光太久,就会怕的疯掉。

  按下可视门铃的通话钮,一个穿着警卫制服的年轻人便出现在了显示屏前。他礼貌的问道:“请问,是您打电话要求我们过来的吗?”

  “是我。”袁梦晨觉得见到活人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心绪也平静了许多:“刚才有人拼命的撞我家的门,我要求你们上来查查看,撞门的究竟是谁。”

  警卫有些疑惑:“最近几个小时来往的都是小区里的住户,并没有陌生人上来过。来的时候我看过监控,您所在的3栋楼除了您下午回来后,就没有人进出了。”

  袁梦晨抓住我的手紧了紧,心想,刚才的一切恐怕又是那冤鬼弄出来的幻觉。于是轻轻的摇头:“这样啊,那算了,或许是我搞错了。”

  说完便准备挂断电话。

  “请等一等。”保安没有离开的打算:“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上来看看。保障所有住户的平安是我们公司的原则。”

  “也好,你上来吧。”她同意道。

  保安几分钟后便搭乘电梯上到了23楼,按门铃后耐心的等待着。

  袁梦晨和我警惕的再次打开门铃上的视频确定。只见门外果然是那个年轻人,我才点了点头。

  可将门打开的一瞬间,我俩同时冒起了一股寒意。门外哪里还有保安的人影,分明站着一个女孩子。那女孩子的容貌我极为熟悉,赫然便是张馨茜。

  她的脸部呈现溃烂的模样,血肉不断的掉落在地上。她的头盖骨不知了踪迹,只剩下白生生的脑浆裸露在空气里。她的五官早已经变形了,可嘴角却露出阴森森的笑意。她翻白的双眼一眨不眨的死死盯着我,嘴里吐出了几个僵硬的字:“杀了她,就不用跟我走了。”

  袁梦晨尖叫了一声,吓得瘫软在地上。

  我下意识的准备关门,可手刚一动,门前的张馨茜早已经不见了踪影。只有它那短短的一句话还不断的回荡在我的耳畔。

  杀了她,就不用跟她走了。

  它要我杀的是谁?根本不用猜测就知道,肯定是袁梦晨。

  唉,这件诡异到极点的事情,看来是越来越难以收场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