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孽火 > 第602章 番外.疑云
  “我可以想尽办法为你续命!”

  这是秦漠飞在沉默了至少五分钟过后补充的一句话,他表情很严肃认真。

  然而这并没有打动我,“续命”这个词已经在我脑海中环绕一年多时间了,我早就看透了生死。尤其是他意在用这事儿换取欢颜,我会答应么?

  其实,秦漠飞未必是真心希望我活下去,因为我的存在对他来说是一种威胁,再有就是我犯下的罪孽足以死上千百次了。所以“续命”这事儿与我而言,颇具讽刺的味道。

  从“幕爷”到“洛小七”,再到“白鲨”,他手里掌握的东西比我想象中要多得多,我不知道他和阿飞的关系到底是同盟还是什么,但显然他们资源没有共享。

  还有那蹊跷的洛小七,她若是警方的卧底,那在我救她离开的时候为啥还装得那么像。

  这其中太多诡异了,秦漠飞每一件事情都点到即止,并没有深入聊下去,那么他就是在明示我现在已经穷途末路,没必要再挣扎下去了。

  我果真已经到了四面楚歌的地步了么?需要用欢颜去换取性命,或者自由?怎么可能,即使我朝夕不保,也不可能跟秦家任何一个人低头的。

  许久,我才道,“漠飞,生死有命,我不用你为我操劳。欢颜的事情我从头至尾就没有强迫她,她若真爱你,或者想回到你身边她早就回了,不用你来跟我说。”

  “三叔,我知道她现在在你家里!我不想用极端的手段来对付你,但不表示我能大度到把自己的女人送给你。今天是我第一次跟你心平气和跟你谈事,也是最后一次,你要继续斗,我奉陪!”

  “漠飞,你和商颖在一起不也很快乐么?你还念念不忘欢颜做什么?她确实出身卑微,但也不表明你可以左右逢源,我看你还是放过她吧。”

  “不可能,她是我的女人,并且我和商颖是清白的。”

  “清不清白你不用跟我说,我不在乎。”

  一提到欢颜,我和秦漠飞都有些沉不住气。我替欢颜抱不平,所以言语上都字字句句都在刺激他。看他怒火中烧的样子,我似乎有种报复性的快感。

  他寒着脸怒视我许久,凑近我咬牙切齿地一字一句道,“秦驰恩,你活不了多久了,你又能给她什么呢?”

  “很多东西不一定非要活着给,我死了一样能照顾她的周全!”我冷呲了一声,又道,“我说过,你能给的,我也可以给,你给不了的,我通通都能给。”

  “可是她不爱你!”

  秦漠飞忽然一掌打在桌上站了起来,那咖啡杯直接弹了一公分起来又落下去了,里面的咖啡飞溅得到处都是。我也整了整衣服站了起来,冷冷盯着他阴鸷的双眸。

  我们俩同时站立,咖啡厅的人全都看了过来,这气氛十分尴尬。服务生以为我们要打起来,都站在我们不远处怯怯地看着,准备随时救场。

  我冲秦漠飞轻轻挑了挑眉,道,“我赌你,去我家里看欢颜,看她是否会接受你。如果她不接受你,那么你从此以后都不可以见她。敢么?”

  我有恃无恐是因为欢颜的态度,她现在都不愿意听到秦漠飞这个名字,她十分排斥。一辈子我不敢肯定,但短期内她一定不会接受他。

  秦漠飞被我的气势吓到了,绷着脸咬着齿关,一身戾气源源不断地朝我袭来。他身上的气场很强大,不过我这一生都在血雨腥风中度过,也不在乎他这点气势。

  我耸了耸肩,冷笑了声,“不敢么?你敢的话马上就跟我一起回家。”

  “秦驰恩,我给了你活的机会,也给了你回头的机会,但你不领情,也别怪我往后心狠手辣了。欢颜是我的女人,迟早我都会把她接回身边,你最好安分一点。还有,我很明确地告诉你,秦家的产业若非我拱手相让,否则你一定得不到。”

  他说完就走了,气势汹汹的背影里,却像多了几分只有我才能读懂的落寞。

  其实他是虚张声势的,在某种程度上他的性子跟我一样,我们可以为了女人放弃天下,可以飞蛾扑火。但他比我要幸运很多,因为欢颜爱他而不爱我。

  唉,怒发冲冠为红颜,却偏偏这世上只有一个沈欢颜。

  我也没有在咖啡厅里久呆,很快就离开了兰若酒店。户外寒风呼啸,天似乎下雪了,一开始还很小,到最后就纷纷扬扬了,越来越大。

  我不是那么愿意回家,所以就把车开得很慢。想起跟秦漠飞谈的哪一些话,心头也唏嘘得很。不管他出发点是什么,至少他对我算是一番好意,只是我不愿意接受。

  他特意强调了洛小七的肝跟我很配对,那说明他的目标就是她。

  且不说她的存在是否是一个局,单就她那瘦弱的身体我就不忍心把她的肝取了。我活了近四十岁了,形形色色也都见过,经历过,她那么小的女生还正是怒放生命的时候,我怎下得去手。

  当然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和欢颜有点相似。若是秦斐然,我可能不会再犹豫,毕竟他是欠我的。

  我在空旷的马路上没目的地开了很远,正停在路边准备抽一支烟,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像极了欢颜。

  “妈,我现在很好呢,在警局做事情。你好好养病吧,我以后一定会有出息的。弟弟他在另外一个地方生活得很好,你就别记挂他了好吗?”

  我狐疑地转过头去,却看到洛小七拎着个背包从人行道上走了过来,一边走在一边打电话。这家伙,难道真的是个警察?太不像了啊。

  于是我放下车窗,在她从我车边走过的时候摁了一下喇叭,她听到喇叭转过头来,表情忽然间变得很囧。从惊愕到震惊,再到窘迫,几秒钟的时间。

  我挑着眉看着她,觉得她的表情好生动,即使她骗了我,但因为她身上某种气质有点儿像欢颜,所以我也不生气了。

  “秦,秦先生你好!”她讪笑道,凑过来打了个招呼。

  洗去一身血迹的她,看起来也挺出尘的,穿了件单薄的棉衣,脸蛋都冻得通红。这分明是个没有城府的女孩儿啊,哪里是什么鬼警察。

  若真是去当卧底,那恐怕也是被忽悠过去的吧?我下意识把她当成了一个弱不禁风的女生,跟欢颜一样。

  “上来吧!”

  我开了车门锁,让洛小七上车。她迟疑了一下才上了车,抱紧了她背上的背包,小心翼翼地看了我一眼。我把车开上路了才用眼底余光看她,始终不确定她是个警察。

  开了数米远,我听到她肚子里传来一阵咕咕的叫声,狐疑地瞥了她一眼,“吃饭了吗?”

  “还没呢。”她讪讪一笑,下意识把背包抱得更紧。

  我有些好奇,就问道,“你包里有很贵重的物品吗?这么宝贝!”

  “嗯,很贵重!”她点点头,眸光一下子暗淡了下来,又道,“是我弟弟!”

  “……”

  原来里面是骨灰盒,怪不得她刚才迟疑着要不要上车,想来是觉得有些晦气。

  “秦先生,如果你觉得不太好我马上就下车,其实我本来想坐车回去的,但这个时候地铁都没有了,所以才准备走路回去。我已经很近了,下车不多久就能到。”

  “不用,我不忌讳这些。”

  我阻止了她下车,把她载到附近一家广式生滚粥店,这地方我吃了一两次,味道还不错。最主要是东西比较营养,夜里吃这个也很不错。

  她下车的时候也背着背包,我本想让她留在车里的,但她盯着我说了句,“秦先生,弟弟从来没有进过这样的饭店,我想带他一起进去。”

  于是我妥协了,随便她把骨灰盒背了进去。

  我要了一个包间,这样不会引人注目。服务生撤多余的碗筷时,我让她多留了一副。洛小七一脸感激地看了我一眼,小声说了句“谢谢”。

  我看她不好意思点菜,就点了很多女孩子喜欢吃的海鲜和肉品。我一直在关注她的一举一动,看她那样子,应该不像是受过训练的警察,太单薄了。

  我不好在这饭桌上提到她过往的事情,就随便问了下她是哪里人,在魔都做什么。她跟我说是西部那边的人,和弟弟在这边读书,她读警校,她弟弟读高中。

  于是我顺道接话道,“咦,看不出你还是个警察呢。”

  她娇羞地咬了一下唇,迟疑道,“我学的是信息安全技术,不像别人那么厉害。”

  怪不得她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样子,原来是文职工作。她看样子并非是有意期满我,可能是当时情况不允许。不过我依然好奇,她和他弟弟怎么跟薛老头子扯上了关系。

  只是看她吃得那么欢,这些话也不能问。她可能是饿坏了,有些狼吞虎咽的,我就坐在边上看着她吃,等她吃得差不多了才又问了一句。

  “小七,你应该还没有毕业吧?”

  “嗯,还有一年多时间就毕业了。”

  居然还是个在校生,那么警局那边的人不应该让她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啊。“幕爷”是何等诡异的人物,这在黑市上是人人闻之色变的人。

  难道,就因为她的肝能跟我匹配?他们是想用这点线索把“幕爷”挖出来再一网打尽?是否太残忍了,不过是一个小女孩而已,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这,就是人民警察干的事?

  我实在忍不住了,就又问了句,“小七,你到底是怎么被薛老头子抓住的?还有你弟弟……当然,你不愿意说就算了,我只是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