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孽火 > 第514章 番外.傻妞
  第514章 番外.傻妞

  我讲这话时很随意,但秦欢似乎不爱听,抬头冷冷瞥了我一眼,又一言不语地垂下了头。就那一眼,我看到了她眼底一抹浓浓的寒霜和厌恶。

  于是我下意识松开了揽她的手,她立即就站了起来,冲我鞠了一躬说有点事情要先出去一下,还端了杯酒来跟我赔礼道歉。她没等我应允就一饮而尽,接着就走出去了,头也不回的。

  我正要起身过去看个究竟,旁边的丽丽就走了过来,很亲密地挽住了我的手道,“老板,秦欢她有些不舒服,你就别跟她计较了好吗?来,我陪你玩骰子吧?”

  其实我也没有在意秦欢的举止,且不说她卑躬屈膝地道歉了,即使没道歉,我也不可能把一个女人怎么样。倒是丽丽的行为,令我微微有些惊愕,她很会察言观色。

  我浅笑道,“你们俩的感情倒是挺不错的。”

  她点点头,“嗯,她性子很好,场子里来的客人点了她,她总会想尽办法把没有被点台的小姐妹叫过去。所以场子里姑娘们都挺喜欢她。”

  “噢,既然如此,她为什么不做妈咪?”

  “在场子里做妈咪,没有一点儿后台是不行的。”【请记住本站,,Kandashu。Com 看大书】

  “噢,那……”

  我正要再问些细节,手机忽然间响了起来,是老A打来的,于是就拿着电话出去了。老A没事是不会找我的,我估计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就顺着楼梯直接上了顶楼接电话。

  刚到顶楼,我就看到天台边蹲着个人在小声哭泣,远远看去有点像秦欢,我就挂了电话仔细看了几眼,还真的是她。就蹲在那里一手抱着双膝,一手捂着嘴小声哭,哭得肝肠寸断。

  我本想走过去了,但老A又打电话过来了,可能真是急事,我就回到楼梯间接电话了。

  老A声音十分气愤,“老板,陈魁居然找上了阿炳,开了五千万的价格让他配出T2-1的配方。这小子真不是个东西,我打算除掉他。”

  “你确定?”

  我有些惊愕,区区一个陈魁居然还有这样的胆子。

  阿炳其实是我的人,他是个化学博士,平常只是给我做原材料成分分析,而配方什么的我从不让他插手,他也从来不知道T2-1是我配出来的。

  所以陈魁能找上他令我特别意外,这太匪夷所思了。

  老A又道,“再确定不过了,请你下指示除了他吧。”

  “不急,你先去调查一下这事到底是陈魁个人所为,还是他背后有人。”

  陈酒还在包房里醉生梦死,这事儿如果他有参与,那我就不会放过他了。正所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绝不允许身边任何人背叛我。

  我又交代了老A几句就挂了电话,本想去楼上看看秦欢,但想想还是当下的事情重要,就又回包房了。

  陈酒还在跟姑娘们喝酒,左搂右抱的。他手底下也很放得开,手一会儿揉捏姑娘们的前胸,一会又伸进她们的裙摆里,笑得一脸的浪荡。

  我走过去从姑娘们摆了摆手,让她们推开了,自己坐了过去。陈酒看我过去连忙就正襟危坐了,还让姑娘们把我酒杯拿过来倒了一杯。

  他冲我讪笑,“三爷,今天这么多小姐就没瞧上一个?”

  “呵呵,女人么,到处都是。只要有命玩,每天都可以夜夜笙歌。”我淡笑了下,看他脸色微微有些惊愕,就又道,“陈酒,咱们明人不说暗话,T2-1的配方不是任何人都能弄出来的,想花花肠子可不行哦,你知道白鲨的脾气。”

  “……三爷你这是什么意思?”

  陈酒脸色更迷惘,那我估计他是不晓得陈魁找阿炳买配方的事儿了。也就是说,陈魁是在背着他干偷梁换柱的勾当,果然是有勇无谋之辈。

  我睨了陈酒一眼,笑道,“这事你还是问问陈魁吧,细节我不想知道了,你就帮我带句话给他,问他到底有几条命来跟我玩,我随时奉陪。”

  “……三爷说笑了,你一定是误会什么了,我这就去把他叫过来给你是问。”陈酒见我话说太重,脸色顿时有些慌,看样子他还是挺关心陈魁的。

  我不以为然地笑了笑道,“不用去问,咱们还是好好唱唱歌吧。姑娘们,过来好好伺候你们的老板啊。”

  “三爷,你先玩着,我出去一下就过来。”

  陈酒还是按耐不住了,找了个借口离开了。我也没有说什么,把围在我身边的姑娘们都遣退了,一个人坐在包房里抽烟喝酒,莫名又想起了商颖和我那未出世的孩子。

  正想着,包房门忽然被推开了,秦欢扬起一张笑脸走了进来。她进门就愣住了,笑容僵在了脸上,十分的牵强。她扫了一圈包房过后,把目光落在了我身上。

  “老,老板,她们人呢?”

  “都走了!”

  看到她强颜欢笑的样子,我微微有些感触。她刚才在楼顶上哭得歇斯底里的,这会儿又笑得这么谄媚,这笑容背后,恐怕又是一张泪流满面的脸吧?

  我从她招了招手,她怯生生地走了过来,在我面前两尺远的地方站住了。很紧张,很惶恐。我笑了笑,拿出包把里面所有的钱都给了她,大概两三万吧,我不太爱带现金。

  她捧着钱一脸茫然,问我,“老板,你这是?”

  “给你的小费,出去吧!”

  “这……太多了。”

  “没事,我有钱,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她抱着钱站了很久,最后才又道,“老板,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出去吧。”

  “……谢谢你!”

  秦欢纠结了一下还是拿着钱出去了,走到门口又回头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拧了下眉还是忍住了。我挥挥手让她离开,她才又关上门走了。

  其实我在夜店很少这样仁慈,不过是看到了她痛哭流涕,抹干眼泪又强颜欢笑地进来,这感觉令人心酸得很。我忽然间就想到了当年的母亲,她也是这样人前笑,人后哭地走过来的。

  秦欢走后不久,陈酒就来了,还带着陈魁一起。那家伙耷拉着脑袋,不敢正眼看我。我也没说什么,只是翘起了腿斜睨着他,等着他的解释。

  陈魁站在陈酒背后纠结了许久,才磨磨蹭蹭地走到我面前,“扑通”一下就跪下了。我没挪开,垂眸冷冷瞄了他一眼,我在这家伙眼底看到了几分亡命的疯狂,他比陈酒要狂一些。

  “三爷,我就是一时糊涂,真没有对你不敬的意思,还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我吧?”陈魁说着抬手在自己脸上左右开弓地抽了几耳光,戏是做足了的。

  我也没理会他,招呼陈酒坐下,提了提秦欢的事儿,“你怎么不提你场子里那个秦欢当妈咪呢,我觉得她挺有潜质的,那么多小姐服她。”

  陈酒怔了下,立即道,“三爷说得极是,我也正有此意呢,秦欢这姑娘确实不错,长得也好,学历也高,是C大设计系毕业的高材生呢。三爷,你要是对她有兴趣的话,我就帮你引荐一下如何?”

  “呵呵,我对夜店的女人都没什么兴趣,还是算了吧。”

  夜店的女人不过是我玩弄的对象,所以像秦欢这样有点儿故事的姑娘我不想染指。她方才眼底那一缕厌恶和寒霜我可不是没瞧见,怎么会自讨没趣呢。

  不过能够帮她一把,倒是我愿意的。在夜店当妈咪比小姐要安全些,与此同时也赚得多一点儿。陈酒听懂了我的暗示,那么一定也会护着点儿她,也算我为数不多的仁慈之举吧。

  我和陈酒聊天的时候,一直用眼底余光在偷看陈魁,他还跪着,埋着头一脸的不服气。我估计这家伙还会惹是生非,所以也不管他了,只要他没惹到我,或者触及到我的利益就算了。

  陈酒看他跪着,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偷睨了他一眼后又道,“三爷,阿魁这事……”

  “陈酒,天色有些晚了,我就不逗留了,改日再聚吧。刚才那波姑娘们的帐,就……”

  “三爷,怎么能让你付账呢,我付,我来付!”陈酒连忙拦住了我,立即招服务台把刚才那一波小姐又叫了进来。

  姑娘们进来的时候,秦欢没有在,我倒是有点儿惦记她了。陈酒掏出一叠钱正要给她们小费时,几个人都说不用了,说刚才秦欢已经给她们把小费带下去了。

  这傻妞,真是傻得原汁原味。

  我听后哭笑不得,见过傻的,还没见过像秦欢这样傻的风尘女。白送上门的钱都要分给她人,令人实在无语得很。这里一共六个小姐,每个人两千就是一万二,她自己还能剩多少呢?

  陈酒听后执意要把钱给我,我没要,留了句话给他,让他多关照一下秦欢,我下次来的时候还要点她,他特别亢奋地答应了。

  随后我就离开了金色大帝,开车出停车场的时候正遇到了秦欢,她骑着一辆小电驴在我前面飞驰,骑得很快。我就偷偷跟在她的身后,一路跟啊跟,跟到了玛利亚医院。

  看到她急匆匆地跑进了医院住院部大楼,心里头仿佛明白了什么。

  ps

  谢谢宝贝儿们的打赏,爱你们!三章连更。

  宝贝们,往后只要我发章节时说了更新多少章,没有发公告说停更原因的,多晚都会更新,请你们忍住不要先骂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