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孽火 > 第473章 为情所困
  任凭我如何劝阻,莲凤都没有想留下秦少欧的孩子,我看她心意已决也就不劝了,灰溜溜地走出了“清风吟”。

  还没到停车场,我就看到昏暗的路灯下站着一个人,看身姿特别像李焕。

  他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大概是太冷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团,靠着灯柱子在抽烟,抽得直咳嗽都还在抽,抽完过后他就望着清风吟大楼出神,时不时合着手掌哈口气,跺跺脚。

  我怔住了,原来他和莲凤分了那么久都还放不下,居然还会来这边。

  我忽然间有些鄙视自己了,不应该搅和在他们中间当说客,因为感情的事情没有人能够左右。再有,爱情是这个世上最揪心的一种感情,是高贵及高尚的。

  我把车开出来后,停在了李焕身边。他看到我愣了下,表情特别的尴尬。

  “有开车吗?要不要我送你一程?”我问他。

  他恋恋不舍地又转头看了眼“清风吟”,才过来上了我的车。我问他是回公寓还是哪里,他很纠结地看我眼,问能不能请我喝一杯咖啡。

  我还从来没有跟李焕聊过呢,看他那期待的样子也就答应了,把车开到了世纪商贸城,去的楼下那家星巴克。

  坐定过后,李焕就一脸纠结地看着我,斟酌了很久才小心翼翼道。“沈太太,你刚刚是不是去见莲凤了?”

  “别叫沈太太这么见外,叫我欢颜吧。我确实去看莲凤了,还跟她聊了一下。”

  “她……还好吗?”

  “好像不是很好,你还没放下她吗?”

  “怎么放得下呢?她是我唯一爱过并一直爱着的女人,恐怕这一辈子都放不下了。”

  李焕苦涩地笑了笑,我清楚看到他的眼镜片上浮现出了一团雾气,于是默默地递了一张纸巾给他。他摘下眼镜狼狈地揉了揉眼睛,冲我讪笑道,“对不起欢颜,让你见笑了。”

  我耸了耸肩,“那你们为什么要分啊?”

  “是她放不下那心结,觉得配不上我了。或者,这只是她的借口,我这么丑,她一定也是看得厌烦了。”李焕重新又戴上眼镜,狠狠说了句,“秦少欧这混蛋,该死的混蛋!”

  我无言以对,觉得脸上也有点儿火辣辣的。我还试图去说服莲凤嫁给秦少欧呢,现在羞愧得无地自容。我真不知道他是如何容忍下秦少欧并安分地在他手底下工作的,他是那么恨他。

  李焕可能自知失言,又讪笑了下,“对不起欢颜,我对秦总意见确实很大。”

  “没事,他确实做错了嘛。对了,莲凤还知道你在等她吗?”

  “等有什么用?她已经不需要我了,大概豪门还是更吸引她吧。”

  “你有这种想法就不应该了,她要嫁豪门何须等到现在?在你没认识她之前就可以了。”我有点儿不悦道,李焕和莲凤相处那么久,他居然都不清楚她是什么样的女人,看来他为情所困也不是没原因的。

  我和李焕聊了许久,他除了跟我表达他还爱着莲凤之外,也下意识地表露了他对混迹在风尘里的女人一种轻视。我总算明白,莲凤为何要跟他分手,可能这才是最大的原因。

  莲凤那么聪明的女孩,之所以找李焕这样毫无杀伤力的男人,除了求得一分安稳的爱情之外,也是因为在风尘之中混过而有些许自卑。所以他一旦露出那种鄙夷的心态她就退缩了,亦如我当初对秦漠飞一样。

  我回到老宅子时已经十点多了,秦少欧居然在院子外等我,一脸焦急如焚的样子。我把莲凤要打掉孩子的意思转告给了他,他惊得目瞪口呆,愣了一下抢过我的车钥匙转身就跑。

  我睨着他远去的背影,轻轻摇了摇头。他若真想得到莲凤的心,一朝一夕怕是做不到。但若这份未知的感情能让他成熟,还是此情可待的。

  回到房间,秦漠飞正抱着言儿在唱催眠曲,低沉磁性的嗓音特别动人。

  我脱下外套过去在他脸上亲吻了一下,才又去到洗手间把手洗得干干净净,出来可以逗女儿了。她还精神得很,咿呀咿呀跟她爸爸讲得很欢。

  秦漠飞斜睨了我一眼,唇角泛起一抹邪邪的笑容,“老婆,言儿五个月了呢。”

  我很认真地点点头,“对啊,五个月了呢,不出意外的话,再过一段时间她就能叫爸爸妈妈了呢,你猜她先喊爸爸还是先喊妈妈呢?”

  他唇角的笑容更邪了些,“我指的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那个地方……是不是可以进进出出了?”他说着视线落在了我腿间,眸光灼灼。

  我顿时脸一红,抬起粉拳狠狠捶了他一下,“讨厌,你越来越不正经了呢,快把女儿给我,你要给带坏了。”

  “你看你,在外面浪了一天一身尘灰,怎么抱女儿呢,快去洗干净。”

  “你……确定不会进来?”看他满眼的火光,我怀疑他会像某一次那样故伎重演。

  他一本正经地摇摇头,指了指怀中的女儿,“我要哄女儿睡觉呢。”

  五分钟后……秦漠飞光溜溜地挤进了浴室里,很谄媚地要给我搓背,搓着搓着我们俩就没羞没躁地纠缠在一起了。情难自禁中我问他,如果我们七老八十了还做得动吗?

  他很肯定地点点头,“必须做,不过你得把我扶上你的肚皮了。”

  ……

  莲凤和秦少欧的事情我始终没能帮上一点儿忙,秦少欧那夜跑出去过后就一直没回来过,我的车都是他让阿飞送过来的。他好像受情伤了,这还是秦二少有史以来第一次为情所困。

  今年的腊月,来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冷,暴风雪都下了很多次了。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总觉得这腊月里会出事,心里老一阵阵的发憷,发慌。

  腊八这天一大早,秦少欧忽然酒气冲天地来院子里找我,我正在喂言儿喝奶,看他两眼直勾勾的一脸戾气,我连忙起身把女儿放进了学步车里,还虚掩上了门。

  转过头,我狐疑地看着秦少欧,“少欧你怎么了?喝这么多酒做什么?”

  “我的好嫂子啊,你可真是我的好嫂子。你不帮我也就算了,为什么要帮李焕那个混蛋呢,他居然带着莲凤跑了,带着我的孩子跑了。”

  “什么?李焕跑了?”

  “你说啊,你为什么要帮他?他给了你什么好处啊?你就是看我不爽对吗?我知道你和哥一直就看不起我,觉得我什么都做不了,我就是个废物对不对?”

  “少欧你冷静点,事情可能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想不到莲凤居然会跟李焕私奔,这不太符合她的本性啊。再有,她还怀着秦少欧的孩子私奔,有些不符合逻辑。她既然没舍得打掉孩子,那么就一定不会逃的,这其中有问题。

  只是此时的秦少欧可能醉糊涂了,压根也不听我的话。还气势汹汹地对我咆哮,特别愤怒的样子。他一心以为是我合谋李焕带走了莲凤,要逼着我交出她。

  我被他气得不行,抬手就一耳光抽了上去,打得他愣了下,顿时疯了一样扑向了我。不过他还没抓到我,就被忽然进来的秦漠飞一把揪住了领子,直接把他甩了出去。

  “阿飞,给他一盆冷水浇醒他!”他脸一沉,对着身后的阿飞道。

  阿飞点点头,走到院子水池边,接了水管就对着秦少欧狂冲,他也不挣扎,就趴在那里任凭阿飞把他冲成了落汤鸡。不一会儿,他就趴在那里声嘶力竭地哭了起来,还用力捶打地面。

  我从未见过秦少欧这个模样,他一向都是那么狂妄不羁的。听他不停地怒喊莲凤,我想起了一句古话:“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从古至今,没有人躲得开“情”这个字!亦如那人人闻之色变的枭雄秦驰恩,亦如狂傲霸气的秦漠飞,在亦如我这样的平凡小人物,都败在这个“情”字下。

  我拉过秦漠飞跟他讲了一下事情的原委,他听得眉心紧锁。看着地上的秦少欧许久,重重叹了一声,“阿飞,你去查一下这事的原委。”

  “是!”

  阿飞走后,秦漠飞走到秦少欧身边轻轻踹了他一脚,“滚起来,趴在这里跟泼妇的似得干嘛?为个女人就变成这样,你还能有点出息吗?”

  “你说别人,你当初不也是为了嫂子要死要活的吗?你跟嫂子假离婚过后,你醉了多少次你记得住吗?都是我这个没出息的弟弟去找到你的,还把我当嫂子狂亲呢。”

  秦少欧很不给秦漠飞面子啊,转过头就气急败坏地冲他后,吼得他面红耳赤的。我偷偷瞄着他,想不到他居然还为我醉过无数次,这傲娇的男人。

  秦漠飞脸一沉,又狠狠踹了秦少欧一脚,“你讲什么屁话?给我滚出去!”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你一喝醉抓着谁就喊欢颜,老婆,我们秦家的脸就是被你这样丢……”

  秦少欧终究是没说完,他被秦漠飞无情地抓起来丢到了院子外面去。等他转回来的时候,我盯着他面红耳赤的脸会心地笑了,满心都是浓浓的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