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孽火 > 第392章 拔凉拔凉
  吉时一到,礼堂里面的灯光“唰”地一下全开,无数温暖的灯光从天花板直射而下。强炽耀眼。

  我惊愕地发现,天花板的灯光铺洒在造型的玫瑰花中,里面会诡异地折射出一行光芒万丈的字:vy。

  可以想象。这么几个英文字母在玫瑰花间闪跃,那是何等的夺人眼球,现场直接就沸腾了!

  礼堂大门一开,小凡和诺诺如善财童子般站在了红毯上。两人手里拎着个小花篮,一边走一边撒花。笑得眼睛都成一条缝了。

  小凡穿着小西装,竖着小背头,十分帅气。诺诺则穿着洁白的公主裙。那是真的像一个小公主啊。我瞬间就觉得与有荣焉,把背脊挺得直直的。

  苏亚捧着捧花,勾着她父亲的臂弯迈着小步走上了红毯,洁白的婚纱把她映衬得美艳不可方物。在她的身后,几个可爱的小朋友牵着她长长的裙摆。她如众星捧耀眼。

  现场的人在新娘出现的一刻都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我倒是走神了。看到人群中的商远成就又想起了视频里的事儿。

  整个婚礼场上我都有些心不在焉。就连我一双粉嫩可爱的宝贝蛋从我面前走过时,也没心情多瞄上两眼,我十分纠结那叼烟斗的中年男人。

  我不晓得到底是我看错了。还是视频上那个人真的是商远成,所以我特别的疑惑。

  尤其是,那个视频数据是甄阳秋给我的,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他把关于秦漠枫那一段数据损坏了,还是另有其人?

  还有就是,这个视频到底是谁拍的,目的是什么?我思来想去也想不到任何原因,就连婚礼啥时候结束都不知道,只看到大家都陆陆续续进了宴厅。

  我随波逐流地来到宴厅,跟秦漠飞、秦驰恩、甄阳秋和薛佩瑶他们坐了一张桌子。

  甄阳秋看到我像个没事人似得,还会跟我们点头致意。我看到他就想起那视频,想起那上面血腥黄暴的画面,心里头特别不是滋味,以至于一点儿胃口都没有,甚至还有点儿反胃。

  秦漠飞看我坐立难安的样子,凑过来小声问我,“怎么了老婆,你一晚上都心事重重的样子。”

  “人家哪有嘛,就是没什么胃口,不想吃东西。”我言不由衷道。

  “实在不想吃的话,就先去楼上房间等我,孩子们也在那边,我这边应酬一下就过去找你们好了。”

  “这不太好吧,我先去一下洗手间,等会儿过来。”

  我不好意思在宴席中离去,尤其还是苏亚和商岩的婚宴。于是准备到洗手间调整一下心情,看能不能把胃里不适的东西吐出来。

  我逃难似得离开了宴厅朝洗手间而去,但一出大门就遇到了聂小菲从外面进来。她怔了一下,又慢慢退出去了,站一旁冷冷看着我,十分憎恶的样子。

  我想起小浩辰,就道,“聂女士,你把浩辰带哪里去了?都到吃饭时间了。”

  “沈欢颜,别一口一个浩辰,假惺惺的,你以为我会感激你帮忙养他吗?”

  “……聂女士,他可是你亲自送到我们身边的,你这人能不能不要这样恶心?你如果喜欢浩辰,随时可以再把他接走,这没有一点儿问题。秦家不是特别想养一个别人家的孩子,尤其还是仇人。”

  终归小浩辰不是我亲生的,所以我也没有那种难以割舍的情怀。商家如果嫌我假惺惺,那么把他带走便是,我本人完全没有任何意见。

  只是好死不死的,我讲这话的时候,小浩辰正从楼梯边走过来,他可能是听到了我的后半句,惊愕地看了我两眼道,“干妈,原来你一点儿不喜欢我?”

  “浩辰你误会了,我……”

  “你就是不喜欢我,从来就不喜欢我。你根本就是讨厌我,巴不得把我还给商家。”他冲我一顿怒喊,接着转身就跑了,是往酒店外跑的。

  我顿时慌了,连忙就追了过去。原本我对小浩辰是没什么意见的,只是聂小菲那样一说,我就忍不住顶了她一句,谁知道给小浩辰听到了。

  秦漠飞如果知道这事,指定要找我吵架的,因为自从商颖死于他手里过后,他对小浩辰就特别的愧疚,绝对的关怀备至,他若要天上的星星,他都一定会去找一块陨石给他。

  我追下去的时候,小浩辰正冲出酒店大门,我跑得没他快,穿的又是高跟鞋,跌跌撞撞跑出酒店后,一不小心就把脚给崴了,疼得我顿时就蹲了下去没敢再动弹。

  小浩辰听到我尖叫转过头来,愣了下,想过来又不想过来的样子,很纠结。

  我冲他招了招手,讨好地道,“浩辰,别跑了,干妈脚崴了,追不上你了。”

  他拧了下小眉头,道,“你告诉我,我妈妈是不是你和干爹杀死的?是不是你们俩个把她给杀了?”

  “怎,怎么会呢?我们怎么会做那样的事儿。”这问话我没法理直气壮,因为我不太善于撒谎,尤其是面对一个孩子。

  “外婆告诉我,是你们杀了妈妈,是你们杀的。”

  “浩辰,你过来听我说,你妈妈是生病去世的,我不会骗你的。还有啊,今天是舅舅大婚的日子,咱们不闹了好吗?回头我再给你解释好不好?”

  小浩辰本就个性阴霾,在秦家这些日子已经改变了很多。但因为聂小菲,他好像又恢复了之前充满戾气的模样,像极了当初用刀扎我时候的样子。我真的很怕他做出傻事,害人害己。

  此时此刻,我对聂小菲真的厌恶到了极点,我实在无法想象她的心思到底多歹毒才会在一个孩子面前讲这些东西,她就是要小浩辰来憎恶我们吗?

  “我妈妈说得没错,就是个狐狸精,你就是!”

  “……”

  听到他这句话时,我的心真的拔凉拔凉的。我努力了那么久,自认为把能给的都给了他,却谁知他心里居然是这样想我的。怪不得杜岳峰说他不太对劲,果真如此。

  我没有再跟小浩辰废一句话了,因为他脑中对我的意识已经形成,他觉得我是什么,那我在他眼里就是什么,绝不可能再有第二种形象。

  我就是觉得心寒,很寒!

  聂小菲也跟着追了出来,她估计不是来追的,而是来看热闹的。所以看到我蹲在路上一脸痛楚,很得意地走过来冲我冷笑了几声,还顺势用屁股撞了我一下。

  我因为只有一只腿着力,本来就平衡感差,直接被她一屁股给撞地上了。她凉薄地冲我哼了声,走过去拉着小浩辰就走了,那张与商颖微微相似的狂妄的脸,真真是欠揍到了极点。

  我手撑着地面想要站起来,可是脚踝疼得专心,一个劲地打哆嗦,站不起来。这路上前后好像没人,我就脱掉了高跟鞋,想慢慢爬起来。

  正努力着,冷不丁腰间多了一双手臂,直接把我给抱了起来。我吓得转头一看,对上了秦驰恩那双黑白分明的星眸,荡漾着暖暖柔情,很浓。

  “三叔你快放开我,我自己可以走。”

  “别动!”

  他淡淡瞥了我一眼,不,好像瞥的是我有些袒露的前胸。

  因为这礼服是深v的,我站着倒是风情万种十分性感,但这样被他一搂,前面就有点儿春光乍泄。我脸一红,连忙用手把v领压了压,不敢再看他。

  他把我放到了路边花坛的边上,蹲下身捏了捏我的脚踝,“好像是脱臼了,你稍微忍着点,我帮你复位。”

  “很,很痛的……”我佝偻着身子缩着,是真的疼。

  他挑眉瞥了我一眼,又道,“欢颜,刚才你领子开的时候,里面我什么都看到了了。”

  “什么?”

  我一怔,慌忙捂住了v领,脸顿时火辣辣了起来。我这领子里面可只有咪咪贴啊,并且还很小的那种。他刚才那一眼,是不是已经……

  我正想着,脚下忽地一阵钻心的痛袭来,我还没叫出声,秦驰恩又捏了捏我的脚踝,“活动一下看看现在还疼吗?”

  “……”

  敢情他刚刚是为了转移我的注意力?

  “不疼了三叔,谢谢你!”

  我微微活动了一下脚踝,虽然还有点疼,但已经不妨碍走路了。于是我慌忙起身捡起了高跟鞋,急急地穿上就往酒店跑了,我不敢跟他在一起呆多久。

  “欢颜,别走太快,小心又崴……”

  秦驰恩语音未落,我又万分倒霉地踩到了路上一块圆溜溜的鹅卵石,于是“跐溜”一下,这次真的是脸先着地。我栽下去的时候率先捂住了脸,无论如何不能把脸摔坏了。

  只是……

  就这一刹那,秦驰恩几乎是瞬移过来的,一手抱住了就要跟地面亲密接触的我。我顿时又狼狈又窘迫又恼怒,真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都叫你不要跑那么快了,又没有谁追你。”秦驰恩扶我站稳过后,又瞥我一眼,“我就那么可怕吗?你一刻都不愿意在我身边多呆?”

  “道不同,不相为谋,谢谢你三叔。”

  他对我的照顾太多,多到我已经不知道如何去感谢他了。好像除了谢谢,我也没有什么能感谢他的东西。所以讲完我就走了,还是急匆匆的,但没那么莽撞了。

  走到转角的时候,我用眼底余光瞥了眼身后的秦驰恩,他还在原地遥望着,眼睛微眯着,眸光如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一脸的复杂纠结。

  一进酒店,我就看到秦漠飞从扶梯上跑下来了,神色很紧张。看到我时才微微一吐气,走过来轻轻捏了捏我脸,“老婆你去哪里了?我到处找不到你。”

  “刚才小浩辰跑了出去,我怕他出事就追过去了,谁知道跑太快崴了脚,所以就……”

  “疼吗我看看?”他一愣,连忙蹲下身子要给我检查。

  而就在此时,我身后传来了很淡漠但令我无语的一句话,“漠飞,我已经给欢颜复位了,不用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