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孽火 > 第379章 真面目
  秦漠飞是个很注重形象的人,在人前大多时候都会保持绝对的干净,高贵。把名门世家赋予给他的光环无限放大。这一身西装令他越发玉树临风,跟秦驰恩的休闲装扮是截然不同的两个风格,但都很极致。

  这是秦家两个最霸气的男人,却一正一邪。如冰与火般互不相容。

  我无法形容他们两个对视的样子,即使两人都面无表情。但那无形战火却像在瞬间炸开,令这祠堂里到处弥漫着慑人的滚滚硝烟。这种强大的气场只有在高手对决的时候会出现。仿佛秒杀了周遭一切的人和物。

  秦漠飞的眼底尽是怒火,而秦驰恩的眼中都是寒霜。我站在他们中间寸步难行,又像是被烈火焚烧,又像掉入了冰窟窿,总之十分的难受。

  我下意识地抱着诺诺朝秦漠飞身边挪了一步,秦驰恩看在眼里,眼底的寒霜又多了几分。

  “我应该谢谢三叔,用那样一种不堪的方式把我命中注定的妻子送到我怀中。好在苍天有眼。我们虽然经历了很多磨难,但现在过得很幸福。”

  秦漠飞说罢莞尔一笑,长臂一把揽过我和诺诺。柔声道。“老婆,走哪里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呢。害我一顿瞎找。好在这人是三叔,如果换了别人恐怕你又有危险了。”

  “我”

  我竟不知道说什么好,因为我知道他心里十分忌惮我和秦驰恩在一起的。上一次被他发现香水味的事儿刚过去,这会又被抓了现行,真是

  “好了,你带着孩子去亭子里坐坐吧,我和三叔有些事情要谈。”他揉了揉我发丝,松开了我。

  我纠结地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秦驰恩,这一看就是要开战的节奏,我怎么放心离开呢?可是,他此时脸上虽柔情万种,但我知道他心里已经在膈应了,想了想就没坚持留下了。

  但我没走远,就在佛堂外的石桌边坐下了。诺诺还在睡,睡得呼呼的,这小家伙又能吃又能睡,吃的时候惊世骇俗,睡的时候雷打不动。

  我脱下外套把她裹住,放在了石桌上,焦急如焚地看着不远处剑拔弩张的两人。

  其实我很清楚,秦漠飞和秦驰恩迟早会有一场厮杀,若不然这岌岌可危的秦家可能真的从此销声匿迹了。以他那种霸道的个性,绝不会允许秦家因此没落的。

  还有就是,白鲨不除,这风云永不会落幕。

  “方才不小心听到了三叔和欢颜的对话,你好像很高估自己的能力呢,你不会真觉得你可以掌控一切吧?”

  秦漠飞阴戾的话传入我的耳朵,听着就十分慑人。我探身死盯着他们,心在疯狂跳动着。我感觉他们间的硝烟战火越来越强烈,我坐在这里都忍不住一阵阵发憷。

  “漠飞,我能不能掌控一切,这十来二十年你想必很清楚吧?我说过,若非我死,你们永远都不是我的对手。或者说,就算我死了,你们也未必能顺利攻克我建构的堡垒。”

  秦驰恩讲话一直都慢条斯理,亦如他淡漠的个性。我想秦漠飞心里也晓得他所言非虚,若不然警方又何须等他壮大到这种无懈可击的的程度才来反击呢,这是因为他们一直无从下手。

  秦漠飞不屑地挑了下眉,道,“三叔,你固然很强,但你是踩着谁的肩膀起来的你很清楚,你脚下躺着多少尸体,留着多少鲜血,想必你心里也有数。你口口声声说是秦家害了你,却从没反省过自己,如果你不那么贪婪又何须走到今天这个地步?说到底你就是不行,你无法白手撑起一片天,而需要借助外力。”

  “漠飞,在我的理念中,做事情无需过程,只讲究结果。”佛堂里的声音阴鸷凌厉,透着浓浓杀气。

  秦漠飞不以为然地笑了笑,转头用余光瞄了下我这边,又回头道,“我感谢你把欢颜送到了我的身边,这也是我一直没有杀你的理由。男人活一辈子,为的就是那个命中注定的女人,无论多风光,多强势,走到最后惦念的不是财,不是物,而是割舍不下的最爱。我很庆幸我有了,而你没有,我真的很可怜你。”

  听着秦漠飞这字字戳心的话,我不晓得佛堂里的秦驰恩是什么样子,但他一定很难受。势均力敌的对手,永远都晓得对方的致命弱点是什么。

  “混账东西!”

  佛堂里忽然一声怒喝,紧接着秦漠飞急速往后退了两步,我看到秦驰恩飞身从里面冲了出来,抬手一记重拳挥向了秦漠飞,但被他避开了。

  两人纵身跃入院中,各自都退后了一步,虎视眈眈地死瞪着彼此。

  我是第一次看到秦驰恩失控动手,那满身的寒气慑人至极,此时的他才露出了一个毒枭本来的面目,双眸透着嗜血的光芒,眉宇间尽显凶残狠毒。

  他果然是善于伪装的,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模样,即使就那么一个眼神,也会令人直挺挺打个哆嗦。

  秦漠飞凉凉一笑,道,“哟呵,我还以为三叔你永远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呢。怎么,都已经穷途末路了,你还想做困兽之斗吗?”

  “就凭你?哼!”

  秦驰恩冷哼一声,抬脚便朝秦漠飞狠踹了过去。盛怒之下的他出手相当狠毒,招招都是要害,之前我以为他功夫很弱,想不到多久不见他竟又强了好多。

  秦漠飞足尖一点滑退了数步,眸光阴鸷地看了眼秦驰恩,“三叔这些日子看来没少锻炼啊,不过在我眼中也不过如此而已,呵呵呵。”

  他笑声未落,飞身一记三百六十度旋转朝秦驰恩回踹了过去,是连环踢,逼得他接连退了好几步。

  我看秦驰恩双眸狰狞,在避开的瞬间忽然举起胳膊肘朝秦漠飞袭来的长腿砸了下去,宛如千斤。

  我心一沉,差点要惊叫出声时,秦漠飞顺势一个空翻朝秦驰恩飞扑而去,先一步扣住了他的手腕,紧接着由下往上直接扣住了他的喉咙。

  终究,在武功上秦漠飞还是略胜一筹。

  而就在此时,我身后忽然一股劲风袭来,我还没弄明白什么事,脖子上就多了一把寒光闪闪的首,就横在我面前。我用眼底余光往后瞄了眼,居然是索菲娅。

  “秦漠飞,放开他!”

  索菲娅的身体应该是彻底恢复了,手劲很大,站在我身后都能感受到她凶残的本质。而更令我匪夷所思的是,她怎么进来秦家祠堂了,还这样悄无声息地挟持了我。

  “放了欢颜!”

  这句话是秦驰恩和秦漠飞两人异口同声说出来的,我很惊愕。想不到秦驰恩在这样的情况下还会顾着我,以他善于利用人的本性,不是应该立即逃生吗?

  秦漠飞斜睨了他一眼,冷呲了声,“三叔,你自身都难保了,就不要惦记别人的老婆了。我料想这女人今朝又是来寻死的,上次放过了你,这次却不能了。”

  “那你试试秦漠飞,看看我先死,还是你先亡。”

  索菲娅冷笑道,用首在我脖子上轻轻戳了一下,顿时一股针扎般的刺痛传入我的神经,我问道了一个淡淡的血腥味,就从我脖子边冒了出来。

  “索菲娅,放了欢颜!”秦驰恩怒道,他眼底的紧张不是假的。

  秦漠飞则眸光一寒,一缕杀机从他眼底冒了出来。但他没有任何动作,手依然死死扣着秦驰恩的脖子,手背上的青筋都慢慢鼓了起来。

  索菲娅怒视着秦驰恩,满脸的痛心疾首,“我放了她你还有命吗?j,我早就说过,这世上任何人都可以死,但你却不能,你绝不能死。秦漠飞,放开他,否则我一定会杀了你女人。”

  她说着又用首戳了我一下,不是很疼,但很吓人。我脖子上的血好像越流越多,都滴答在我衣服上了。我看到秦漠飞的脸越来越阴霾,近乎狰狞了。

  其实我很庆幸这女人抓的是我,她可能没有注意到石桌上睡觉的诺诺,否则我会疯掉的。她拽着我一步步走向秦漠飞,首没有离开我肌肤半分。

  “放了j,快放了他!”

  索菲娅声嘶力竭地吼道,横在我脖子上的首都在微颤,看得出她很在乎秦驰恩。

  秦漠飞的手并没有松开,而是很诡异地在移动,他和秦驰恩僵持着,手架着手,一着不慎就反胜为败了。

  我没法反抗,只能死死抓着索菲娅的手,但也不敌她一只胳膊。她的力气很大,这在之前我就领教过。她见秦漠飞没打算放开秦驰恩,顿时又在我脖子上刺了一下,这一下比较深,血直接就喷了出来。

  秦漠飞眸光一寒,扣着秦驰恩移过来了一步,直接抬腿朝她的侧面踹了过去。他这一脚很凌厉,索菲娅迅速偏了一下头,举起首直接朝他的腿刺了下去。

  “找死的东西!”

  秦漠飞冷哼一声,直接把秦驰恩朝索菲娅推了过去,她情急之下慌忙收回首抱住了秦驰恩。也就是此时,秦漠飞一个箭步冲到她的身后,用手臂勾住了她的脖子用力一拧。

  这一招我见过,当初商颖就是被他这样一下拧断了脖子。我以为索菲娅也难逃此劫时,秦驰恩忽然飞身而上,抢过她手里的首就朝秦漠飞刺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