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孽火 > 第328章 我们回魔都
  一个小时后,秦驰恩带着四个雇佣兵,坐着快艇往他说的海岛出发了。他说我可以在货轮上自由活动。却派了两个雇佣兵跟着我,美其名曰是怕我触到机关惹来危险,其实就是监视我。

  站在甲板上,能依稀看到正前方有一座被迷雾笼罩的海岛。不过太远也看不真切上面有些什么。

  秦驰恩乘坐的快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那边飞驰,他如一颗劲松般站在那里。霸气得像这海洋上的主宰者。

  我猜他是去交易毒品的,刚才我被雇佣兵带上甲板时。亲眼看到那四个雇佣兵一人拎了两只很大的帆布袋上了快艇,看起来还沉甸甸的。

  我表面上装着若无其事。心里却揪成了一团。

  我再软弱也是个有些微正义感的女人,看到他们如此肆无忌惮地交易毒品,这滋味真的很难受。

  我对毒品有着本能的恐惧,反感。而我看秦驰恩自己也不玩这个,所以不明白他为何要这般一意孤行。

  可能亦如他说的,这市场没了他就乱了,他是绝对不可或缺的存在!只是。他这存在是如此可怕,如此高危。

  我该怎么办?到底是装着视而不见,还是把他……这货轮上雇佣兵三五十人。我又能把他怎么着?

  我忽然感觉到好恐惧。就好像有一只无恶不作的怪兽,它只愿意我接近他。所以我靠近它的时候。身后有无数双眼睛在默默看着我,他们可能都希望我杀死它,于是我的抉择变得十分重要。

  我想,如果我真要杀秦驰恩,他一定不会反抗,可我下得了手么?

  等待中,不知不觉的天色又入暮了。夕阳慢慢落下海平面,映得整个海面红彤彤的,十分妖娆。我想起了那句古诗: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大抵说的就是我看到这风景。

  身后忽然传来了脚步声,我斜了一眼看去,竟是聂小菲走过来了。她对我的敌意很强,跟商颖曾经那歇斯底里的样子是一模一样的。我对这对母女都没有好感,就没理她。

  “沈欢颜,你猜接下来你会不会死?”她走到我旁边冷冷问我。

  “这跟你有关吗?”

  “有,你死了,我心里这口气就咽下去了。”她冷笑道,上下瞄了我一眼,“我在想,你到死的时候是否也这样嚣张,你肯定以为有秦驰恩护着你,你就死不了对么?”

  “聂夫人,你不用口口声声告诉我我会死,我死不死还轮不到你说了算。”

  其实我明白她的意思,我在这货轮上看到了秦驰恩的控制室,看到了他的交易方式和无数秘密。就算他想放过我,他手底下那些左膀右臂又怎会放过我呢。

  我可以肯定,无论我在任何地方着陆,都有可能惹来杀身之祸。

  想到这些,我心里又揪了起来。其实我很贪生,因为我有那么幸福一个家庭,那个家没了我就不完整了。我的丈夫,我的孩子们,一定会很难过的。

  聂小菲像是看出了我的恐惧,凉薄地冷笑了声,“你以为秦驰恩是真的对你好吗?他不过是要找一个挡箭牌,为他挡着四面八方射来的暗箭而已。”

  “你公然出卖你的老板,是不是太大胆了些?”

  我并不觉得秦驰恩带我来是让我当挡箭牌,他和秦漠飞这场争斗是一定要有个胜负的,就算没有我他们依然会争斗。至于鹿死谁手,就看谁比谁更强了。

  在这之前,我并不晓得漠飞身边何以会有国安部的人,但现在懂了。

  恐怕那边的人早就嗅到秦家有一丝的不对劲,于是派了阿飞潜伏在秦漠飞的身边,伺机找出谁才是幕后黑手。

  他们针对的方向没错,只是目标错了。

  阿飞的侧重点应该是在陈家,所以布置了局设计了陈魁。但可能随后又发现不是他,于是又把网扑大了。

  我不晓得他们现在开始怀疑秦驰恩了没有,如果已经锁定目标,就肯定免不了一场血雨腥风的较量。

  局时,我又该怎么办呢?我是站在秦漠飞那一边跟他同仇敌忾,还是站在秦驰恩这边与他同流合污?

  答案是肯定的,我自然是维护我的丈夫和正义。可秦驰恩也说了,除非他死,否则他们斗不过他。所以,这场较量注定要有个人死去。

  那么是谁?

  好难过啊,心里仿佛压着一块巨石,连呼吸都痛。

  秦驰恩还没有回来,我望着那血色般的海平面,心里头一阵阵的发憷。忽然一阵海风吹过,我冷不丁打了个寒战。随意瞥了眼旁边的聂小菲,她正冷冷盯着我寒笑。

  我眸色一沉,不悦道,“聂夫人,有没有人说过你这个人看起来就不是善类?我真怀疑商伯伯以前是怎么看上你的,居然还让你生了个孽债。”

  “你他妈说什么呢?”

  聂小菲顿然一怒,冲过来就想打我,但被我身后的雇佣兵推开了。她不服气,指着我的鼻头狂骂,“婊子养的,老娘看你能活多久,你就是个贱货,人尽可夫的贱货。”

  我翻了翻眼皮,没理她。她和商颖都是一种德行,发起疯来毫无理智,任何难听的字眼都是信手拈来。我这点骂人的词汇量跟她比太小儿科了,还是无视比较好。

  于是我转身走开了,准备到船舱休息一下。但聂小菲忽然越开那两个雇佣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过来狠狠踹了我一脚。

  我被踹得一个踉跄,直接他妈的脸先着地了。这下子气坏了我,爬起来过后直接揪着她的领子抬手一耳光抽了上去。她死死揪着我的头发,抬起腿用力撞我的小腹,我正好大姨妈来,给她撞得生疼。

  这女人可能是经常性跟在这些雇佣兵身边,居然还会两下子格斗,即使比我矮,但爆发力十足。

  她就像一只八爪鱼似得死死缠着我,逮到那里就抓那里,我一个不注意还被她抓了一下脸,脸上顿时就火辣辣的了。她撒泼时那两个雇佣兵都毫无办法,拉都拉不开她。

  我给气怒火暴涨,扣着她的脖子直接把她抵在了围栏上,用尽全力把她的身体一下下往下压。

  这下子她脚和手都用不上,瞬间老实了,只能死死抓着围栏防止我把她给摔下去。

  我有满腹骂人的话,但给她气得一个字都冒不出来了。我随手抹了一下火辣辣的脸,瞧见手背上一片殷红,立即又狠狠抽了她两耳光。

  其实我也就这点能耐了,我不太会跟人撕逼,打了几下就没劲了,松开了她。身后的雇佣兵立即上前抓住了她,把她拎小鸡似得拎进船舱了。

  另外一个还在我身边,盯了我几眼,指了指我脸,而后掏出了一张纸巾递给我。我气得不轻,坐在一旁的铁墩上擦脸,脸可能是被划破了皮,生疼生疼的。

  就在此时,我听到一阵急促的马达声由远及近,连忙跑到围栏边看了眼,是秦驰恩他们回来了。他依然如劲松般站在船头,傲气得很。

  所以,这是交易成功了吗?

  我心里一沉,连忙就往楼梯那边走,走到第二层时,瞧见聂小菲被五花大绑丢在地上,跟一颗粽子似得。我想了想,转身走过去又狠狠踹了她一脚,而后才下楼去。

  刚到底舱,就看到秦驰恩已经进入货轮了。他手里拎着个袋子,快步流星地朝我走了过来。

  “欢颜,我回……你脸怎么回事?”他原本一脸喜色的,看到我这狼狈不堪的样子就愣住了,脸也黑了下来,“这么长的两条血痕,谁弄的?”

  “就……”

  “对不起老板,是聂夫人趁我们不注意时偷袭了沈小姐,所以……”

  “啪!”

  我身边的雇佣兵话没说完就挨了一耳光,这一耳光清脆无比,吓得我都冷不丁哆嗦了一下。雇佣兵随即一个立正,脑袋也耷拉了下来。

  秦驰恩眸光一寒,道,“滚!”

  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秦驰恩的狠劲呢,平日里他都是那么温文儒雅,瞧着一点儿杀伤力都没有。看到雇佣兵灰溜溜地走开过后,他才莞尔一笑,把手里的袋子递给了我。

  “欢颜,去换上吧。”

  “谢谢你三哥。”袋子里是卫生巾,衣服和内衣。我面红耳赤地瞥了他一眼,觉得脸更火辣了。

  我在卫生间里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听到秦驰恩在书房里打电话,于是就没有立即过去。出于好奇的本性,我支起了耳朵偷听他讲电话。

  “婉卿,l账号上的钱,立即定向捐给那几个贫困地区。嗯,一分都不用留。公司的事情暂时都你负责吧,我会尽快回来,嗯,我知道。”

  l账号?

  难道是他得来的毒资么?原来他一直在定向站住贫困地区呢?这叫什么事?一方面在当天使,一方面在当恶魔,我都搞不定他是个什么人了。

  他讲完电话就出来了,我收起一脸疑惑,讪讪地走了过去。他拉过我仔细打量了一番,道,“唔,这种色泽艳丽的裙子不适合你,还是喜欢你穿清新淡雅的颜色,就像一朵出水芙蓉。”

  我转了话锋,道,“三哥,我们时候回香港?”

  “对不起欢颜,这一趟我们不回香港了,先回魔都。大概还有几个小时就到了,到时候我带你去看看我建造的别墅,帮我看看该如何设计。”

  “什么?回魔都?”

  盯着秦驰恩那透着胜利微笑的脸,我忽然间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