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孽火 > 第142章 心计
  我还是没脸没皮地跟我妈一起坐上秦漠飞的车了,因为那诱人的两百多万提成我无法抗拒。那是我的血汗钱,来得非常的不易。

  我怕辞职过后找不到工作。身上没有足够的钱来养活小凡和妈妈。所以什么蹂躏,什么自尊,在这一刻显得并没那么重要了。

  我一直还算是个识时务的人,不会跟钱不过去。尤其是这些钱来得这么的干净。

  上车后,秦漠飞什么都没说。开着车直接上了高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c市方向而去。

  我心里有点紧张。但还是按耐住没有问他要带我们去哪里,总不会把我们杀了再毁尸灭迹。

  我妈一开始很安静。靠着我的肩膀静静地看着窗外,但车子穿过一条地下匝道后她就不太对劲了,使劲地趴在车窗上往外看,嘴里不停喊着“老头子,老头子”,喊得特别的迫切,还用手用力拍打窗户。

  我吓慌了。连忙紧紧抱住了她,她就不断嘶叫,又哭又闹。于是我心下一怒。就忍不住冲秦漠飞发火了。

  “秦漠飞。你到底要做什么?要把我们带去哪里?”

  “中国脑科权威专家修镇南今天在c市讲座,我请人帮忙约了他给伯母看病。时间很紧迫。”他淡淡道,头也不回的。

  “……”

  我顿时哑然,难道他昨天夜里守在别墅外,其实就为了带我妈去看病?他有这么好心的?

  假象,这一切绝对是假象!

  他肯定是知道我这两天恨他入骨,所以才想了这么一招来讨好我,想还我继续当他的情友,继续供他发泄?

  不,也许是他良心发现了,觉得自己渣到了极致连自己都看不下去了,所以才想做点好事弥补一下,亦或者……我把他想得各种龌蹉,总之觉得他的动机不单纯,就如同他曾说的“狗行千里改不了吃屎”,他其实就是这样。

  想到这里,我不经意抬头瞥了眼后视镜,发现秦漠飞也在看我,唇角还有一抹凉凉的笑容,像是充满了讽刺的意味。

  我别开头没再看他,就抱紧了我妈望着窗外,其实什么都看不清,他车速太快。

  我们到c市正好一点多,秦漠飞把我和我妈带到当地一家私立医院。这地方设备精良,但价格非常昂贵,一般人都不会选择来这里面看病的。

  修镇南这个人在脑内科确实很出名,当初我妈病情确诊过后我百度过业界知名的医师,他排名在第一,他很有威望。不过传言他已经退居幕后,所以一般人根本约不到他。

  我不晓得秦漠飞用了什么手段约到他了,心里还是非常感激。我想下辈子如果做牛做马,我一定会拔草给他吃的。

  修镇南的助理医师接待了我们,并且带我妈走绿色通道重新又做了一次检查,又是抽血又是ct。我感觉我妈的情绪已经非常不对劲了,她的眼神看人非常阴鸷。

  在最后的血检做了过后,我妈霍然起身,一下子就冲向了那个助理医师,不由分说抡起拳头就打,嘴里还不断嚷嚷,“就是你害死了我家老头子是不是?就是你害死他的,你这魔鬼。”

  那医师楞了下,随即抓住了我妈的手,直接让护士过来给了她一针镇定剂。而后他们把我妈抬到了病床上,并推进了一间单人病房里。我忙不迭地跟那医师道歉,他没在意,但好像在文件夹里记录下了什么,写了很长一段话。

  他离开过后,秦漠飞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我觉得他那眼神特别奇怪,但又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不一会修镇南就过来了,手里拿着我妈的检测报告,我看他一身正气的样子,忽然间对他寄予了全部希望,我觉得他兴许能够治好我妈的病。

  “修医生,你看我妈的病还有救吗?”

  我妈现在已经安静了,只是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天花板,面色有些蜡黄。我不晓得她此时在想什么,仿佛把自己关进了自己的世界,我们说什么做什么都跟她没有关系了。

  修镇南拿着报告单翻来覆去地看了许久,先对着秦漠飞摇了摇头。他随后才看着我,面色很凝重。

  “你母亲的病情已经属于中晚期了,接下来她可能就什么都不认得了,我建议你尽可能地满足她的愿望,好好陪陪她度过余下的日子。”

  “……你,你说什么?你这是让我妈慢慢等死的意思吧?修医生,你能不能再看看这检测报告,有没有可能是有误?”

  我不相信我妈已经病入膏肓了,我不相信,这才几个月啊,她怎么会来的这么快?可看到修镇南那凝重的样子,我又觉得他不会瞎说。

  他轻叹了一声,又道,“这个病就目前的医学水平来讲还无法医治,算是世界性难题。你可以多陪陪她,多关心她,让她开心一些。”

  “仅此而已吗?难道她都不需要住院手术吗?她肯定还可以治疗的啊,修医生,求求你了,你再帮我妈看看好吗?这,这也有可能是误诊对么?”

  尽管之前已经在玛利亚医院得到了相关结论,但我还是在听到“修镇南”三个字时充满了希望,可现在他跟我说我妈只能等死,这叫我怎么能接受?

  “实在对不起我无能为力,你也节哀吧!”修镇南说完就走了,甚至连一个字都不愿意多说。

  我愣在当场,脑子完全一片空白。秦漠飞忽然伸手揉了揉我发丝,像是要安慰我,但我下意识地拍开了他的手,并且非常嫌恶的瞥了他一眼。

  这反应他没想到,我也没想到,所以我和他都愣住了。

  随即他寒了脸,冷冷道,“扶了伯母走吧,我们还得赶回去,马上要开招标大会了,我的事情很多。”

  “……那你先走吧,我跟我妈坐火车回去。”

  “我们一起回,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你们先下楼,我有个报告去拿。”

  “我不……”

  秦漠飞没等我回应就走了,好像有什么急事。我讪讪地扶起了我妈,又哄着她下楼了。她这会稍微平静些了,人也清醒了不少,但已经记不得刚才打人的事情了。

  我们俩磨磨蹭蹭下楼时,秦漠飞已经在医院大门口等我们了,看到我妈走路吃力,也连忙过来扶。而我妈也下意识把他推开了,还冷哼了声。

  秦漠飞怔了下没讲话,还是伸手来扶我妈,于是她就开始碎碎念了,“你对不起囡囡,你是坏人,我们沈家不要你这样的男人,你走,离我们家囡囡远远的。”

  “妈,别说了,咱们上车吧,快点回到家就能快点看到小凡了。”我小声道,不想我妈无意中太得罪秦漠飞,毕竟他这个人有点小鸡肚肠。

  上车过后,我瞟到引擎上放着一份医学报告鉴定,上面的名字像是我妈的,不由得有点纳闷。他拿这么个医学报告鉴定做什么?他要鉴定我妈有小脑萎缩病症?

  “坐好了吗?我五点钟有个视频会议,车速可能有点快,你照顾好伯母。”

  车子使出医院过后,秦漠飞转头对我道。我没忍住就问了下他那医学报告鉴定是干啥的,他没回我。我心头忽然间有了一种非常不安的感觉,因为什么却又说不清楚。

  “欢颜,伯母最近的病情好像加重很多了。”

  路上,秦漠飞漫不经心地跟我聊天。我“嗯”了声,也没有说太多。我妈生病本就是因为我,而我之所以变成这样子不都是因为他么?

  所以他其实就是始作俑者,害了我,害了小凡和我妈妈。

  想到这些,我心里对他的反感似乎多了几分,这是以前没有的。那时候爱他,所以觉得他所有的缺点都是优点。而现在我不爱了,才发现原来他是那么渣的一个人。女人果然是盲目的,一旦被感情冲昏头就分不清好坏,认不得现实。

  “她现在具有攻击性了,我觉得小凡在她身边有些危险。”秦漠飞又说了句,我忽然间就戒备了起来。

  “并不危险,她对小凡很慈爱。”我冷冷道。

  “欢颜,女人太一根筋了不太好,就好比在小凡的抚养问题上,你不觉得他在秦家会比在伯母身边强吗?你就没想过他以后的发展?”

  “秦漠飞,你该不会还想打小凡的主意吧?”

  “小凡是我的儿子,我要他排进秦家族谱并没有错,你总不能让他以私生子的身份长大吧?”

  “那你排你的,我养我的。”

  对于这件事,我始终还是忌惮的,我不希望小凡成为私生子,所以秦漠飞能接纳他并把他排进秦家族谱那是最好不过了。

  但这事一码归一码,排名跟抚养是两回事。

  “我爸希望小凡能够认祖归宗,至于你,我说过绝不会亏待你,你若安分那便是天下太平。”

  从他的只言片语中,我总算是听出来一点猫腻了。他觉得我妈生病了,不能照顾小凡了,所以要把小凡带走了。那么他今天载我们来找修镇南看病,只是为了得出一个更有说服力的结论?

  那么他什么意思?

  看到引擎上那份医学报告鉴定时,我忽然间毛骨悚然了起来。他会不会是拿着个去找律师,然后跟我打抢夺孩子的官司?

  不,他应该不会这么残忍的吧?我们曾经好歹也好过那么一段时间啊,他肯定不会起这样毒辣的心机的。

  但……他从来就不是善类,是我把他想得太善良了。

  我惊恐地看着他,结巴道,“漠,漠飞,你带我妈来看病,是不是只是为了证明她现在不适合带小孩?”

  而他回头凉凉瞥了我一眼,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否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