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孽火 > 第81章 谢谢你
  陈青和曼丽怎么搞一块去了?

  我本想再看仔细点,但她们很快被来往的人潮淹没了。上二号线地铁后,我坐在角落还在疑惑她们俩的关系。常言说得好。“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两人素质还真配。

  我到小区楼下时天都黄昏了,花园中有很多人在散步纳凉。

  我远远就看到我妈和张嫂带着小凡在花园里转。小家伙坐在小推车里,一看到有人走过就扬起小脸笑眯眯地笑。惹得路人都忍不住停步逗逗他。

  他现在快九个月了,胖了好大一圈。已经会喊人了,奶奶。妈妈,爸爸,喊得特别的溜。我悄悄走过去想给他一个惊喜,但被他发现了,他立即手舞足蹈地大笑起来,奶声奶气地喊着“妈妈,妈妈”。特别亢奋。

  我妈和张嫂都不约而同转头来看我,只是我妈脸色有些不太好。我讪讪地走过去喊了她一声,她的反应很冷漠。倒是小凡热情得很。扬着小手要我抱抱。

  我把他从小推车里抱起来后。他勾着我的脖子就狠狠亲了一口,口水弄了我一脸。我看到他居然长了两颗小牙齿。虽然就冒出来一点点,但张嘴大笑起来特别萌。

  我偷瞥了我妈一眼,轻轻揉了揉小凡的小脑袋道,“凡凡,你看奶奶都不笑,是不是你不乖她生气了呢?”

  “咯咯咯,奶奶,奶奶!”小凡笑眯眯一昂头,就伸着小手去扯我妈的衣服,像是在帮我示好。

  我妈抱过小凡亲了亲,脸总算缓和下来,还不悦地瞪了眼我,“你来做什么?不是离不开那个秦漠飞吗?”

  “妈,我明天休息,正好带你去医院做针灸。”

  没想到我妈还在介意秦漠飞的事,那她为什么要答应搬去别墅呢?不管了,能搬去市里固然好,离医院也近,我照顾起来也更方便。

  我妈听说看病又瞪我一眼,“我不去,我没病,凡凡咱们走,回家了。”

  她说着抱起小凡就朝楼门走,张嫂无奈地叹了声,也跟了过去。我刚转身准备也跟上去,眼底余光却撇到前方转角的地方站着个熟人,像是薛宝欣。我以为看错了就多瞥了眼,谁知道她转身就走。

  真是她!

  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飞快地追了上去,在小区的停车场里追到了她。她也没慌,操着手斜靠着车门。她的保镖兼司机从车里下来了,一身肃杀地站在了她身边,但此时我也没胆怯。

  “薛夫人,咱们总算是碰到了,你三番五次找我妈做什么?你有什么事尽管冲我来就好,不要去伤害一个老太太。”

  “沈欢颜,那小鬼是你和漠飞的儿子吧?”她挑了挑眉道。

  “这跟你没关系。”我倒是没惊愕她知道这事,既然薛佩瑶跟陈魁勾结过,那薛宝欣肯定得到过消息。

  她冷哼一声道,“怎么没关系呢,这小鬼既然是我们秦家的种,流落在外面终归是不好的。”

  “……你想做什么?”

  这臭不要脸的女人该不会是想抢我孩子吧?她做梦,这是我拼了命生的孩子,她要敢动他半分,那我沈欢颜这条命就豁出去跟她拼到底了。

  她没有立即回我,转头看了眼那保镖,他很快从车里把她的手袋拿了出来。

  她拿着包斜睨了我一眼,又道,“沈欢颜,秦家的仇人很多,漠飞有孩子一事已经快变得人尽皆知了,所以接下来你的日子肯定不会安生。我觉得,你的孩子交给我养会比较好,当然,我们秦家是不会亏待你的。”

  她说着从包里拿出了一张支票,施恩似得递给了我,“这里是五千万,算是给你的赡养费。很抱歉秦家不能接纳你这样的女人,还请你谅解。”

  呵,去你妈的赡养费,谁稀罕你这赡养费!

  我到现在总算明白,这女人三番五次找我妈并不是给我妈洗脑,而是想抢走我的孩子。看着她那张趾高气昂的脸,我恨不能一巴掌给她甩上去。

  小凡的事人尽皆知还不是她去传播的?网上的帖子也是薛佩瑶弄的,这他妈是个套路吧?

  我气得好半天才挤出了四个字,“白日做梦!”

  而后我就走了,反正跟这女人没什么好说的,我直接把事情告诉秦漠飞好了,让他自己去对付这老女人。

  我走了很远,还听到薛宝欣在我背后喊,“沈欢颜,别说我没提醒你哦,这可是老爷子的意思,你要是不想他和漠飞反目成仇,就最好聪明点别添乱了。”

  她可能是怕我把这事告诉秦漠飞,所以早早警告我。

  我也没理她,急匆匆跑回了家,拿起手机就要给秦漠飞拨过去,但想想还是忍住了。如果真的是秦老爷子的意思,那秦漠飞会不会真跟他反目成仇呢?

  不管了,我们马上就要搬到他的别墅住了,这薛宝欣总归得收敛一点吧?还有,既然她都知道秦家仇人多要小心,那漠飞肯定也知道,他不会坐视不管的。

  我没把遇到薛宝欣的事跟我妈说,吃好饭等张嫂去洗碗时,我就抱着小凡来到了她的房间,她靠在床头拿着相框轻轻拭擦着,上面是我爸的照片。

  我看她神情又开始恍惚了,说明上次拿的药没什么用。我一开始打算是先吃药看看,如果药效不行再配合针灸,现在看来非但没有效果,反而更严重了些。

  “妈,我跟你说个事。”我把相框从她手里抽走,她茫然地看我眼,点了点头。我又道,“妈,那个胖胖的女人,就是经常找你的女人跟你说什么了?”

  我隐约觉得我妈的转变跟薛宝欣有些联系,会不会是因为受到什么刺激才导致小脑萎缩呢?

  她愣下,想了很久才道,“囡囡,你跟秦漠飞分开了吗?他是结过婚的人啊,我们沈家清清白白,你怎么可以去破坏别人家庭呢?她说那个女人很漂亮,还把照片给我看,她都要生了呀。”

  我妈讲话有些语无伦次,但我听懂了。应该是薛宝欣拿着谁的照片跟她说那是秦漠飞的妻子,而我是个小三儿。

  此时我妈眼里没了痛心,而是悲哀,她又拿起我爸的相框擦着,擦着擦着就哭了。

  小凡看我妈哭,他也跟着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喊着奶奶,还用小手去帮她擦眼泪。我心里酸楚极了,感觉现在说什么我妈都听不进去,因为她开始变得糊涂了。

  “老头子,囡囡不听话,我该怎么办啊?我没用,我管不了她。”我妈对着我爸的照片道,眼里已经没有我了。

  我拉住了她的手,难过得无以复加,“妈,我听话,我真的很听话,我没有跟漠飞来往了,我们分开了。”

  “噢,分开了呀?那他的妻子开不开心?”

  我妈愣了下,傻傻的样子令我心如刀割,她这状态像是越来越严重了。我没法再待下去了,抱着小凡离开了她的房间。而我刚出门,她竟然又哼起了戏曲,哼的是我爸最喜欢的那个《天仙配》。

  我和张嫂都呆住了,面面相觑,随即我把小凡递给了她,自己躲在卫生间里伤伤心心哭了起来。我恨自己,如果我不出那么多事,我妈肯定不会出现这种诡异的病。

  我在卫生间哭了很久才出去,张嫂已经把小凡哄睡下了,还拿了床被子准备在客厅睡,要把小房间让给我。我毫无睡意,就让她去房间休息了,独自坐在客厅里发呆。

  大约快十点时,秦漠飞打电话过来了,问我在哪里,我告诉他在妈妈这边。他听罢立即挂了电话,但不过二十分钟后,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我起身打开门,看到他如幽灵般站在门口,“你怎么来了?”我有气无力地问道。

  “进去说吧。”

  他想挤进来,但我没让,我怕妈醒了看到又会生气。我拿着钥匙出门了,跟他来到了楼顶吹夜风。

  我俩找了个台阶坐下,望着暮色下那俊朗如昔的侧脸,心里竟荡不起任何涟漪了,更多的是惆怅。

  遇到他,我得到了很多,但与此同时,我又失去了很多。

  因为他庞大的背景,我一直都处于步步惊心中,我被这些事情弄得有点心力交瘁了。我是不是真该离开他了,他的世界我玩儿不起啊。

  “漠飞,找我有事吗?妈妈今天病情又重了些,所以我留下了。”尽管不想说话,但他大半夜找我还是要解释一下。

  他睨我眼道,“欢颜,你还是回去上班吧,我已经把苏亚调离了设计部,由你担任设计部总监。”

  “什么?我担任总监?”

  我愣了,设计总监的职位是何等重要他比我清楚,让我这么个毫无资历的人去做,他这决策人一定会被人指责的。还有,我也干不了,我都已经被扫地出门了。

  “苏亚的父亲跟秦家有交情,我不能因为你就炒掉她,所以只能想个折中的办法留下你。你是我的女人,这事我不能袖手旁观。”

  “……可你这样公司的人要说的。”

  我鼻尖忽然有些酸酸的,想哭。被苏亚扫地出门时,我以为他不会管我,因为他一个总裁为了个设计师出头太那什么了。可他做了,毫不犹豫地做了。

  “你能力很不错,开总结会议的时候我问苏亚要了你的效果图,各部门看了都觉得不错。再者,你需要一个平台来历练,在以后我不能保护你的时候,你也可以活得很好。”

  似乎,他在说不能保护我的时候有一丝丝的伤怀,他是不是也知道有一天我们会分开?所以他要我变得强大些。

  我该说什么?

  我已经感动得热泪盈眶了,这个男人为了我不惜成为全公司的笑柄。可同时我又压力重重,我本不想再回到那公司了,但现在又不得不去。去面对苏亚,面对全公司那么多知道我不堪过去的人。

  “谢谢你漠飞。”千言万语难出口,但谢谢是可以说的。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把我紧紧揽在了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