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孽火 > 第43章 意外发现
  张医生被秦漠飞杀气腾腾的样子吓得退了两步,随即微微笑了笑,“秦先生请放心。血型匹配度那么高,按照我以往的经验看是不会有事的,宝宝会好好康复的。”

  “真,真的么?”秦漠飞讪讪松开了手。

  “我不能说百分百把握。但现在情况是非常乐观的。”

  “噢,谢谢你。不好意思!”

  秦漠飞退到一旁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平静下来,我在一旁看到他过激的反应。心里头狐疑极了,他……是不是过于关心小凡了?

  小凡很快被推了出来。脑门上,手臂上都被插上了管子,瞧着可怜极了。他还在昏迷中,小脸苍白无色,我心头一酸,连忙揉了揉涩涩的眼睛。

  “凡凡。”

  秦漠飞轻呼了一声,一个箭步走了过去。他低头怔怔看着小凡,我居然瞧见他星眸微微有些泛红。

  “别担心,小凡会没事的。”我轻轻扯了他的衣角安慰道。他狼狈地笑了笑。转身忽然走开了。

  “沈小姐,秦先生。接下来会有为期半个月的观察期,如果造血干细胞功能完全恢复,小宝宝就可以出院了。”李护士也微微松了一口气,笑着对我们道。

  我抹了抹眼泪“嗯”了声,跟着她把小凡送进了icu里面。我站在隔离间外眼巴巴看着他,特别感谢那个捐献造血干细胞的先生。也幸好有了他,我才可以不用去找秦家老夫人,否则我都不知道如何去面对。

  李护士处理好后又出来了,跟我提及了手术室的一些情况,说小凡这次的运气特别好,匹配度很高,那造血干细胞移植过去就开始工作了。

  她顿了下又迟疑补了句,“沈小姐,我说个事你别生气啊,如此高的匹配度,应该是有血缘关系的人才会出现的比率。”

  “血缘关系?”

  我愣了下,我这边就我和我妈了,再说血型也配不上。就算是有,应该是小凡父亲那边的人,是秦家的人吗?

  我听陈魁提及过,那个男人是知道我和小凡的存在的,莫不是他良心发现了,就偷偷来捐献造血干细胞了?可那么穷凶极恶的人,会来么?

  或者……是秦漠飞?

  我忽然想起了他臂弯上的那点淤青,那像是抽血后留下的痕迹。这事我也没问他,但如果他不想说,那我一定问不出来的。

  我瞥了眼李护士,想了想道,“李护士,你看到过捐献的人吗?”

  “没有,他要求这件事保密,除了采集造血干细胞的那个医生之外谁都不晓得,张医生都不知道。”

  “是哪个医生?”

  “医院请来的一个临时医生,采集完就走了。”

  “……”

  这么厉害?我一下愣住了,这男人如此神神秘秘,不会真的是小凡的父亲吧?否则一般人也不可能让医院请个临时医生来采集造血干细胞啊,太大动干戈了。

  不管了,这事先就这样吧,既然那个人不愿意出现,那我又何必去找他呢,人海茫茫,要找一个刻意避着我的人是不容易的。

  李护士忙的时候,我就退出了icu,这才想起秦漠飞好像离开好一会了,连忙拿起手机准备跟他说一下我在icu这边。

  我电话刚拨通他就过来了,脸色微微有些不太好,眼底像是藏着一丝愠怒。

  “漠飞,你怎么了?”我狐疑地道。

  “欢颜,我有些累,想先回去休息一会,晚点再来看宝宝。”

  “暂时不用了,小凡接下来半个月都是全封闭治疗,我们都看不到他的。李护士每天会告诉我治疗情况,你不用担心。你脸色这么不好,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不用,我自己回去就好,晚点我给你电话。”

  “恩!”

  我把秦漠飞送到医院楼下,他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眉峰也一直没舒展过。他的事情我从来触及不到,也无从安慰了。

  我目送他开车离开过后,正准备上楼再看看小凡,却发现曼丽如幽灵一般站在了大门口的柱头下,正面目狰狞地看着我。

  她什么时候来的?我竟一直没发现。

  我知道她那唯恐天下不乱的本性,也不想去招惹她,就准备打车离开了,反正接下来小凡会进行全封闭治疗,我也看不到他。

  只是我一转身,曼丽忽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了过来,我看到她手里似乎还拿着一把铮亮的匕首。

  这个混账,光天化日之下也敢这样嚣张。我顿时就怒了,等她冲过来时飞起一脚直接朝她手腕踹了过去,把她手里的匕首给踹掉了。

  她踉跄几步要去捡,我比她先一步捡起了匕首,反手直接对准了她的脖子,“曼丽,你确定要杀我么?”

  “哼,是你先断我后路,我为什么不能杀了你?贱人,你他妈一出现就克制我,以前那些事我也不跟你计较了,可你为什么要把我往死里逼?”她咬牙切齿地吼道,顿时惹来无数围观的路人。

  我蹙了蹙眉道,“孰是孰非你最好搞清楚,我可没工夫来跟你说这些。我还是那句话,你若安分就是晴天,你他妈要是不安分,那就是晴天霹雳!你最好别再出现在我面前了,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你来啊,你他妈现在就来不放过我啊?我怕你是吗?”曼丽嘶叫着又朝我扑来,我忍无可忍地抬手给了她一巴掌,打得她一个趔趄。

  “找死!”

  我咬牙哼了句,转身挤出人群,随手把匕首丢在了垃圾桶就打车走了。这女人心思偏执,我跟她的结一时半会也是解不开的,索性就不理她算了。

  其实我应该报警的,只是大白天的,我们俩对峙这画面实在很难看,太多人在场围观,我怕事情闹大后丢脸的也是我。

  我想曼丽应该还不晓得小凡在这医院里,再说阿飞派了人保护着,我不太担心她会拿小凡做文章。

  我本想回家的,但随即一想刚才秦漠飞脸色似乎有些不好,寻思过去看看。我不晓得他是在别墅里还是兰若酒店,就发了个信息给他。

  他没有回我,我也不好用热脸去贴人冷屁股,就叫司机开去了江风大楼,也正好回家好好休息一下。

  回到家后,我冲了个澡,又给李护士打了个电话问小凡的情况,她说反应良好,我也就放心了。

  我想起了那个神秘的秦家,于是就打开电脑准备看看上面有没有他们的资料。秦家是金门世家之首,应该是有点记录的。

  不过我对那个家族没兴趣,只想知道那个所谓的秦家老大是谁。因为李护士说小凡的配型度高,可能与捐赠人有血缘关系,我就特别好奇他是谁了。

  我在搜索引擎里搜了“魔都金门世家”,居然真的搜出了一些资料介绍,不过似乎是野史。

  介绍上说,魔都金门世家起源于清朝。

  历史上所有朝代中,清政府对商人是最看重的,所以那个时候的商人地位最高,于是就出现了金门世家,分为:秦、陈、商、甄。

  而这其中,秦家是最厉害的,有着呼风唤雨的本事。其余的三家虽然一直以秦家马首是瞻,但背地里是不太服他一家做大的。

  秦家至高无上的地位奠定在抗战时期,那时候秦家家主带领着其他三大家族的人一起支援抗日战争,利用庞大的财力人力帮着魔都的前身度过了一个非常黑暗的时期。

  也因此,秦家在民间也是有口皆碑的,毕竟那时候的人都淳朴,涌泉之恩自当永记在心的。

  在改革开放过后,秦家在政府的扶持下大展宏图,成了魔都绝对的霸主。但所谓树大招风,秦家至高无上的地位令其他三家特别不服,就三家联手打击秦家,以至于秦家从巅峰落至销声匿迹。

  据说当时还造成了一场震惊中外的金融风暴,损失不小,秦家因此退出江湖,不再独占鳌头了。

  而可笑的是,自秦家没落过后,另外三家群龙无首,竟也落得了树倒猢狲散的下场,虽然也都各有建树,但已经被后起之秀甩了十万八千里了。

  于是,金门世家就成了民间传说,辉煌了将近一个世纪却成了历史。

  不过,虽然明面上没有谁在提及这四大家族,但魔都当地人对金门世家几个字却是如雷贯耳。就像是那什么:大侠虽不在江湖飘,但江湖一直有他们的传说。

  以上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从资料上还看到了一件令我非常震惊的事,金门世家的后人里,除了秦家无迹可寻之外,另外三家却记载了。

  陈家的后人现在有陈酒、陈魁,甄家的后人就是甄晓东,而商家的后人令我大跌眼镜,我在最后孙子辈里看到了商岩的名字。

  商岩居然是金门世家的人,我完全没有想到。他在学校读书时虽是风云人物,但这源自他的才华而不是家世,我们俩关系那么好,也没听他提及一丁点这事。

  我震惊极了,如果商岩是金门世家的人,那么他一定知道秦家老大是谁吧?如果我旁敲侧击一下,不知道他会不会告诉我。

  我现在就想打个电话给他,只是秦漠飞把他的手机号给删除了,一时也不好找。不对,我还可以在网上营业厅查通话记录啊。

  我恍然大悟,连忙登录了移动网上营业厅,在记录里面找出了商岩的电话。我拿起手机拨通,听着里面的拨打声时,心头莫名有些紧张。

  “欢颜,你找我吗?”很快,电话里传来了商岩清脆磁性的声音。

  我紧张地吞咽了一下唾沫才又道,“商岩,有空吗,我们一起吃个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