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孽火 > 第40章 醋意
  这脆生生的声音令我心头一沉,忍不住回头看了眼那个女生。

  她就在我身后右侧的地方,是个非常时尚靓丽的女孩。有着漂亮的大眼睛,弯弯的柳眉,时下标准的上镜瓜子脸,好美。

  她穿着一身大方高贵的淡紫色洋装。配的是黑色的gucci新款凉皮鞋,全身上下贵气十足。宛如城堡里走出来的公主。她又跳又挥手,引得周围好多人在对她行注目礼。其中也包括我。

  看她那一脸欣喜的样子,跟秦漠飞关系应该很不一般吧?

  是他新交往的女朋友吗?

  可是。他什么时候交往了?我都不知道呀!

  我一下子就自惭形秽了,觉得自己站在秦漠飞身边都会给他丢脸。我没好意思再留下,默默地转身走开了,他可能还没看到我,或者说,看到了也装着没看到一样。

  我心头酸溜溜的,堵得慌。我不想跟人比,却又情不自禁拿自己去跟人比较,而一对比才发现我是那么的平凡渺小。

  回到车里。我没有立即离去。埋着头趴在方向盘上,悄悄拭了拭眼角不小心滑出的泪。

  我真太恨自己了。明知道秦漠飞是我遥不可及的人却偏偏去喜欢他,现在好了,被人无形中狠狠给了一巴掌,好疼。

  我曾信誓旦旦地表示不会去在乎他的私生活,他的一切,却原来发现这根本做不到,我完全没有分清一个我该扮演的角色,把自己放在了一个极其可笑的位置上。

  我越想越羞愧,哭得跟泪人儿似得。

  “小姐,哭够了吗?哭够了可以开车了!”

  我正自怜自艾时,身后忽然传来一个低沉磁性的声音。我霍然回头,看得秦漠飞正斜靠在后座上,黑白分明的眼眸中,似乎泛着一丝笑意。

  我顿时给愣住了,他什么时候上来的?我怎么都没察觉到?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个女生呢?她明明是去接他的嘛。

  “欢颜,眼睛进沙子了?”他欺近我,伸出手抹去了我脸上还来不及擦去的泪。

  我慌忙点点头,“刚,刚才有点风大,不小心迷眼了,那个……我就揉了一下眼睛。”

  “唔,风确实大。”

  他莞尔一笑,转头看了眼窗外风平浪静的夜空,开门下车转到了副驾驶上。门一关,他揽过我就吻了过来,吻得很用力。

  我心头的阴霾瞬间散去,情不自禁勾住了他的脖子,羞涩地回应着他。

  我发现我疯了,一开始我很抗拒他唇齿间那股淡淡的薄荷味,但现在我很喜欢。我不知道他嘴里怎么会有那样的味道,平日里也没看他吃含有薄荷的糖或者零食,很奇怪。

  他吻了我很久才放开,轻轻捏了一下我的脸,“说好来接我的,为什么要走开?”

  “我,我看到也有人在接你,觉得我留下不太合适,就……”

  “你今天好美!”

  他打断了我,又含住了我的唇瓣,手还不老实地在我前胸揉了一把。再次松开我时,我们俩都气喘吁吁的,我发现我心波荡漾了。

  “回家吧。”他眸子里冒着烈火,我明白这个意思。

  “恩!”

  从机场到秦漠飞的别墅大约二十多公里,然而我仅仅开了一刻钟就到了。

  一进门我们俩就干柴烈火般抱在了一起……我清楚知道我们俩的衣服都撕坏了。

  结束后,我和他一起躺在了浴缸里,我有些无力地趴在他肩头喘息,刚刚的烈火还没完全消退。他撩起水花洒在我背上。

  “咦,漠飞,你这肩头怎么有这么个奇怪的疤痕啊?”我抚着他肩头一小块泛白的疤痕,有点好奇,因为这疤痕圆圆的,不晓得什么弄的。

  他拨弄了一下我的发丝,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很久以前被一只小野猫咬的。”

  “喔噢,什么猫这么厉害?”

  “是一只……发情的小野猫。”他说着用力捏了一下我的腰肢。

  我听到他说发情的小野猫就顿时明白了,一定是跟哪个女人欢爱的时候咬的。唉,明晓得不能去计较那些,但我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就闷闷地站了起来。

  “我明天还要去医院,就先去睡了。”

  “吃醋了?”他也站起身,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吻了我一下。

  我讪讪撇开头,拿起浴巾给他擦身上的水,这才发现他不光是肩头有齿痕,背上还有几条已经很淡的疤痕,肯定也是那个女人留下的,唉。

  “那,那只小野猫很厉害吧?把你弄得一身的伤。”

  “恩,是很厉害的,皮都弄破了。”

  “……”

  我擦,我了个大擦!不要脸,猥琐,下流,卑鄙!

  我特想鄙视秦漠飞一下的,但这些词都说不出口,盾。

  不过我确实有点抑郁,就裹着浴巾出去了,钻进被窝埋头就睡,不,是假寐。秦漠飞很快也跟了过来,把我揽进怀里过后,身子也压了过来。

  我无力抗拒他的诱惑,于是又一场暴风骤雨……

  我睡过头了,醒来时都十二点多了,浑身有些酸酸的。

  床上放着一条新裙子。秦漠飞又不在,我也顾不得问他去哪里了,梳洗了一下就匆匆下楼,开着阿飞的车就朝医院狂奔。

  张医生说今天那个捐献的先生会去医院,我想去好好谢谢人家,顺便请他吃个饭。但如果他实在不愿意就算了,我还是尊重别人的意思。

  我到医院时,张医生跟我说血样已经采集了,这说明血型已经成功配对。不过那先生输了血就离开了,资料都非常保密。

  “真遗憾,我想当面谢谢他的。”我无不叹息地对张医生道。

  他如释重负地叹了声,道,“其实这种做好事不留名的人很多,你也无需太在意。我已经安排好了手术时间,就在明天下午,希望这次不要再出什么岔子了。”

  “张医生,请你务必救救我的小凡。”

  “救人是医者本分,你放心吧,我会尽全力医好他的。这么可爱的宝宝,我也不想看到他夭折。今天他会全封闭做最后化疗,你先回去吧。”

  “嗯,谢谢你张医生!”

  我来到icu的隔离间外,趴在玻璃墙上看小凡,他在咿咿呀呀地学说话,小脸瘦瘦的,但双眸特别的亮。他马上要手术了,我就没有再进去,现在是关键时期,任何一点差错都不能有。

  我怕妈担心,手术的事情就暂时没告诉她,想等到明天手术顺利过后,我才去跟她讲。

  我正逗着小凡玩时,手机忽然响了,是秦漠飞打来的,我走到外面才接通。

  “欢颜,晚上有空吗?”

  “有空,明天小凡做手术。今天全封闭治疗,张医生让我回家休息。”

  “那半小时后我来接你,晚上跟我一起去参加一个酒会,小凡这边让阿飞先看着。”

  “好!”

  我不明白秦漠飞为什么要我跟他去参加酒会,万一被他的熟人看到岂不是很没面子?不过我心里是开心的,这至少表示他愿意把我带出去。

  我没有问他昨夜里接机的女生是谁,他也没说。我以为那可能是女朋友什么的,但他最后上了我的车,令我又猜不透她的身份了。

  下楼时,秦漠飞的车刚好停在了医院大门口,我就开门上去了。他今朝是自己开车的,也不知道准备带我去哪里。

  我瞧着他脸色似乎有些苍白,忍不住探头过去仔细瞅了下,发现不止面色苍白,嘴唇还无色,像生病了似得。

  我很纳闷,忍不住探了一下他的额头看有没有发烧,“漠飞,你怎么了?脸色咋这么苍白?”

  “夜里运动太激烈嘛。”他转头瞥我眼,还意味深长地挑挑眉。

  “……”我脸一红,讪讪别开了头。

  他开着车驶出了医院,一路往北。我斜靠着椅背偷偷看着他,发现他的脸色是有些不太对劲,这不太像是运动激烈引起的啊?第一次跟他那啥那天,战斗一晚上也没见他出现这么个脸嘛。

  “你是不是生病了?还是哪里不舒服?”我有些放不下。

  “是有点不舒服。”

  “啊?”

  “这里!”

  他指了指鼓鼓的腿间,又把我烙了个大红脸。我感觉他越来越不正经了,完全颠覆了他一贯高冷的形象。

  不过,这样的他却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喜欢。

  秦漠飞把我载到了魔都最高档的兰若酒店,我们从地下停车场径直上了酒店三十五层的客房。我看他翻出来一张房卡,有点莫名其妙。

  “你在这里开房?”

  他笑了笑没回我,打开门拉着我走了进去。这是一个总统套房,里面配置特别的豪华,不过看里面的布置很居家,连厨房都备有,不太像是用来迎接客人的。

  “欢颜,等宝宝好起来了,就把房子退掉住在这里吧。”

  “我……不太好吧,这里一晚上肯定很贵,不划算。”

  兰若酒店是魔都唯一一家超七星的酒店,这个房间一晚上怎么着也得好几大千,我哪里舍得,即便是花秦漠飞的钱我也不舍得。

  他拥着我吻了吻眉心,又道,“听话,我不想你和孩子连个居家的地方都没有,这里服务设施和安全防护都很好,你先住着。”

  “这很贵……”

  “傻瓜,这是我投资的酒店,我大部分时间都在楼上办公,你们住这里我可以随时看到。而且,我不想你再去公司,那个世界不属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