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续,梦醒千年 > 四四一、那月酱真的变成那月酱了?
  莱维一只手抓着扶手,对方说的应该是另一只手。 他稍微动了下自己的左手,顿时一种柔软中带着弹性的触感,通过皮肤的接触经由神经的传递回馈到了大脑之中。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触感,作为一个有老婆的男人,莱维自然是非常的清楚了解。他立刻就张开嘴要道歉,却才说了一个字就被捂住了嘴。

  “抱……!”

  “别弄出那么大动静,我这边还有重要的事情。”

  “呃……是那月?”

  这下莱维听出声音的主人是谁了。他低下头看向锁在自己怀中举起手捂着自己嘴的那个人。那是一个黑色长发,身体娇小的可爱少女。她身上穿着二中初中部的校服,短袖的上衣和短短的裙子,膝盖以下的学生袜和黑色皮鞋,肩膀上还挎着个常见的学生书包。这模样说出去有人敢信她其实高中部的班主任吗?

  莱维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死死盯着紧紧贴着自己的南宫那月,他都忘了自己那只该挪开的手还在原来的地方没动地方。

  “那月,你这是……”

  这也太合适了吧?简直是犯规的对吧?尽管南宫那月平时在学校里总是习惯哥特萝莉式的打扮,按说那种打扮会让人显得更加幼稚才对。然而穿上了初中部的校服的那月,却有一种以往从来没展现出来过的特殊的气质。仿佛什么二十六岁的班主任之类都是骗人的,就连莱维这算是全校有数跟她比较熟悉的同事,都一瞬间怀疑自己是不是认错了人,她就是自己学校初中部的一名学生。

  “你应该知道最近学校里的学生经常遇到痴汉的事吧?这种人如果不是正在犯罪的时候抓现行,就算送到警察那里,他们也会找各种理由给自己开脱,很难有证据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惩罚。”

  “所以你这是来引蛇出洞?”

  莱维低头看着自己怀里的‘初中生’的眼神,充满了敬佩。真的,莱维真的很佩服这样做的那月。要知道那月既然特意换上校服把自己装成初中生,按她所说的必须‘抓现行’,就代表着她不能一发现周围有人神情可疑,就直接出击。必须等对方真的动了手,有痴汉行动了,她再出手将对方抓起来才能得到将对方绳之于法的证据。她大概事先在车厢里什么地方设置了偷拍设备?又或者前方不远处那个貌似在看手机,手机背面摄像头正好对着那月刚才站着的位置的那个女人,就是帮那月收集证据的人?

  不管那月用什么方法收集证据,她都得牺牲自己,至少要让那个变态痴汉挨近了身有了行动才可以选择是直接扭送警察局,还是先揍一顿再送过去。

  虽然那月外表看起来顶多是个初中生,甚至要说是还在上小学,也会有很多人相信。但她其实是个已经二十六岁、工作了好几年的成年人。她不是那种还不大懂男女之间很多事情的小孩子。让二十多岁的女人去给变态痴汉摸两下不躲开,这毫无以为是相当大的一种牺牲。不论是从心理还是生理上,都是相当伟大的一种付出。起码莱维自认如果是哪里出现了专门猥亵男性的同性恋痴汉,自己肯定是做不到像那月这样‘牺牲色相’。那种事光想想都浑身起鸡皮疙瘩,莱维赶紧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不跑偏到奇怪的方向,对那月的佩服是越来越真诚了。

  “总不能让学生来做这种事,也不能放着那种人的存在不管。那些孩子们被人骚扰了肯定没心情听课,影响到考试的平均,我这个当班主任的也会很头疼的。”

  “你班上有学生遇到痴汉了?”

  尽管南宫那月说的好像她完全是基于自己的利益做考虑,才牺牲如此之大来帮学生们抓住那个痴汉。但莱维要是连这种程度的假话都听不出来,还怎么跟自己身边莫名变得越来越多的各种最爱口不对心的傲娇妹子们相处?明明很关心学生们,不光是她自己班上的学生,学校里任何一个孩子遇到了麻烦,那月只要知道了都不可能放着不管。这个外表比学生们还像个小孩子的老师,就是这种爱给自己找麻烦的性格。在莱维看来,这样的人才是真正适合老师这项‘事业’的。而不像莱维这种整天就知道混吃等死的家伙,对他来说,当老师就仅仅是一种‘职业’罢了。和其他公司的其他工作没什么本质区别,当初之所以挑这个,很大原因也是因为当老师有寒暑假和各种别的假期,各种福利又还不错。如果当时有人告诉他哪有可以每周只上一两天班,月薪比得上金融从业者、福利保障比得上公务员的工作,他难道还会考虑当什么老师么?若把同样的问题摆到南宫那月面前,她恐怕就会给出和莱维答案不同的选择了。

  “没有。”

  那月摇摇头继续说:“你没看到我穿的是初中部的校服么?暂时查证曾经受害者以初中生居多,那个罪犯不光是个变态痴汉,估计还是个无可救药的萝莉控。”

  “呵……我说嘛,没听凛说她的同学遇到过痴汉。”

  莱维有些莫名尴尬的接了那月的话。他自然是一点都不认同那样的犯罪者。可是莱维觉得那月的话里貌似隐约把萝莉控和犯罪者给画上了等号?如果没有犯罪行为的话,虽然萝莉控的确不为大众所认同,但应该也算不上犯罪吧?莱维甚至看着那月的样子觉得有点好笑。心说要是萝莉控就是犯罪,那以后喜欢上你的男人岂不全是罪犯?

  “也可能是那个痴汉胆子比较小,觉得年纪小的女孩子更容易得手?”

  莱维这可不是在为萝莉控开脱。萝莉控在多数人眼中的形象如何,这种事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他自己又不是萝莉控,别人爱怎么看就怎么看呗,对吧?

  莱维只是在从罪犯选择目标的原因上来推导罪犯的心理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