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续,梦醒千年 > 三七六、才不是怀中抱妹杀呢!
  “又是那个什么……什么【微笑棺木】的幸存者吗?”

  诗乃现在听到那名字都觉得心里头有点毛骨悚然的。曾经杀过人却又没有被判刑,甚至连个人资料都不需要被公开,就像个完全没有任何不同的普通人般随意生活在城市里。和这样的人生活在一起……诗乃觉得自己也许比旁人都更理解那样的恐惧。

  “对,就是那个公会里的人。”

  “明明杀过人,却没有被追究责任……难道那些有权力决定这些事情的人,根本就没考虑过其他人的安全吗?”

  不首先考虑如何保护普通老百姓的安全,反而只在努力些所谓帮助凶手改过自新之类的事情,这样的法律到底合理不合理,其实早就普遍有很多人质疑。然而即便质疑的声音再多,大多数国家现在仍然是那般行事,这才导致了当初sao里杀过人的那些玩家绝大多数没有被处罚,反而个人信息被很好地隐藏起来,所谓担心他们回归社会后受到歧视莱维身为一名教师自然是非常反对这种做法,可是他既没有那能力也没那个毅力去成为可以改变这种做法的大人物,自然也就只能吐吐槽,管好自己身边的事,保护好自己身边的人就行了。

  “一个杀过人的人……本来就不应该得到和其他善良的人同样的对待吧,没有那种资格……”

  “sao那个公会里的那些人固然都不值得同情,可是要纯粹说杀过人就一定是坏人,这也未必就是对的吧?”

  莱维虽然这些年已经比较少下重手,以前却是手底下没少过夺走的性命。不过现在他自然不是在为自己做过的事开脱,本质上对于被当成好人还是坏人这种事,莱维是一点儿都无所谓完全不在意。

  “你是因为知道了我的事情,所以才这么说的吗?”

  诗乃眼神有点暗淡地望着莱维,两颗大大的眼珠一直晃动着,有些躲闪却又坚强地控制住了。

  “不,我不知道,只不过大体上有些猜测,具体如何还不清楚。”

  诗乃有点想质问莱维明明有在搜索情报方面那么厉害的人帮助他,怎么可能就没调查过自己的事情。但莱维那双坦诚的眼睛,让少女觉得说不定这个男人真的没有找人调查过自己的事。

  也对,他的敌人又不是我,为什么要调查我的事情呢?诗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可是紧接着打算开口的时候,又发现这一口气还远远不够,立刻再使劲地吸入了更多的冷冷的空气,仿佛这才终于让沸腾的心稍微冷却了一点。

  “我呢……曾经杀过人。”

  意料之中。

  虽然莱维一直不确定,但大体上也从各种细节当中分析出,那个一直缠绕着少女的过去的阴影到底是什么。从她面对死枪那把黑色手枪时的不正常反应,可以推测出那件事很可能与那个型号的手枪有关;从她在听说有人以杀人‘取乐’而强烈地抗拒接受,可以推测出她曾经与‘杀人’这件事有过十分近距离的接触。有可能是曾经目睹有人在自己面前被人以那把黑色手枪射杀,甚至那名死者很可能是少女的亲朋。自然也有可能是少女本人,曾经用那样的一把黑色手枪,朝着其他人扣下过扳机在现实的世界里,而不是ggo那样的游戏当中。

  现在,答案揭晓了。

  “不是在游戏里哦……我是在真实的现实的世界里,曾经杀死过人。”

  少女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像是冰天雪地之中瑟瑟发抖的野猫,要莱维紧紧搂着她,才能稍微获得一点温暖。

  “那件事发生在五年之前,我家乡所在的小镇里,当时发生过一起持枪抢劫案件……在那种小镇里,这样的事情自然是大新闻。媒体报道的说法是犯人射击了一名邮局员工后,被手枪炸膛炸死。但实际情况其实并不是那样……”

  五年前的话,也就是诗乃才十一岁,还没上中学的时候?警方考虑到保护未成年人,要求媒体更改新闻的编写这种事是合理合法的,更何况如果是一个没有犯罪,反而可以算是见义勇为英雄的未成年人身上。

  “实际犯人是被夺过了他的手枪的我……开枪射杀的……”

  所谓夺过了手枪,实际上应该是少女在激烈地反抗中碰巧弄掉了犯人的枪,然后条件反射地捡起来胡乱扣下了扳机吧。莱维可不认为是个小学女生能够像诗乃说的那么轻巧地抢走亡命劫匪的枪。她当时的那种行为,根本没有半点可以和犯罪这个词搭上边的地方。

  “那时候我才十一岁……可能就是因为太小了还什么都不懂,才能做得出那样的事。当时除了弄断了两颗牙齿、双手手腕扭伤、背部的撞伤和右肩脱臼之外,就没有其他伤了。现在回想起来,那还真是一个奇迹呢。”

  诗乃全身放松地趴在莱维身上,脸侧着贴在他的胸前,小声地呢喃着仿佛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似地。

  “只是身体方面虽然都是一些轻伤,很快就完全治好了。但还有留下了一些一直治不好的地方……”

  训练有素的军人,从战场上回来之后都需要接受必要的心理介入,甚至很多多年以后仍然无法摆脱创伤,患上那种被命名为创伤后应激障碍,简称ptsd的精神疾病而被折磨一生。军人尚且如此,像诗乃这样的一个此前一直过着普通平凡日子的小女孩,无法从那种经历里走出来,实在是再正常不过、却又让人感到悲哀的。

  “那次之后,只要看见枪,我就会呕吐甚至直接晕倒,就算是电视里、漫画里的枪也不行。光是有人用手模仿射击的姿势,就会让我……眼前仿佛又看到那个被我杀死的男人的脸……好恐怖,真的好恐怖……”

  莱维抱着诗乃,轻轻抚摸着她的背部,这样也许能稍微让她回忆起往事的时候稍微安心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