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续,梦醒千年 > 六十、吃饱喝足的小忍,那就……
  明明自己刚刚已经哄过这只金发萝莉说王牌就得最重要最危急的时刻登场才符合身份,为什么她偏偏这个时候就主动不顾烈日当头的跑了出来?

  难道那个结社噬身之蛇的执行者第一位,实力还要远超出自己的预计,让她本能地感受到了自己将有危险所以才主动出现?莱维一边猜测着事情的原委,一边继续阻挡着金发萝莉那张看上去很可爱的粉嘟嘟的小嘴。

  其实……莱维这些动作都有点下意识了。他脑子里光顾着思考这只金发萝莉突然自己窜出来的原因,也没去另外多想他自己根本不在意会不会被吸血这件事。自己从百年前就和一只吸血鬼真祖一同生活直到现在,就连依文现在每天喝的红茶里偶尔加的那点算作调味料的血,也都还是莱维提供的。

  可以说自从与莱维订下终身之后,依文就没有再吸过其他人的血,尤其两人在学园岛上重逢之后,几乎每隔个几天依文都会在莱维身上饱饱地吸上一顿。

  既然能让依文吸,让这只金发萝莉吸一下又有什么关系呢?莱维肯定不会是那些只从书里或电视里看到过吸血鬼,一提到被吸血就毛骨悚然害怕惊吓的人啊。这估计得怪他的脑袋果然不是那么地好用,一旦认真思考起一件事,就没空顾及其他了?

  莱维集中精神思考,无法顾及其他的体现还不光在他下意识阻挡金发萝莉吸血上。金发萝莉发现以自己现在这副身体的能力程度无论如何都无法‘突破’莱维的‘防御’之后,她有点不爽的鼓鼓脸,金黄色的眼珠子滴溜溜地一转……既然咬不到脖子,那就退而求其次算了。

  金发萝莉眼神一凝,眼角弯了起来好像恶作剧之前那般期待地笑着。她假装还在双手双脚努力使劲往上攀,让思考中的莱维没有注意到她的表情。接着她那被莱维按着的小脑袋力气一收,顺势脱出莱维的‘魔爪’,然后长大那张小小的嘴再次往前一冲!

  咔!

  “啊!”

  虽然不是真的有多疼,但手突然多出两个小窟窿,还是不是针刺的而是女孩儿的两颗小虎牙咬出来的,也怪不得莱维有点没形象的喊了那么一嗓子吧?

  手被咬住,紧接着就是熟悉的血液从体内不断流失的感觉。就像每次被依文吸血时的感觉一样,只不过平时依文咬的都是脖子之类的地方,手掌让人咬一口这还是莱维第一次遇到。

  在吸血鬼当中,依文算是食量相当小的——尽管莱维这辈子见过的吸血鬼加起来也不满一只手的指头,尤其在这地球上更是只熟悉自家的萝莉老婆跟这只正咬着自己的金发的。

  但依文从刚成为吸血鬼没多久,就为了能尽量留在人类的世界当中,尽量可以不频繁的迁移居所,她在自己还远远没成为一个真正强大强悍的真祖之前,就很注意克制、很努力控制自己吸血的**。

  尤其在跟莱维相遇并共同生活了一段时间之后,依文更是除了他之外就再也没有吸过任何其他人类的血。这其实也是她当年会那么轻易地就被纳吉抓住并施加了诅咒的原因之一。

  虽然纳吉当年据说花光了身上带着的所有钱买下了整个集市里的所有大蒜,再加上十字架跟流水来布置陷阱。可若非依文其实已经自莱维失踪后多年未曾吸过一滴血,身体早已不在最强盛的状态甚至还稍微有一点点虚弱——若不是这样,难道还真有人觉得靠纳吉那些根本就是搞笑的陷阱就能把依文克制成那样?

  这可不是绢旗最爱喜欢看的那种低成本小制作的b级无厘头喜剧片呀。要是靠那样的陷阱就能把依文给困住,那么只是短短的一两分钟,那她也不至于顶着暗之福音被称为最邪恶的魔法师通缉多年,却也仍然得意畅快的逍遥法外了。实际上以往其他自称吸血鬼猎人而惹上依文的那些家伙,他们尝试过的陷阱和手段远比纳吉当年用的丰富新颖得多,每每在吸血鬼弱点之上推陈出新,看得那时刚到地球的莱维都叹为观止忍不住要拍手称赞他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了。

  然而,结果还不是没用么?

  依文能忍住那么长时间不吸血也仅仅是身体状况稍微下降,这样的她虽然的确是个吸血鬼,但每次吸莱维的血也就是一点点的程度。尤其圣杯战争之后依文身上的诅咒被解除了一半,她对血的需求也降得更低,现在经常也只是在喝的茶或者吃饭时的汤里加几滴调个味的程度罢了。

  而现在正咬着莱维手的这只嘛,她其实食量比依文大多了,如果被吸的对象不是莱维而是换成其他人类,这会儿虽然才过了几秒钟,估计也已经变成倒在地上的干尸了。

  当然,这只金发萝莉虽然能吸那么多,但其实她也跟依文差不多,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大量地吸过血了。

  “唔,味道果然还是这么好,多谢款待哟。”

  金发萝莉吸了莱维念头转了一个圈的功夫就放开了嘴。莱维手上那两个吸血鬼牙齿咬出来的小洞也迅速的愈合瞬间消失。金发萝莉放开莱维从他身上跳下来,手捂着嘴也不知是擦掉嘴角的血丝还是怕自己吃太饱打个嗝有损淑女形象。

  她刚刚吸莱维的血倒是没多少,但可别忘了没多久之前她才把一家面包店里的甜甜圈个横扫一空呢。就她那个小身板,塞进去那么多甜甜圈也没见肚子鼓起来,应该不会是因为吸血鬼的消化能力太强吧?本来就不是靠吃人类的食物存活的物种。这几口饭后饮品一样的血,才是他们真正赖以存活的生命之源啊。

  虽然这只和依文貌似都早就不需要了就是了。

  “你怎么突然这么有兴致?不会是刚才看到了这个女孩子,觉得有趣故意学她的吧?”

  血都被吸了,事已至此再上去跟她折腾也没什么意义。莱维无奈的摇摇头蹲下身子,继续他刚才没做完的工作,把晕倒的杜芭莉挪到一个不容易被误伤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