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续,梦醒千年 > 九、绢旗还可以抢救一下,芙兰达你……
  “真、真的,每天吃都可以!?”

  芙兰达跟绢旗两个人两双大眼睛都快要往外冒星星了,莱维实在不忍心打击她们,可当医生的向病人说明病情是本职工作属于职业道德范畴。就算病人得的是已经时日无多的不治之症,医生也不能瞒着病人不说。即便为了病人好希望他能稍微不那么悲伤,也只能选择些比较委婉的说法,比如‘请尽情快乐地享受人生吧’之类。虽然莱维不是医生而是老师,但这两个职业在绢旗她们的常用语言里尊称叫法都是一样的,他稍稍客串一下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可以是可以,不过……”

  “不过?”

  有些时候最怕别人说话说一半。莱维那个转折一下搞得两女都愣住了。她们好像和刚才异口同声似地又同时想到了同样的不好的事。一秒钟前还要冒星星的眼睛瞬间没了神采,像四个空洞里装着四颗墨色的珠子,一不小心就要掉下来。

  “不过这个药未必能达到你们希望的效果。你们想要没问题,等应付完了现在的麻烦事儿,我可以回家给你们先拿一些。但得先告诉你们一声,这个药大概跟你们想象中得不太一样,它的名字叫‘年龄诈称药’。”

  年龄诈称药本来是依文当初刚被封印了全部魔力,没办法之下造出来的临时替代品。后来长期生活在被诅咒的状态下,依文渐渐习惯了这样的状态,也逐渐找到了一些魔力被封印后仍能施展些简单魔法的方法。从能借助其他魔法药施展出一些基本的幻术之后,依文就没再吃过年龄诈称药,也没有再继续制作这种如果拿到地下黑市去销售,没准可以凭借其出色效力大赚一笔的药。

  这几年依文一直都没再做过年龄诈称药,家里原本剩下的就那么一小瓶二三十颗。不过因为前一阵菲特不知怎么的突发奇想心血来潮,找依文要这种药。一直想方设法让菲特管自己叫妈妈的依文,就跟哄小孩似得花了一整天时间给菲特做了整整一大箱子的年龄诈称药。那一大箱子里根本数不清多少的小药片恐怕菲特不知多少年都未必消耗得完,拿来分一些给绢旗跟芙兰达倒也没什么问题。

  “年龄诈称药?”

  听到这个有点奇奇怪怪的名字,不光有着特别期待的芙兰达跟绢旗,就连麦野跟后面坐着休息的泷壶都来了兴趣。

  “是因为吃了那个药能让人身体……不,外表变大变小,所以才起这么个名字的?”

  麦野本来想说身体放大缩小,但回忆昨天的金发双马尾萝莉跟刚刚离开的那名金发少女,她发现自己那样的表述并不正确。从那个叫菲特-泰斯特罗莎的女孩的情况看,那药并不是单纯的把人的身体按照一定比例放大缩小。昨天见到的明显是个不管从身材还是脸蛋又或者说话声音上都呈现着一个标准小学中高年级模样的女孩子,而刚刚在自己几人面前被介绍认识的那名少女,则有着不会让任何人怀疑其年龄的身材和相貌以及声线。不管这个男人的那个‘义女’到底真实年龄是小学生还是中学生。小学生纯粹把身体放大那也就像绢旗这样,一个有着高挑身材的萝莉再怎么样也还是萝莉。即便芙兰达总被嘲笑幼儿体型个子比绢旗还矮不少,也没几个人见了面之后会觉得绢旗年龄比芙兰达还大。同理将中学生的身体直接缩小到小学生的水平那就更古怪了,除非长着芙兰达那样一张适合卖萌的脸,否则别人看着没准还得腹诽这到底是哪来的一个侏儒。

  那两种让人哭笑不得情况都没有发生在那个叫菲特的女孩身上。不论昨天擂台上的软萌可爱娇小萝莉还是今天广场上的前凸后翘玲珑少女,麦野都没有从她的身体上看到半点令人在意的违和的地方。这也就是说……

  “麦野你说的没错。”

  莱维对着麦野点点头又低头对上那四道包含了‘期待、疑惑、希望、不安’等等复杂情绪的忐忑视线。虽然他也很希望芙兰达跟绢旗能高兴,但就跟结果再残酷也必须把化验报告交给病人的医生一样,他必须把年龄诈称药的真相告诉这两名觉得看到了弥补人生遗憾曙光的少女。

  “这个年龄诈称药的药效很简单,就像名字说的那样。这是一种让人吃了之后可以改变外表年龄的药。”

  莱维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温和点表情认真点,否则不小心想到不该想的那些,他很担心自己会忍不住笑出来。身为lv.5超能力者也是item四女中智商最高的那个,麦野从莱维冲她点头那下貌似就完全猜到了年龄诈称药的真相。她看着莱维那认真的脸和老师向喜欢的学生循循善诱讲解般的语气,脸上表情也是有点不那么协调。仔细看会发现麦野嘴角一抽一抽的,眼睛稍稍眯着,上面的眉毛则不太规律的偶尔上下跳一下。好在她不是正面对着芙兰达跟绢旗,只要不出声这两个全部精神都已经投入到莱维的声音里几乎不容外物的少女就不会发现。这让麦野用不着像莱维那么辛苦的控制自己脸上的肌肉甚至还有体内的气息和声带的震动。

  说实话论演技麦野可不是一般的差。即便没进入暗部成为item的首领之前,她也是学园都市仅七位的高高在上lv.5.在加上不确定什么出身但肯定是个千金大小。姐的身份,麦野从来都是带着那么一股唯我独尊的强大气场,哪轮到她察言观色对人装模作样啊。这方面她比起自认为一家之主实际上在家里地位比较悲惨的莱维还差得远呢。

  “虽然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理怎么判断,但据说这个药的确能让人的身体变大变小,却也只是在吃药的人本身身体能成长到范围内进行变化。”

  “本身身体能成长的范围内?难道说……”

  “对,就是这个‘难道’。”

  莱维面带遗憾的耸耸肩,肯定了芙兰达跟绢旗的猜测。

  “也就是说,这个药比起改变身体本身,更像是改变身体的时间?让身体回到几年前曾经的样子,或者让身体变成几年后将会成为的样子。不管再怎么变,那还是自己的身体,自己以前是什么样,吃了之后就会变成什么样,自己体内基因决定将来会成长成什么样,吃了之后就是将来会成长到的模样。你想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看出莱维有点犹豫迟疑,麦野难得好心一回帮他把那些不太适合的话说了出来。不过其实虽然总说麦野脾气差脾气差的,如果只是在日常生活中跟她接触过的人,可能会对此十分的疑惑不解。比如麦野学校里那些跟她能说上话的一般同学,她们心中的麦野就是个标准的富家出身的大小。姐。衣着时尚打扮靓丽,一举一动风姿绰约,言语谈吐成熟稳重,给人一种已经踏入社会的成熟女性感觉,只要不穿校服很难让人联想到她还是个每天会坐在教室里上课的高中生。

  成熟稳重的社会女性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她们往往行为端庄举止大方,言谈温和表情柔美。即便麦野身上有股大小。姐的气息,但那种仿佛与生俱来的气质,只会让日常生活中接触到的人感受到高贵大气,而并非高傲甚至傲慢。

  其实就跟远坂家那位大小。姐在学校里外人面前时永远都是个智慧与美貌兼备的完美学生会长形象一样。麦野平时在外人面前也比较注意自己的形象,总是包在厚厚的一层伪装里面。同样和凛相似,脱掉的伪装的麦野也是个成天脑袋里没什么好心思,整天抓住机会就整人折腾的小恶魔少女。两人的主要区别在于被触犯了底线之后所会有的表现。

  凛的底线,就莱维了解除了身为魔术师那方面大家都有的一些‘怪癖’之外,就是一些面子上的问题,比如被嘲笑早上起不来床或者不擅长使用电器。要是有人就她的身材发表不那么好的‘意见’,那位大小。姐更会暴跳如雷让人体验到真正恶魔的感觉。

  然而凛再怎么生气发脾气,也总还是有个大小。姐的样子。不知是她亲生父亲从小言传身教以身作则的缘故还是与生俱来的天性。凛就算暴怒的情况下也忘不了自己是远坂家的当代家主,总会记得自己该为家族名誉保留的形象不会彻底的崩坏。再加上这位远坂家的唯一传人和她父亲在‘魔道’上有着很大的不同,她大概永远无法像她的父亲那样成为一名真正合格的魔术师,做不到这世界上几乎绝大多数魔术师都遵循的准则——为了追求根源对其余一切都冷血无情。

  为何这个世界上明明有着数量绝对不小的魔术师存在,却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尝试过将这点公之于众?并不是魔术师其实暗地里早就掌握了这个世界世俗的权力,能够控制影响世界上一切舆论这种阴谋论爱好者常会有的臆想。

  很多时候一些状似离奇的匪夷所思事件,它们的真相往往非常单纯,单纯到令人不敢相信并且从来没往那个方面联想过,所以才永远找不到真正的答案。

  之所以魔术师的存在一直没有暴露,除了这群魔术师本就奉行神秘主义为准则,行事隐秘小心谨慎很少被人发现之外。最直接纯粹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当中有着万一被目击就必须将目击者‘灭口’这一由魔术师协会主导的规矩在内。一旦出现魔术的存在被曝光的事件,魔术师协会就会派出他们的人对事件进行处理。而处理的过程不光是针对传播魔术存在的一般人,还有暴露了魔法而没有做出及时反映的魔术师。

  魔术师几乎都是冷血无情的。他们毕生的唯一宏远就是追寻所谓的根源。除此之外的一切几乎都不被他们所在意。一般人的生命在魔术师眼里完全没有价值,为了追寻魔道,手足相残的事情也屡有发生并不罕见。这样的魔术师又岂会为了保住一个根本不在意的一般人的生命而在魔术不小心被目击之后,采取相当麻烦的‘消去记忆’这类的方式?

  而远坂凛却是极少数会在使用魔术时意外被目击后,选择后一种解决方式的‘珍稀品种’中的一个。

  但尽管并不是魔术师,甚至在不久之前尚不知道这世界上还存在魔术、魔法这类超自然能力的麦野,和凛最迥异的就在于她们被触碰到底线燃起了真正怒火后的表现。

  表面上温柔的麦野一旦真的生气,表现出来的就是彻底撕掉外表的伪装,将内心的暴戾狂躁尽情的宣泄。并且往往会失去理智就连自己身边的人被波及也毫不在意。莱维早就从item四名少女中嘴巴最不严的芙兰达那里听到过很多麦野过往的表现。为了出自己心里的一口恶气而不顾泷壶快要支持不住的身体继续让她服用对身体有很大伤害的‘体晶’,来帮自己抓住惹了自己生气的‘老鼠’。这类令人不得不反感的暴虐行为在麦野身上可不止偶尔发生个一两次。这也是为什么芙兰达如此畏惧麦野,总是像个容易受惊的小动物般谨小慎微的原因。

  不过活了比一般人终生寿命还长很多年岁的莱维,过去穿梭在宇宙中见识过的种种不一般的人早就数不胜数。像麦野这种让芙兰达提心吊胆的‘怪脾气’,在莱维眼中却并不是多么特殊多么地难以理解。

  就莱维从他自己得到得一些资料,以及这段时间和麦野接触多了所掌握的印象。他认为这名貌似脾气古怪并且隐藏着极度邪恶内在的少女,其实也不过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孩子罢了。至少在那个永远不能浮出水面,只能在暗处活动、做着见不得光的工作的暗部当中,麦野还远算不上什么阴沉什么邪恶什么黑暗。

  莱维不清楚过去麦野曾经经历过什么。但以他的经验来看,一个无论外表、才能还是家世都无可挑剔的少女会隐藏着如此扭曲的个性,除了天生性格特殊或者有心理疾病之外,最大可能就是过去曾经经历过重大的事件导致性格的扭曲。

  虽然不是莱维故意为之,但家里有伊芙和长门有希这两个‘电子战’方面上至少地球数一数二,甚至有希还是绝对第一的这两人,学园都市那个号称全世界保全体系最完备,这个时代任何外部黑客都不可能攻破的管理学园都市所有情报的‘书库’,基本上就跟敞开着大门没有人看守的良心店差不多。

  尽管曾经第一次入侵时,面对‘书库’本就十分完备的保全系统和学园都市某个都市传说中的超天才黑客‘gatekeeper’,伊芙稍微遭遇了一点点的麻烦。但那也仅仅是‘一点点麻烦’的程度,那名正体其实就是跟白井黑子属于同一个风纪委员支部的初中生少女也未能阻止伊芙获取‘书库’里的情报。

  连伊芙都那么轻松的入侵过学园都市号称最安全的情报服务器,由全宇宙操纵资讯这方面当之无愧绝对第一的资讯统合思念体创造出来的有希,要从书库里查点什么东西那就更是和浏览自己电脑本地硬盘里的文件那么简单。

  家里有伊芙和有希在,莱维就相当于掌握了学园都市几乎一切记录在案的情报。而他从那些情报当中,并没有找到有关麦野过去曾经是否有过特殊经历的情报。

  当然,别说麦野是暗部一个组织的首领。光她lv.5超能力者的身份,一些有关她的重要情报就不可能记录在和外界网络连通的服务器内。莱维没从书库的情报里找到麦野加入暗部的原因,但同样也没找到她有什么先天精神疾病或者性格缺陷的资料。后两者如果确实存在,那么并不算得上是必须连统括理事会一般成员都保密的绝对机密,就像其他lv.5,比如御坂美琴和一方通行还有垣根帝督,他们性格和心理上的一些特征也都记录在了书库内。而从那些有记录的文件中,莱维并没发现麦野先天的性格与精神有什么非常特殊值得在意的地方。

  这样一来,莱维几乎可以断定,麦野之所以会像现在这般性格扭曲甚至有点精神分裂、双重人格的症状,恐怕就是由于过往遭遇过的某些经历令她产生了类似后天精神疾病的问题。对一般人而言应该只是‘有点生气’的事情,也可能会让她陷入极度愤怒的状态。而当陷入极度愤怒之中,她就会失去理智控制不住自己,或者根本就连要控制自己的想法都没有,进入类似另外一种人格的思考模式当中。这是典型精神疾病的症状,类似这样的人莱维见过太多。其实就他刚刚提起的伊芙,就曾经与麦野有着类似的问题。不是说伊芙体内那个隐藏着的‘darkness’人格,而是过去这个表面上只是比较少言寡语的普通少女,曾经居然是令全宇宙闻风丧胆的杀手这一事实。这都是精神上的不正常带来的外在表现,而莱维有着亲眼目睹伊芙逐渐‘康复’的经验,他自然也有信心让本来不应该内心藏着那么多黑暗的麦野恢复过来。

  当然了。伊芙能从当年的金色之暗变回现在的伊芙,也是花了好多年时间,给莱维带来了数不清大大小小麻烦之后的结果。就算麦野十几年的人生中应该不至于有比伊芙过去更悲惨的遭遇,但想让她变回本该有的样子,若没有什么重大契机的话,恐怕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不过嘛,之前就说过,麦野的阴暗也是在被人触碰到底线之后才会表现出来。不发脾气的时候她还是个至少表面上比较温柔的成熟女性。说小恶魔什么的也不是每时每刻都想着恶作剧或者嘲讽人。尤其现在绢旗跟芙兰达已经挺惨的了,她小恶魔的本性估计也得到了满足。这样的她不对莱维落井下石反而体贴的帮了他一把,也算是情理之中,用不着多么惊讶。

  “结果,你们意思是就算魔法真的存在,我这副幼儿体型也是没救了吗?”

  芙兰达一脸都快要哭了的表情。虽然她这会儿没那个心思再卖什么萌,但这种真情流露反而比她平时有点刻意甚至恶意的卖萌更能打动人心,那叫一个我见犹怜啊,如果莱维不是跟依文辉夜一样不知活了多少年的‘老妖怪’,一般男人有谁能抵挡芙兰达此时这一张可怜的小脸蛋?即便完全不是萝莉控,也会忍不住心生怜惜想把她紧紧抱在怀里好好的安慰一番吧。

  不过虽然芙兰达已经都要泪目画圈圈了,跟她一样对年龄诈称药之前很有期待的绢旗最爱,却并没有跟她同病相怜站在一条战线上的感觉。

  “将来能成长到的样子吗?听起来超有趣的,你现在身上超有带么?或者你那个看起来像外国人的超女儿身上有带么?稍微超有点想试试吃下去会怎么样呢。”

  绢旗做出小孩子看到有趣东西跃跃欲试的样子,但内心一点点的忐忑却也藏不住大家都看得出来。不过起码她没像芙兰达那样‘心已死、再无牵挂’的生无可恋。大概这就是一些上了年纪的人总是感慨的‘年轻真好’吧。

  虽然长得比芙兰达高,但那张还有点婴儿肥的小脸配上可爱的鲍勃头,细看之下大家都能看得出绢旗其实比芙兰达年纪要小一些。而事实上她也的确是个年仅十二岁的真萝莉,整天强调已经是初中生,也不知道她到底是用什么不光彩的手段提前进的初中。纯以年龄来看,无疑才十二岁的绢旗比已经十五六岁的芙兰达‘发展潜力’更佳,有着更被看好的‘前景’。

  不过……有时候发育这事儿是很奇怪的。莱维一直当的是高中老师,这么多年下来他也算见证过不少女孩子从刚上高中的青涩到毕业时的半熟。

  从生理上青春发育期一般指十一到十六岁这段时间。但在这段时间之前提前发育,和之后再度二次发育的例子莱维也见过不少。按照生理上的严格划分,绢旗毫无疑问处于发育期的早期,还有起码四年时间让她身体慢慢变得成熟起来。然而如果光以莱维认识这名少女到目前为止的这段时间做个截点,其实这话莱维不说出来,但他隐约觉得反而是芙兰达的身材和自己第一次见她的时候稍稍有了一点变化,而本该正处于快速发育阶段的绢旗,则还是最初见到的那个样子,没有任何能让人目测到的改变。

  可是……虽然莱维以个人经验和最近一段时间观察得到的‘情报’分析,认为芙兰达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绝望。但这种事就算现在想安慰她也没办法说出来吧?

  先不说这种事莱维的身份跟芙兰达说有点尴尬,一个大男人跟刚上高中的妹子科普生理卫生知识的特例,还以她本人当做例子举例什么的,这要是被别人见到听见,还不得立刻拿起电话拨打三个字母的号码疯狂抢报?

  况且绢旗也在这儿呢,要安慰芙兰达就得把自己刚才想的那些告诉她。那些要是都说出来,绢旗该怎么想?倒是安慰了芙兰达又惹哭了绢旗到时候要怎么办?虽说莱维觉得以绢旗的性格,想看到她哭的样子估计有点难。

  “我也不知道菲特带没带,一会儿你们自己问她吧。不过我不建议你们现在吃,毕竟就算还是你们自己的身体,大小变化了一开始也会不习惯吧?这边暂时是没什么危险,但之后的情况会怎么样还很难说。我也没办法给你打包票待在这里就一定安全。所以还是先专心点注意自己的安全,别想那么多有的没的了。”

  虽然是依文很早之前就研制出来的魔法药,但别看到现在过了那么多年,莱维还真的一片年龄诈称药都没吃过。他只知道药效,但吃完了之后有什么感觉却不清楚。虽然依文说那药只是稍微利用了一下最基础的幻术,可毕竟吃了之后身体产生变化这个事实。并非类似虚拟投影那种看得见摸不着的东西,被年龄诈称药改变后的身体至少摸上去都是真的。手跟脚的长度一旦改变,按莱维的想法没准就是普通的走路都会有点不习惯。人虽然是通过大脑控制身体,然而实际上除了刚开始学习的特殊动作之外,日常生活早就习惯的那些行走站立大多已经是潜意识里的条件反射。

  下意识动作这种东西吧,试过在家里不小心踢到门框之类的人,大概都能理解下意识一旦出错的后果是多么地令人‘痛心’。那还是在自己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家里都会发生的‘事故’呢。要是突然把身体换成完全不熟悉的另一个,以绢旗的运动神经大概日常生活还没什么问题。可到了与敌人性命相搏的战斗中呢?敌人用尽全力的攻击,速度奇快无比,虽然用尽全力可以躲开,但力气用尽之后身体会因为惯性而短暂的失去控制,一旦因为用力过度被抢占先机,很容易陷入持续被动挨打的局面。为了避免陷入那样的窘境,控制好身体,尽量使用不超出控制范围之内的力气。最好是差之毫厘的让对手的攻击擦肩而过,随后还保留的力气可以一次性爆发出来抓住对手攻击露出的破绽予以致命的反击。

  然而若是在那种最紧要的关头忘了自己的身体已经从十二岁的萝莉变成了二十二岁的成熟少女,大脑仍然以十二岁时的身高作为参考进行计算,那么多出来的几厘米身高和几斤十几斤的体重,很可能就导致躲闪的幅度不足,有惊无险的擦肩而过变成惊险的正面直击。

  尽管菲特第一次吃年龄诈称药的当天,还照常进微型别墅里修炼,莱维当时没太看出她在身体控制方面有什么不适应。但麦野她们四个说起来是在暗部这种学园都市真正阴暗的角落里工作,经常接触那些真枪实弹的实战,比起学园都市里剩下绝大多数最多也就停留在学校里起了争执打上一架程度的学生多了许多丰富经验。可她们那点实战经验,拿到从小就接受艰苦的魔导师训练,九岁开始就进行回收太古遗产那种危险性在时空管理局里都算超高的工作的菲特面前,却又是完全一点儿都不够看。

  菲特的性格莱维问她她肯定说没事,依文那个死要面子的长不大萝莉也不会承认自己的药吃了之后会有什么副作用不良影响。考虑到现在麻帆良远还没能说太平的现状,莱维可不能让绢旗跟芙兰达贸然以身犯险。他不光在这里跟她们两个那么说,还打算待会儿顺便先去跟菲特嘱咐一下,让她就算身上带了年龄诈称药,被芙兰达她们问起也记得说没带——尽管菲特的说谎本领算是差得离及格线都还有好远。但想必对一个才认识还不熟悉的女孩子,又是看起来那么温顺的性格的一个人,芙兰达跟绢旗她们也不好不要脸的耍诈逼她之类吧?

  “没错,你们两个还是先别想这些了。等回了学园都市再说吧。尤其绢旗你的能力只适合近身战,身体要是跟平常不同,肯定会很影响你的发挥。我可不想在这个本来只是顺路旅游的任务里损失成员,大能力者虽然不少,但找个合适的补充也是件麻烦事,你们都给我小心点听到了吗?”

  麦野即刚才那次,又一次站出来帮了莱维。不过这事儿说到底跟她才是最切身相关的,倒也说不上帮别人还是帮自己。麦野的话听起来很刺耳,仿佛就像她们四人组成的这个组织的名字‘item’一样,将除了自己之外的成员当成了虽然麻烦点但也还是可以替换的‘道具’。但听到她这么说的绢旗最爱、芙兰达和泷壶理后三人,不但没有表现出任何负面的情绪,反而看上……好像有点开心?

  所以说腹黑毒舌的小恶魔大多都是这个样。要光听她们嘴上的话直着理解,恐怕绝大多数人和她们接触几次就会敬而远之甚至感到厌恶。可一旦对她们有点了解,就会发现这只不过是一个不擅长表达自己内心的少女,用别扭的方式将本来很好地坏错误的说了出来罢了。就像麦野她刚刚那番话,听起来像是完全不在意自己三名同伴的安全,纯粹只是以自己的角度出发觉得要是她们‘死了’的话会非常‘麻烦’。但芙兰达她们都知道,麦野这其实是以一种很别扭的方式在表达自己对她们三人的关心。说实话这种话以前可不怎么常从麦野嘴里听到。反而有时候她会像普通人朋友之间那么表示一下自己的关怀,却让人听着总觉得做作虚伪。

  麦野难得这么别扭一回,item的三名少女感动之余也觉得挺好笑的。可迫于往常麦野长期的‘积威’,她们只能板着脸各个都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这其中稍微缓过来一些的泷壶做的最好,反正她本来就一直都是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仿佛嘴角扯一下脸上来个表情都会花掉她很多精力似地一直节能省电,这种时候自然也不在话下。但跟泷壶比起来性格活泼很多,平时就经常咋咋呼呼的芙兰达跟绢旗,板着脸的样子就怎么看怎么都让人觉得不自然。甚至两个人到后来忍不住还小小的发出‘噗噗噗’的声音。虽然她们两个拼命闭着嘴声音很小,但麦野就站在她们两个后面几十厘米的地方,又怎么可能听不到呢?

  咚!

  听起来是一声闷响,绢旗跟芙兰达两个人两个小脑袋上面同时挨了一拳。麦野收回双手插着腰表情也有点怪怪的,被揍了的两名少女则揉着脑袋委屈的叫疼。

  “话说回来,刚才我就想问了,你一直抱着的那个是什么东西?水晶球?是拿来占卜还是什么魔法要用到的道具?”

  麦野很生硬的转移话题。不过她们四个女孩子也确实一直都很好奇莱维抱着的那个个头不小的圆球到底是干什么用的。刚刚被一群烦死人的怪物包围着,她们也没这个闲工夫问,后来到了这边又认识了菲特,接着注意力又都被那神奇的年龄诈称药给吸引,这会儿麦野的语气跟表情虽然都很蹩脚,但恰好提醒了挨了揍的芙兰达跟绢旗,很成功的把她们两个的注意力又转到莱维身上。

  “哦,你说这个?”

  莱维左手半举着里面是微型别墅的水晶球,刚刚就连帮麦野她们‘清怪’的时候,他也是才用了一只手,导力器、枪和剑换着来。后面抱着泷壶‘跑路’,他也很注意没让手里的水晶球掉下去。本来他一开始是打算把微型别墅留在辉夜那边的,后来考虑了一下觉得还是安全第一。辉夜一个人面对那么多虽然并不强的磷子,也难说就不会一个分神导致发生什么意外。就算依文再怎么夸耀自己的微型别墅坚不可摧,事情涉及到自家老婆的安全,莱维又怎么敢心存侥幸掉以轻心?

  “这个其实就像你们看到的那样,里面是个小岛和房子,人可以进去,算是个度假别墅吧。”

  莱维很随意的又说出了能让一般人三观破灭的话。好在item四名少女之前就知道了魔法的存在,就算一开始不怎么相信,这段时间的各种经历也早就让她们接受了这个世界上并非只有科学是唯一真理的事实。不过接受归接受,让她们像莱维那么随意的‘哦’一声就当知道了还办不到。四名少女就跟没人举着一个写着字的牌子,合起来正好是‘难以置信’这四个似地。这回真的连泷壶都不那么淡定,休息了一会儿她好像终于恢复了足够的体力,从长椅子上起来慢慢走到莱维他们这边,从麦野身后把头伸出来和她们一块紧紧盯着莱维半举在胸前的不知玻璃还是水晶球。

  不知玻璃还是水晶外壳里面是莱维所说的小岛,小岛周围蓝色的大概代表海洋,岛外围有一圈沙滩,沙滩内侧有森林有小山,还有一座高塔似地建筑物矗立其中。类似这样的工艺品很多,早就不算什么新鲜玩意儿,各种精品店里随随便便就能买到。但就是在这么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甚至还远没精品店里那些里头摆着漂亮帆船模型的精致的‘摆设’,现在你跟我说人能进里头去……还度假?

  “这个也是魔法?”

  麦野伸出手,犹犹豫豫的慢慢把手伸到那个怎么看都是工艺品的水晶球上摸了一下。她摸完之后手立刻往回缩,就跟摸的是放在炉子上烤的铁锅似地。这种充满孩子气的动作以往可没法在麦野身上看到,可见莱维说的话对她有多么地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