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续,梦醒千年 > 七七七、不讨厌你就行了
  ..,只不过像近卫咏春和远坂凛他们这样的情况,放在人类的历史中那庞大的人口数字里,实在是少之要少,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否则不管魔术师与其余异能者们如何努力地隐藏自己,只要他们的数量到了一定程度,也绝不可能像现在这样长久以来生活在普通人当中,却一直没有被真正地‘发现’。

  事实上像魔术师那种以魔术刻印的形式,将自己毕生所得的魔力直接传承给下一代的做法,几乎已经是莱维所知的最简单最快捷地让一般人类突破自身极限的有效手段。可即便是这种看似可以让后代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拥有强大基础的方式,也仍然需要建立在后代拥有出众的天赋的前提之下才能成立。正如那个圣杯战争之后就不知所踪的间桐慎二一般。他的家族原本也是个甚至传承历史还要比远坂家更久远的魔术世家。却也因为连续几代人的天资欠缺,导致传承越来越难,甚至已经到了几乎要断绝的程度。

  “因为绝大多数人类都不具备成为那种可以光靠自身的力量,而无视人数和武器的劣势的强者。对于那些再怎么努力修行,也不可能一个人消灭一支军队、即使只是古代科技不发达时期的冷兵器军队,对于这样的人类,他们知道努力锻炼身体能力不能让这自己成为‘人上人’,那么自然就只能转而从其他方向入手想办法了。”

  莱维说的这些,其实爱丽丝稍微想一下就懂了。她自己就舍弃了普通人类的身份,从而成为一名被归类为‘妖怪’的魔法使的。她自然知道人类的极限究竟在哪里。别说那些不懂任何特殊能力修炼方式的人类,即使是人类当中的魔法师,在修炼到尽头也只有寥寥无几的几条舍弃人类身份的路可走。成为遭人唾弃又恐惧的巫妖、又或者相对比较被人尊崇的魔法使、除此之外能够破除人类身体局限的方法大概也就只有两三个更难办到的奇迹。

  就连人类当中的大魔法师都无法以那些以外的方式来规律人类必有的死亡。不具有任何特殊力量的普通人再怎么努力锻炼自己的身体,那古代所谓的‘万人敌’一类的说法,也无非就是对强者的一种夸张的赞美罢了。

  再强大的武者也有可能在陷入一般人的围攻中顾此失彼遭到暗算。再伟大的沙场战将,也极少有如传奇故事当中描述的那般,在战场上冲锋陷阵于万人军中取敌方上将首级的。

  那些真正青史留名的伟大的将军,他们真正值得称道的其实都是他们统军作战的领导力、判断力和决断力,并非爱看传奇故事的人所推崇的个人战斗力。

  “因为让自己变强的方式有很多,而且其中也的确有不少能让人走捷径的更简单方便的办法。在这种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人类,自然比只需要增强自己单单一个方面实力,而不用考虑其他问题的妖怪要思想复杂很多。”

  “你说的没错,大多数人类光是要生存下去,就比一些天生就有很多优势的妖怪要辛苦多了。尤其是幻想乡那种地方,如果他们不多些让人不喜欢的心思,说不定就不能这么一代一代的延续下来。但是,果然不喜欢的还是不喜欢。”

  爱丽丝能理解莱维的意思,但她还是不喜欢那些让她光是简单的日常交流都觉得有些累的人类。实际上她救助那些在魔法森林里迷路遇险的人类,也往往并不会跟他们有多少近距离的接触。不管是被妖怪袭击、还是单纯的饥寒交迫,爱丽丝多数都会等到那些人类已经意识模糊、甚至昏迷过去之后才会现身。而在为了他们治疗伤势,等他们身体恢复的过程中,爱丽丝也时常会用一些简单的小魔法,让那些人类暂时先不要醒过来。

  大多数在魔法森林里受到爱丽丝救助的人类,在他们自己的意识里,自己就像是那些童话故事里被善良的妖精或者神仙悄悄帮助的幸运儿。在危机中失去意识,醒来后就发现自己已经完好地出现在了安全的地方。

  而爱丽丝之所以这么做,也无非就是因为见识过一些被她救助的人稍微好了一些就反而露出丑恶的嘴脸。尤其是一些男人在见到她的美貌后升起的那股就连爱丽丝这种不常与人接触的孤僻之人,都能从表情中明显看出来的龌龊。如果爱丽丝的性格跟幻想乡里绝大多数的妖怪差不多,看到那些男人那样的表情,恐怕会毫不犹豫地直接杀了他们吧?

  不,幻想乡的绝大多数妖怪,根本就不会像爱丽丝这样去做那些她们觉得相当无聊的救人的事。

  “我说那些的意思也不是给他们开脱,希望你能理解他们的苦衷别讨厌他们。”

  莱维耸耸肩,他的确是没有那个意思。之所以说那么多,单纯就是想教爱丽丝一些他认为姑且还是需要知道的知识罢了。这名少女实在太缺乏人生中该有的一些经验,尤其是因为交流接触太少,缺乏对人心的洞察和把握。若是她一直生活在幻想乡里,也许并不需要用到这些复杂社会中的常识。而她现在只能暂时的停留在俗世当中,还是像地球这样一个平凡中隐藏了许多不平凡的混乱的世界里。莱维觉得有必要让爱丽丝多知道一些以免将来因为她的天真单纯而吃了大亏。

  “就像你看新闻里,很多记者爱去做那些所谓‘深挖’罪犯家庭背景的事。然后往往他们会发现那些犯罪者曾经有过什么样不好的、甚至是悲惨的遭遇。最后得出一个‘虽然他做了坏事,但其实也是个很可怜的人’这样的结论。尽管聪明点的记者不会明着说,却也会在报道中暗中引导观众,让观众们产生那样的想法。”

  莱维说的这些记者,他们的初衷倒往往未必是真的多么同情那些说不定犯下了相当严重恶劣案件的罪犯。